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的新聊天应用 Allo 挺好玩的,但我担心它会成为下一个“来往”

最近又一次传出 Twitter 将被收购的新闻中,Google 依然是传闻里的“潜在买家”。我的同事范俊杰在朋友圈评论说,“感觉 Google 在社交这件事儿上颇有阿里巴巴的风范。”

除了投资和收购,和阿里巴巴一样, Google 自己也尝试了不少社交产品。The Verge 最近调侃,Google 做消息类应用的策略简直是“try everything”

Google 最近又陆续发布了两款聊天应用,一个是类似 Facetime 的视频聊天应用 Duo,一个是即使通讯应用 Allo

这两个应用都立足移动端,力求简洁,注册和发起聊天时,它们甚至抛弃了 Google 帐号,直接以电话号码作为唯一的条件。不过,Allo 获得了多得多的关注,因为它集成了基于深度学习的 AI 系统 Google Assistant,机器人助手可以帮你预订餐厅、搜索、提供自动回复建议等。

试用了几天后,我的感觉是,Allo 是一个优秀的聊天应用,但同时,它还面临两个方面的竞争:一是微信、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LINE 这些拥有上亿用户的成熟聊天应用;二是 Siri、Cortana 这样的智能语音助手。在这两个维度上,Allo 都没有优秀到促使用户从惯用的聊天软件迁移过来。所以,我有点担心,Allo 可能会像阿里巴巴的来往,或者 Google 自己的 Google+ 一样,成为又一个含着金汤匙夭折的案例。

Allo 的设计

Allo 的设计简洁到了极致,首页是聊天消息的界面,除此之外,仅有右下角查看通讯录以发起聊天的按钮,以及左上角修改个人资料及设置的导航条。

google-allo-1

Allo 的注册同样简洁,你只能通过手机号码(支持中国大陆手机号)注册,而不用输入 Google 帐号。注册成功后,你也可以把自己常用的 Google 帐号绑定到 Allo 上。如果你想找到一位好友并发起聊天,前提是你的手机通讯录中保存了他的手机号码,即使他把 Google 帐号关联到了 Allo 上,你也不能通过查找 Gmail 帐号找到他。

聊天界面和很多即时通讯类应用差不多。Allo 还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功能:悄声细语和大喊(Whisper Shout),当你打下文字后,按住发送键往上拖动,文字就会随之变大,松开即发送;反之,向下拖动则文字变小。通过文字大小的变化,能够传递不同的情绪。

google-allo-2

你还可以在 Allo 中发起隐身聊天,在这个状态下,Allo 提供端到端加密(数据在从源点到终点的传输过程中始终以密文形式存在),同时,你可以把消息设置为“阅后即焚”。在隐身聊天模式下,消息将仅通过 Google 服务器传送,而不会被保存在服务器上。

在今年的 Google I/O 大会上,保护隐私是 Allo 着重强调的功能。当时,Google 承诺,所有信息都以端到端加密的形式存在,而且 Google 不保存消息。不过,正式发布后,Allo 的隐私策略发生了改变,在非隐身聊天模式下,Google 会默认存储聊天信息,除非用户主动删除。

在这个模式下,虽然聊天信息同样是被加密的,但 Google 的算法可以使用这些数据。Google 的理由是通过分析用户数据,可以改进机器人助手 Google Assistant 的服务。

不过,Google 的做法被斯诺登嗤之以鼻。他把 Allo 形容为 Google 和美国政府设下的获取公民隐私数据的诱饵,所以,他的建议是“别用 Allo。”

Allo 中的智能助理 Google Assistant

智能助手是 Allo 最大的特色。同样是在今年的 Google I/O 大会上,Google Assistant 作为第一个出场新产品被隆重推出。它将逐步取代 Google Now,成为 Google 在个人智能助理的品牌。

Allo 是最早用上 Google Assistant 的产品之一,注册后,聊天页面会默认出现 Google Assistant,在聊天界面,你可以让它推荐附近的餐厅、设置闹钟和计时器、查看邮箱、推送新闻、翻译、预订机票、天气预报等等。

google-allo-3

Google Assistant 的一个特点是,它能提供一些更个性化的服务,而不是简单的“你问我答”。例如,当你让它推荐附近的餐厅时,它会顺便问你喜欢什么口味的食物,获取你的喜好后再进行推荐。

Allo 还支持群聊,群聊中,Google Assistant 同样有效,你只需要@google,就能激活智能助理。功能上,和私聊中差不多。有一个区别是,当你在群聊中让 Google Assistant 检查你的邮件、日程时,它会提醒,出于保护隐私的考虑,群聊中不能使用这些功能。

Google Assistant 还能在你和朋友聊天时发挥作用,一个典型的场景时,当朋友向你发送一张萌宠的照片时,Google Assitant 会自动识别照片,然后提供回复建议,如“好可爱”、“喜欢”等,你可以直接一键选择回复。根据 Google 的介绍,回复建议还会根据你的个人习惯不断改进,以让它的语气更像你本人。

SmartReply

在隐私聊天模式下,Google Assistant 将无法使用。

Allo 的局限

现在,Allo 的智能助理仅支持英文,加上我们都知道的原因,以及微信在中国聊天应用的统治地位,它注定无法在中国市场上有所作为。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欧美市场上的机会。我曾经采访过曾在微信工作的美国人产品经理 Dan Grover,根据他的介绍,美国人使用最多的“聊天应用”其实是短信(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大部分手机套餐中,短信是包月免费的),而 Allo 正是一款想要取代短信的应用。

但是,和苹果的 iMessage 不同,Allo 并不“劫持”短信,手机上的短信和 Allo 上的聊天信息是隔离的。很难想象,习惯使用短信的美国用户,会完全迁移到 Allo 上来。同时,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LINE 等已经有上亿用户,它们在各自的使用场景下都已经足够好,也是压在 Allo 上的“几座大山”。对于社交软件来说,通常情况是,你的社交关系链在哪里,你就在哪里。

现在,很多国外的科技巨头开始把聊天机器人(bot)当成是“next big thing”。Facebook Messenger 通过开放接口,已经有了一批第三方提供的聊天机器人,比如天气、CNN、电商购物;微软也把 Cortana 集成到了自家的 Skype 里,辅助用户订餐、买东西、追踪外卖等等。

Allo 称得上是 Google 的聊天机器人“答卷”。由于本身的技术积累,以及 AlphaGo 战胜李世石获得的极高关注度,Google 俨然已经是人工智能的权威。但是,在 Allo 里,Google Assitant 并没有显示出远胜于以上几个聊天机器人的优势。

“你比 Siri 更聪明吗?” “Siri 是最好的 Siri,我正努力成为最好的 Google Assistant。”

“你比 Siri 更聪明吗?” “Siri 是最好的 Siri,我正努力成为最好的 Google Assistant。”

Dan Grover 还提供了另一种思考:聊天机器人真的是未来趋势吗?在他看来,科技巨头们对聊天机器人的理解还停留在“让机器人看起来像人”的“拟物化”阶段,对于订餐这样的需求来说,微信公众号的体验比看起来更准能的聊天机器人好多了。

MSPizzaBot

pizza-hut-ordering

用 Cortana 智能助手订披萨,需要按键 73 次;用微信公众号,16 次就够了

最后,很难说,Allo 是 Google 又一次冲击自己的社交梦,还是为了采集真实数据以改进 Google Assistant 的尝试。只希望 Allo 在被关闭前能坚持得久一点。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