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的现在和未来,就此一分为二

你已经从铺天盖地的速报中得知了这个消息

Google本身将瘦身到只保留部分核心业务,变成新成立的控股公司Alphabet(字面翻译:字母表,从A-Z)的全资子公司;仅次于两名创始人的实权人物桑达尔·皮猜(Sundar Pichai)将担任新Google公司CEO。

除了现金牛Google之外,Alphabet旗下的子公司还将包括:1)Google过去收购或控股的一些公司,比如智能家居Nest、医药科技Calico、风投基金Google Venture;2)Google内部创业或实验室扶植出的一些尖端科研项目,比如固网光纤服务Google Fiber、[x]实验室等等。

你能很清楚的看懂这个安排。Alphabet其实由两个大的部分组成:Google的现在,和Google的未来

硅谷科技公司一直代表着科技的前沿,他们总是能够异想天开,发明新的技术,推出各种一开始让人感觉奇怪,但随后展露出市场潜质的全新形态的产品。Google、微软、雅虎等上市大公司也不例外,但这些大公司都有一个通病——研发部门重度依赖巨大的资金投入,但结果产出、投放到市场和商用环境的效率却不够高。

今年7月,Google公布了截止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财报,核心搜索业务、移动、YouTube和可编程广告业务的稳健表现带来了177亿美元营收,同比增长11%,净利润达到了39.31亿美元,同比增长17%。CFO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表示:

我们每天都致力于在广泛商业领域内发展出新的机遇。我们将会在谨慎分配资源的前提下继续坚持下去。

Google CFO的这句话非常清楚地显示出了Google现在面临的增长问题。很显然,智能家庭、Android One、无人驾驶汽车、机器人、生物科技等尖端科研项目才是Google的明日之星。尽管财报上的数字一片大好,但将收入过多投入到那些需要10年甚至15年才能商用的前沿技术,势必将影响投资者信心。因为公司已经整体上市,需要对公开市场上的财务投资人负责,意味着过去的现金牛不应该受到新科研的太大影响。没有互联网业务的营收,支持不了Google内部多达数十个充满未来属性的内部创新项目——它们烧起钱来不比任何一家独角兽级的初创公司慢。

结果我们也看到了:一个急于领导新科技发展的Google,却甩不掉旧的包袱。


高管层期待这次重组会给Google一个新的机会。这让我我不由得想起了陈升的一首歌: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根据安排,Google之前拆股后的两支股票,将继续以GOOGL和GOOG的代码在纳市上交易,但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些股票对应的上市实体将会从现在的Google替换为控股公司Alphabet。目前我们尚无法判断,Google创始人拆分公司、甩掉包袱的决定是否会对公司带来正向作用,但从过往雅虎、eBay的经验来看,这个方法应该是可行的。激进投资者(activist investor,亦译作维权投资者)经常会在投资的公司面临增长压力时增持股票加强董事会投票权,然后要求公司管理层将高价值或核心业务剥离出去。

Google将重组的消息公布后,纳市流通的A类股和C类股均在盘后(消息公布后)上涨了超过6个百分点。投资者买账,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这个决定的正确性。

风投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的知名分析师Benedict Evans对Google的重组决定表达了肯定的观点:

Instead of parking the future in a lab off in a building somewhere, Google split the whole company structure in two: current and the future.

与其把公司的未来交给园区某个小楼里的实验室(指Google[x]),Google干脆把整个公司一分为二:现在和未来。

Google无人驾驶汽车

Google无人驾驶汽车

如果你稍微研究下新成立的Alphabet旗下的投资组合,也会觉得Google创始人这盘财务决策上的大棋玩的挺有意思。这家新公司即将成为全世界投资了最多研究最尖端科技公司,外加控股了全世界第一大搜索引擎和互联网广告公司的控股集团。对此,创新工场投资总监张亮给出了一个非常精确的评价:

Alphabet完全是科技领域的Berkshire Hathaway啊。

伯克希尔·哈撒韦是著名富豪和投资奇才沃伦·巴菲特控制的世界知名投资公司,投资了几乎全世界最优秀的、增长最优秀的公司——巧合的是,去年年底时,Google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也曾表达过想做科技界巴菲特的想法

现在Google在公开市场上的投资者,在未来可能要转换一下思路:它们持有的股票价格的标尺,将不再是每个季度财报中广告收入那一项;在未来,它们投资的是正在试图打造一家未来科技公司的企业,从某种层面上来讲跟特斯拉有点像,烧着大量的钱,赌一个未来。

Twitter网友@blairology用一句双关语巧妙总结了Alphabet公司的实质:

Using Google profits to make an alphabet of alpha bets on the future.

(把Alphabet拆开:alpha——较早期的测试版本,指Google的前沿项目;bet——赌注)

在成立的第17个年头,陷入了主营业务增长陷阱的Google能否依靠一个壮士断腕般疯狂的决定重获新生?接下来Alphabet和Google又该怎样前进?

恐怕除了一手让濒临倒闭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变成全世界投资回报率最高投资公司的沃伦·巴菲特本人之外,没人知道答案。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