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估值170亿美元的Uber:无远弗届,祝君好运

uber05

旧金山时间的今天早晨,我的微信朋友圈和Feedly都被Uber又融资12亿美元、估值达到170亿美元的消息刷屏了。

也许是树大招风,近来,也可以发现这家公司被不少麻烦缠身。譬如说,整整一年以来,即使是对科技如此包容的旧金山,Uber和其他两家汽车共享服务公司Lyft和Sidecar,仍然没有机会进入旧金山机场接送客人。在长达一年之久的时间里,和旧金山机场方面的对话甚至从未开始过——旧金山机场方面多次拒绝了这三家公司发来的会面请求。近日,三家公司一并致信给旧金山市市长Ed Lee,要求市长出面调和。

旧金山机场对于三家汽车共享服务公司的限制来自于其制定的、针对公共交通网络公司(TNC,Transportation Network company)的限制。Uber、Lyft、Sidecar等都被归类为公共交通网络公司,而对于这类公司的定义是在2013年由加州公共设施协会所制定的。在此之前,该协会曾经试图将TNC公司直接归类为出租车类公司来管理,但遭到了出租车公司和联盟的强烈抵制,最终为这类公司专门设立了一个种类。

但这些公司要运营,需要遵守和出租车一样的规章制度。其中,包括为司机提供100万美元的保险。和出租车司机全职工作不同,这些共享汽车服务的公司的司机并不是全天在为公司接单,而高额保险却要由公司承担,确实显得不那么合理。然而,为了推动事情的进展,Uber和Lyft称他们已经达到了这一要求,而Sidecar也承诺不仅之后也会为所有司机补齐保险。另一项规定则指出,司机在上岗前必须接受背景调查,并且提供所有的行车记录。以Lyft的司机为例,许多不过是私人用车,对他们而言,这是没有必要的隐私外泄。

旧金山机场于去年4月贴出通知,喝止了公共交通网络公司车辆进出机场接送乘客的服务。并且将违法规定的司机行为定性为“未经许可的入侵(trespassing)”。

再往前回滚几天,就在本周一,两位乘客在圣安东尼奥地区法庭起诉Uber和Lyft“拒绝向残障人士服务”,称其的车辆“缺乏残障人士可使用性”,即缺少轮椅及相关辅助设施。Lyft的发言人意味深长地回应道:“许多残疾人早前的时候接受着现存的交通运输方式的各种不周到的服务,现在他们活跃地使用着Lyft作为可靠的、安全的并且可以承受的起得方式出行了。”

起诉Uber最多的当属各地的出租车联盟、出租车公司或是出租车司机们了。就在今年5月,康州的15家出租车公司联合起诉,要求州政府下令禁止Uber的服务;往前推到4月,是德州休斯顿的出租车司机;3月,诉讼来自于西雅图;2月芝加哥……如果搜索“Uber”、“诉讼(Sue)”或是“官司(Lawsuit)”,搜索结果中会有无数条Uber在美国各个州、乃至全世界各个国家被抵制、喝止或是被认定触犯法律的新闻。每隔几天,你会看到这样的标题“Uber又有麻烦了”、“Uber在法律的热锅中”或是“Uber面临着数不清的法律烦心事”,甚至还有个网站专门整理了Uber至今为止面临的各类法律诉讼。

从2009年公司成立以来,并没有什么真正阻止了他们的脚步。正像该公司的IRS律师John Quainne曾经所说:“Uber更愿意在旧金山的街头和人抢生意,也不愿意在法庭上和人唇枪舌战。但是Uber会站在法庭里回击这些控诉并且对最终结果非常有信心。”

对于试图通过科技来革新传统行业的公司而言,和传统的行业在每个节点上的较劲都像是抢滩登陆,但让人们打上车、做人们真正需要的事情——市场的力量是不会轻易被停止的。Uber发言人Eva Behrend说:“当地政府不应该在生意场上挑选和决定胜利者或是失败者,公众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公众都不可阻挡地选择了共享车辆,而不是已经陈旧过气的出租车行业。”而旧金山市长发言人的公开信也许也为Uber宣布短期的胜利提供了依据,“旧金山市长Lee一直都是共享经济的强有力支持者,因为这带给旧金山每个居民好处。”

这也印证了我们一年前所说的:“只要口子打开了,就一定不会关上。”对于这家一年多前,就被PingWest打上了“聪明且无畏”标签的博弈者,我想说:无远弗届,祝君好运。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