“钢铁侠”Elon Musk的“世界末日”计划:带人类殖民火星的会是他吗?

hellorf_195984593

最近玛雅人很火,特别是今天离世界末日已经有不到十天了。其实,如果我们在历史上回顾一下的话,就会发现,类似的末日也存在过。说他是末日,不如说是“天启日”(apocalypse),也就说它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意味着一些重大的、新的生活方式即将来临

按照古斯拉夫人的历法,公元 1492 年是世界末日,将会发生“天启”,结果就在那一年年初,哥伦布拿到了伊莎贝拉女王卖首饰换来的“天使投资”,随后带着小小的一队人和三艘船到达了圣萨尔瓦多。自他从巴罗斯港出发的那一天起,五百年过去了,在这期间,西方的全球扩张主宰了世界,其直接结果就是在这五年结束以后,美国这个创建在新大陆上的国家竟然成为了全球首强。

500多年过去了,我们来到了2012,又有了玛雅人,今年会发生些什么呢?环顾世界,似乎很难回避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15世纪的人们有哥伦布,而今天的我们有Elon Musk。就在前两周,Elon Musk在伦敦的英国皇家航天学会做演讲,提到了他在二十年内殖民火星的计划。不管这有多可能实现,我宁愿把它当作我们时代的天启 —— 还是比玛雅人靠谱多了。这也应该算是我们时代可能发生的最精彩的几件事之一了,这不,离世界末日只有十天了,就让我们尽情的想象一下下一个时代吧!

 

红色星球的圣玛利亚号

SpaceX面临的技术上的最大挑战将是制造一座快速、可再次使用、并可以垂直降落的火箭,只要它可以建成,就像哥伦布的圣玛利亚号一样,将清除实现规律化太空航行的最后一个障碍。Elon Musk本人认为这个“星际列车”的实现是“可能的,虽然说会很困难。”而假如无论是SpaceX还是其他公司都无法试图造出一个可以重复使用并且加油的火箭的话(就像给飞机重新注入燃料一样),真正的太空旅行就将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这代表着每一次发射都要建造新火箭 – 这个成本是令人乍舌的。

他此话倒是说的轻松。这就等于说告诉人们:时空旅行是可以实现的,只要造出个时光机来就可以 – 所以你就造吧!不知道我们是否用“难于登天”来形容这一计划是否有些过分 – 因为它简直就是事实上、字面意义上的“难于登天”!即使如此,Elon Musk也没有停步,他认为接下来要做到的一步是起码完成一次载人火星航行,这个年限是:10到15年,费用大概是50万美元左右。

50万美元的票价的确不菲,当然SpaceX有着非常明确的客户群:这些人肯定都得来自发达国家,是精英人才,且除了年少成名的这种以外,也得努力工作到30岁或者40岁才可以。当然,我个人觉得这还是过于理想了,主要是这些人得疯狂且不怕死,而且愿意抛弃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去火星上…我觉得,这恰恰是最大的问题,真的,有谁愿意去这种旅途呢?甚至就算不要钱?当年哥伦布在巴罗斯港就烦恼于招不到敢于和他闯这么一趟的船员,大家都觉得去了就挂了,不管你许诺多少金银财宝也没用,他们甚至想到了招募死刑犯人。即使是新世界发现好几十年以后,敢于背井离乡的要不就是看中世纪骑士小说看多了真活腻味了的,要不就是在老家实在混不下去的,何况是正当年的社会精英呢?

由于第一趟旅程将会是单程的,当人们意识到自己再也回不了家了的时候,他们将需要怎样强大的精神力量才能坚持下来呢?以前的探索者们会为了上帝的人战斗,而今天的人们呢?我很怀疑任何对人类社会尚且存在感情的人会做这样一个决定。正因如此,Elon Musk本人也在不同场合表示,他想要死在火星上。或许这是想效法当赫尔南多·科尔特斯带领西班牙征服者们到达墨西哥海岸的时候,破釜沉舟以表决心,终于征服阿兹特克帝国的事迹。自然,人固有一死,与其无聊的死在养老院里,还不如死在火星上。假如Elon Musk真这么做了,那也必然会像凯撒大帝之死一样,成为人类英雄史诗中的一道巅峰绝唱,也不愧于他自己的传奇形象。

 

星际争霸3的帝国时代

不管Elon Musk玩不玩游戏,相信所有玩过星际的人在看到他的计划后都会兴奋的睡不着觉。当然,在火星上建立殖民地远没有那么简单 – 运送资源、造农民、盖房子就好了。随便举几个例子,人在上面能不能活下来(就先不要说繁荣发展了),空间够不够,等等。如何在火星上维持稳定的人口是一个极其复杂和重要的问题 – 比如说:它的生育率和死亡率会和地球上一样吗?

如果我们想研究殖民地的兴衰、以及如何可持续的建造一个新社会的话,最好的方法自然是研究北美殖民地的历史。北美第一个殖民人口的爆发期出现在1630年到1650年之间,这之间清教徒的移民使得当地人口从4600人增加到了50400人.在此之后人口一直稳定增长,直到1750年左右才到达100万人。这是新大陆用100多年走完的路,而现在Elon Musk则想用十几年二十年就达到,的确是足够大胆。

在他的计算中,第一个火星殖民地的人口规模大概是8万人比较合适,这就代表着,二十年后,当地球人口大概是80亿人时,到时候每十万人中的一个人都能成为这批拓荒者中的一员。十万人是什么概念?在美国大选的结果揭晓之前,大概有十万人声称如果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失败他们就离开美国。当然,至于他们最后到底离没离开,我们无从得知,自然就更不能确定是否有足够规模的人会愿意离开地球。

他甚至提议普通居民们即使不亲自参与这项活动,也应该将资金投入于其中,因为这相当于所有人为了自身物种的整体繁荣而购买生命保险。自然,就像数百年前,英国和荷兰的政府与航海家们合作资助探险一样,这样也会成为一种公私合营的活动 – 否则断然无法承担如此庞大的经费和运转起如此雄心勃勃的项目。不过,这种热情也是有先例的,我们只要回忆一下阿姆斯特丹和利物浦的市民是以怎样的热情去支持和投资政府以及东印度公司的冒险行为,就能了解为什么他们所在的殖民帝国为什么会如此迅速的展开。

已经有Elon Musk的热心粉丝开始畅想这一趟旅程的诸多细节。人们不但应该做物质上的准备,还要做思想上的准备,这包括变革一些陈腐无聊的法律,选一些代表着21世纪价值观的人们上台领导大家,并辅导所有人开始无土栽培,等等。最好开始适应素食,因为饲养动物在宇宙飞船上是个天大的麻烦,除非你想去3D打印肉。由于八个月的旅程将十分十分的无聊(麦哲伦的第一次环球航行相比之下也就花了一年时间),人们最好多拿些电影预备着 – 当然“火箭人”是一定要看的。而且别忘了,这趟基本上是有去无回,大家有什么后事还是抓住这些时间早点交代了吧。并且,已经有很多人跃跃欲试想要在火星上实现大麻合法化了!

 

信仰征服与想象的民族

shutterstock_252139165

先分享一个有趣的细节:我写过数篇与Elon Musk有关的报道,和上次Tesla Motor电动车的文章一样,每次一开始我都觉得自己是在写商业新闻,而到了写完的时候发现其实写的更接近科幻故事。

这个人的传奇无需再赘述,从南非一路飘洋过海而来的经历也使得他几乎成为了现代移民实现美国梦的象征。这篇文章提到的他的那些话是他在伦敦皇家航天学会的演讲中说的,不过对此英国人大多以为天方夜谭,倒是一些美国网友表达了高度的热情。在当今世界,如果真要找出一个国家去进行类似的探索计划,那除了美国也不会有别的选择了。正如他们自豪地说,这是一个生下来就会对所有问题说“是”,说“我一定可以”的民族。哥伦布才不会问“新世界太远了,要不我们停在亚速尔群岛怎么样?”,拓荒者才不会在新大陆呆不下去然后又跑回家。话说回来,既然美国人以他们一贯污染世界的能力已经在火星上留下了一点垃圾,那就难保他们不会更进一步,直到让火星上布满自己制造的垃圾

目前的实验证明,要想让火星的环境接近地球并不是非常的困难。海藻可以在一个类似于火星现在状况的环境中生长,只要再人为的创造一些气候变暖,就可以创造一个让其他农作物也发育的土壤。目前,火星的平均温度大概是零下46摄氏度左右,这代表着所有的水和二氧化碳都处于永冻状态。解决方法是把CFC(氟氯碳)释放进入火星大气中,它是一种相当高效的温室气体。只要发射一枚充满CFC的火箭让它去撞击火星然后破碎就好了。撞击成功后CFC会在火星表面扩散,并使得火星表面的二氧化碳升华。

只不过,人类还没解决好自己的气候变暖问题,就又用这种方法污染了另外一个星球,想起来也真是够蛋疼的。谁知道火星上会不会有另外的物种,会被人类用这种方法杀死呢?当年科尔特斯和皮萨罗征服美洲印第安人时,不也是这样想的么,何时为别“人”考虑过?我们一面谴责哥伦布开始了殖民主义,一面又以这种人定胜天的所谓“科学”理论开始做完全一样的事情,这种自我中心主义的哲学难道真的是可以改掉的吗?

不管世界末日怎么样,我觉得咱可以指望Elon Musk。起码,在有一些无聊和恐惧的时刻,用他的火星狂想曲来启发一下自己创业真正是怎么个创法。话说回来,末日大概是个噱头 – 不过,如果玛雅人最终证明不是很靠谱的话,那就该为未来打算了:明年夏天去SpaceX找份实习吧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