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去的Facebook,被高估的扎克伯格?

mark-zuckerberg-gossip-2043892713

也许你和我一样,如果不是经人提醒,自己是很难意识到Facebook上线已经快十年了。

是的,仅仅在一年之前,当这个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敲响纳斯达克的钟声时,新一代“哈佛辍学生改变世界”的故事似乎还是当下最流行的硅谷传奇。换句话说,虽然从Facebook诞生至其上市历时九年,但它在用户数量上由始至终都在高速增长,连接人与人的特质正在世界范围内引发更广泛的效应,不断地向第三方开发商和广告主展现自己的平台价值,以及Google长久以来对其表现出的忌惮……让我们一直把Facebook当做“颠覆巨头的新生代领军者”来看待。

可事实上,Facebook已经不再“年轻”了。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近一年来,游戏、广告和股价几乎成了与Facebook相关新闻的主旋律,同时,它们似乎也是Facebook唯一对得起“观众”的表现,而在产品层面上,这家公司的动作只能让人对它说声“抱歉”。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Facebook Poke了,在“阅后即焚”应用Snapchat走红,收购被拒之后,感到威胁的马克·扎克伯格亲自带队,用了12天时间迅速复制出了这款名为Poke的同类型应用。讽刺的是,凭借Facebook的影响力和“人口红利”,Poke最初确实很快就登顶了iOS热门应用,这也让扎克伯格开始忘乎所以的炫耀自己团队的执行力和“黑客精神”。但好景不长,由于并没有像Snapchat那样掌握“如何在人们的分享欲与隐私之间找到平衡”,所以这次不得要领的抄袭最后惨淡收场。

整个事件中,反倒是面对Facebook的动作,给出 “Welcome,Facebook.Seriously”(模仿1981年,面对IBM的竞争,苹果在华尔街日报上刊登Welcome,IBM.Seriously的广告作为回应),作为宣言的Snapchat CEO Evan Spiegel,更像一个拥有真正意义上“黑客精神”的挑战者。

而四个月前,Facebook又在Instagram中展现出了和Facebook Poke相似的逻辑——在Twitter推出短视频社交应用Vine之后,马克·扎克伯格最终决定在被自己收购的拥有1亿5千万用户的Instagram中添加短视频功能。虽然在功能上,Instagram Video和Vine还有不少区别,但实际上,把视频放进Instagram并不是一个太好的主意——因为无论是从用户重合度、内容生产质量水准上看,视频和图片都并非一回事,将二者放在一块,更多地会为大部分用户带来信息冗余度过高的烦恼。

如今的状况也证明了这一点,虽然一出生就倚靠着Instagram 1亿5千万的用户,但从推出至今的数据上看,Instagram Video并没有对从零开始高速增长的Vine造成什么威胁。

另一个例子是Facebook Home,虽然它可以被看做是Facebook挑战Google Android生态系统的一次创新,但在产品设计上,Facebook做的可谓十足的糟糕——在Facebook Home中,一切功能、界面和交互方式的设计是都以Facebook为中心,没有了Android用户熟悉的App群组、桌面组件,甚至连打电话这样最需要快捷操作的动作路径都被延伸的更长了。

换句话说,Facebook Home在设计上根本没有考虑如何与Android操作系统完成整合,而是希望完全覆盖桌面。可实际上,除非是一个Facebook重度用户,否则Facebook Home只能对他使用智能手机的操作习惯造成极大的干扰。所以最后,这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丝毫不考虑用户交互感受、强行霸占入口的做法,让Facebook Home在Google Play中获得了超过一半数量的一星差评。

所以实际上,Facebook在近一年中推出的最重要的三个产品,无不是按着“前期火爆造势、结果暗淡收场”的轨迹发展,而扎克伯格这位曾被誉为“下一个比尔·盖茨”的哈佛天才,似乎也在Facebook之外的边缘地带,他都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抄袭Snapchat、上线完全以Facebook世界为核心设计的Home应用、指望依赖Instagram用户规模一口吞下短视频领域……我们可以说这些都是当今的Facebook或扎克伯格逻辑逻的失败:在遇到挑战者时,优先考虑收购;无法完成收购,就快速推出与之同类型的产品;在设计产品功能时,优先考虑为自己的战略布局;最后,寄望依靠自己的“平台优势”或“人口红利”去赢得胜利。 

这样的Facebook和扎克伯格,一方面表现出对新生挑战者的忌惮和惶恐,另一方面又对自己的体量优势过于自信与依赖。这样的Facebook,你还觉得它依旧年轻吗?

注:图题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