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美国国会真的有这些工具,《纸牌屋》和木下大人的命运都要被改写

之前我们已经写过一篇文章说,白宫已经搬到了硅谷,可是看起来,这才只是科技影响政治的开始——除了白宫,美国的国会也要向硅谷求助了!

最近在旧金山举行了一场非常有意思的黑客马拉松,名字就叫做“Hack4Congress”,它主要是鼓励旧金山的天才开发者们,为国会做出各种小工具,帮助国会改进工作效率、提高透明度等。

在这场黑客马拉松上,还真的有不少有趣的项目。在Demo Day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真的有这些工具,可能《纸牌屋》和男主角木下大人的命运,要被改写了。

MyCRS

对于国会议员们来说,一项重要的职责就是要代表所在选区或者州的选民的意愿和需求。

所以,弗兰克的政绩之作桃子水塔在出事后,他也不得不赶紧飞到自己的选区,来安抚激动的人群;而在乌麦克的例子里,就是保全自己选区内的军事基地,保证选民们的就业。

但是对于需要经常待在华盛顿的议员们来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他们不知道怎么来追踪他们的选区的基本情况,也不知道从哪儿来开始;而多数选民,对于要代表他们的议员,整天在忙些什么,也毫不知情。

所以黑客马拉松上有人开发了一个小工具,可以帮助议员们搭建一个简单的操作界面,这样他们就可以选取基本的需要追踪的几项指标,然后从公开的数据库里找到对应的数据,帮助他们迅速了解自己关心的问题——而最重要的是,MyCRS也让选民们可以知道,他们的议员最近查看了什么数据、在关注什么项目。

这个项目最后获得了一等奖——如果它真的成为了一个成熟的产品、而且在国会内得到广泛利用,那么也许木下大人能够“预见”桃子水塔出事,而对议员们各自关心什么事情也会更加了如指掌。

TL;DR Congress

先来个名词解释——TL;DR就是“ Too Long ; Didn’t Read” 的缩写,意思是“太长了,不读了”。

在《纸牌屋》里,无论是木下大人当初的教育法案,还是后来的《America Works》就业法案,每次拿出来都是一本书的厚度。普通民众,谁会真的去读呢?

这个情况下,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就是典型的“TL;DR”。

而开发者们提交的这个TL;DR Congress产品,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它会提供一个定制化的页面,让选民们可以“单个网页”的长度上读完他们的候选人的竞选主张,而且,如果你对某个点特别感兴趣,可以点进去看到每个部分的详细方案。

TL;DR Congress用的是一个对移动端更友好的界面,而且有一个后台,可以对数据进行分析,看看选民们最关心的议题。这个平台还可以让国会议员们对于现在国会正在讨论和投票的议题进行评论等。这样可以帮助填补选民们和竞选者之间的“信任鸿沟”,让选民们可以直接了解自己最关心的议题。

如果普通民众可以在自己的智能手机上阅读《America Works》的简要版,会不会有更多人转而支持焦头烂额的木下大人呢?

VoteMatrix

VoteMatrix 是一个移动端和网页端的应用,可以代替现在官方的选民信息手册。用户可以很快地浏览候选人和并且填好他们的选票样本。

而更厉害的来了:在选举结束之后,所有议员们在任的行为将会被追踪,并且能够给“信任指数”和“原则指数”两项指数,来衡量他们的表现。这也就意味着当议员当选后,如果他们做出什么违反了他们的原则和竞选宣言的事,曾经投票给他们的人就会收到通知,而且,这个还可以显示实时的支持率。

这个功能实在太强大,它可以把候选者的信息集中在一起,并且让选民和候选者的信息可以实时对接。

还记得木下大人当初在担任党鞭的时候,为了拉拢黑人党团的领袖乌麦克,向他保证可以保住他选区内的基地,从而威逼利诱罗素让他主动放弃自己选区内的船厂么?这样虽然乌麦克在选区内竞选连任时,可以获得更多选票、但是罗素的朋友们不得不接连失业。但是,如果有这样的一个App,或许罗素在一开始根本就不会敢在船厂事件上玩弄手腕,到后来,也不会有那么一个悲剧的结局。

Urban Borough

这是一个移动应用,可以用众筹的方式,来让传统的筹款变成一个社交活动。这个App最主要就是想要让年轻人可以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并且以他们熟悉的方式来资助候选人。这样的好处就是可以让竞选者减轻对企业资助的依赖。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雷米这样的游说家用武之地会大大减少,而总统身后的大资本家Tusk,或许不会不会给木下大人带来那么多麻烦。

The Candidate

这是一个最异想天开的项目:它要举办一个电视真人秀,也是一个在线平台,可以帮助培养和选出下一代政治领袖。

用想出这个创意的人的话说,“这有点像是美国偶像+YouTube+Kickstarter的政治版本。”

这个电视节目和在线平台将会在全国筛选一些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人,让他们通过众筹方式来筹集资金并选举,同时,节目制作方还会为他们提供个人化的训练和专门的教练,帮他们实现目标——在真正的国会选举里面获得至少一个席位。

提出这个点子的人说,在美国,只有15%的年轻人认为这个国家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现在投票的人数达到了近70年来的最低点,这表示人们不再相信国会,“因为那里的人最擅长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但是通过这样的真人秀的方式,不仅可以提高年轻人对政治的兴趣,而且可以让人们更好地了解整个体制是怎么运作的。

如果这是真的——请告诉我可以在哪个台收看。

 

除了上面这些,整个Demo Day上还有不少其他的小项目诞生,并且涉及到各个方面,比如法律制定的流程、议员们之间的协作,等等。

其实,正是由于美国民众对国会、甚至美国整个政治体制的不满,这才有了Hack4congress这个系列活动的诞生。国会议员Darrel Issa也表示,“国会现在有很多问题,而且现在是处于支持率最低的时期,很多人都在说它已经机能失调。”他说,“我们应该为人们可以开创性地思考来开创机会。越多人参与,国会就会越意识到这是一股重要的力量。”

政治人物的官腔就是这样。而让我觉得更有意思的是,极客们完全是以另外一个出发点在参与这件事。一个参加黑客马拉松的人对我们说,“我是这么想的:与其用技术代替政府,还不如用技术改进政府,帮助他们做的更好。”

照这么看来,木下大人也不能光顾着玩《纪念碑谷》,得像奥巴马一样,学点儿编程了。不然,或许某一天,他真的会被Made in San Francisco的机器人代替呢。

robot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