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实录】普通人真的需要万物互联吗?

下一个五年,哪些领域会发生巨大革命?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IOT)恐怕会是其中之一。至少创新工程创始人兼 CEO 李开复是这样认为的。

3 月 3 日,在回归后的首次公开演讲中,李开复表示万物互联会是未来五年的一大科技趋势。之后,微软、Google、英特尔都用行动证明了巨头已经将目光瞄上了物联网。

一个月后的 4 月 11 日,B 座 12 楼 与 PingWest 品玩联合主办的中国第一届万物互联创新大会在杭州举行。在一场由 PingWest 品玩创始人骆轶航主持的主题为“如何构建万物互联的生态”的圆桌论坛中,京东智能副总裁那昕、腾讯开放平台负责人毛华、Broadlink 创始人刘宗孺、Ayla 联合创始人 Phillip 从“普通人需要万物互联吗?”、“互联与智能真的让生活变得更简单了吗?”、“万物互联是去中心化还是强中心化?”等角度讨论了万物互联在中国的未来发展。我们精简整理了他们的对话实录。


普通人真的需要万物互联吗?

骆轶航:从人的角度,从需求的角度,而不是从行业的角度,普通人真的需要万物互联吗?万物互联在多大程度上是一个很迫切的需求?

那昕:从京东的角度来讲,我们算是离普通人比较近,我们面对的都是购物的消费者。从我的角度来说,有些事情确实不是从需求来的,它可能就是一个历史发展的必然。先不说智能,先从连接这件事上来说,我觉得这会是一个标配的事情。刚才百度研究院余凯博士说到了,所有的设备必然会是一个连接的状态,这个其实不是消费者的需求所决定的。

毛华:实际上大家都在慢慢地接受,无形当中已经万物互联了。举个例子,比如说 QQ,最早是在 98 年出现,那时候是 PC 时代,所以只有 PC QQ,后来有 Mac QQ,手机上也有 QQ,Android 版 QQ 和 iPhone 版 QQ 等等。我们可以理解,通过 QQ 这样一个平台,这几个不同的硬件已经连接到了一起。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当你用不同设备的时候,同样我们可以沟通,可以交流,无形当中我们已经在使用这些互联的设备。只是说现在这个阶段,我们需要有更多的硬件出来了,不再局限于 PC 和手机。空调也好、电视也好等等,我们都通过一种通讯的手段将它们连接到一起。

刘宗孺:其实我觉得,万物互联不是用户驱动的。目前来看,万物互联的下一波浪潮是从三个方面开始进行的: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和车联网。当然 Broadlink 是专注于智能家居的。现在你想去买非智能手机可能已经买不到了,非智能电视估计也不太好买了。就像手机的转变和电视的转变一样,智能家居也到了一个时间点——它一定是要是联网的。从今年的趋势来看,至少 1/3 的空调会将联网作为标配出现。可能到了明年,你想买不联网的空调已经买不到了,所以这是一个趋势造成的浪潮。

Phillip:对 Ayla 来讲,这个问题其实是最远的。因为 Ayla 是定位 B2B,是与物联网厂商,例如京东、QQ 或 Broadlink 这些 B2C 合作。Ayla 诞生于美国,现在正从硅谷扩展到中国。在美国,安全是放在第一位的,它是绝对不能跟便宜划等号的。对万物互联来说,安全同样非常重要,甚至是一个刚需。因此,Ayla 最早服务的是一些注重安全性的高端客户。


互联与智能真的让生活变得更简单了吗?

骆轶航:万物互联的操作到底是更复杂还是更简单?事实上我们会看到很多比较怪异的使用场景,它会让用户的体验更复杂,各位怎么看这个问题,更简单和更复杂之间怎么平衡?

那昕:我觉得趋势一定是更加简单,这是一个逐渐演进的过程。昨天我们还在讨论,中间过渡的阶段一定会产生现在看起来特别可笑的操作方式,但这个确实也是不能避免的。一是局限于技术本身演进的速度,再一个,设备本身已经设计好的固有的交互方式,导致我们现在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去控制或交互。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一定会有更自然的方式,让人和设备有更天然的连通。

刘宗孺:要让家变得更聪明,我们把它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设备联网;第二个阶段是这些设备一定是互通的。不同品类的家电或者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它们之间一定能够互通,这时候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智能,我们把它定义为家庭的自动化。通过传感器的变化让设备可以自动运行,这时候可能已经不需要你去用手机控制,这些家电已经开始为你做一个初级的服务了。

我们今年主要在做第三阶段的工作,人可以和家里的设备交互,通过一些学习自动控制这些家电,让家电帮你们服务。举一个例子,Broadlink 做的一个烤箱联网了之后,它可以去互联网抓取一个新的菜单,烤箱本身设定的电控逻辑可以随着任何菜单去改变。例如,烤这个需要大火多少时间,烤另外一个需要温火多少时间。当时我们认为用户可能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够接受这一需求,但从反馈来看,用户对它的接受度是非常高的,但我觉得它依然还不够聪明。

Phillip: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好,我认为怎样让用户更喜欢,更愿意使用,有两点需要满足。第一是学习,如果一件智能家居设备可以学习知道你早上几点起床,周末几点起床,外面的温度和里面的温度是怎样的,对用户来说就极有意义。

第二个是云。现在你已经发现了,中国的京东、QQ、微信、百度、阿里,每个都有一个超级 app,原则上大家都希望一个 app 可以控制所有产品。这没有错,但制造商会变得很痛苦。这也是 Ayla 希望用一个云对云的方式来解决的问题。我们在云端,兼容所有模组和芯片,去服务所有的 app。


万物互联是“去中心化”还是“强中心化”?

骆轶航:万物互联也是有入口的,无论对于企业、平台,还是对于人来说,这个入口在哪里呢?有些公司表态说不想做入口,不想做中心,例如魅族,有些公司肯定是想成为中心的,例如没到场的小米。那么问题来了:万物互联在入口这个事上到底能去中心化,还是会进一步强中心化?如果强中心化的话,会出现几个中心?

那昕:从我们角度来说,最大的中心未来都是在云上,都是在软的东西上面,不是在具体实体的产品上面。但是具体到用户的身上和用户的家里,一定是一些小的节点,估计是小的中心,每个智能产品都会变成一个入口。

有些人说,在家里手机、电视、路由器三件产品会成为数据的入口。但从我们角度来说,它们都不会是未来核心的东西,尤其是像路由器这样的产品。结合刚才讲用户体验的话题,路由器本身就应该不是一个让普通用户了解的东西,路由器的设计挺反人类的。希望它能更人性化一点,但并不是让普通用户接受的必要的东西,它只是默默做好连接的事情就好了。每个产品都有每个产品的分工,也不是每个产品都需要有自身特别智能化的东西。

在我们看来,从入口这个角度来说,家电厂商更多的未来会变成一个服务的厂商,而不是一个设备的厂商。现在大家都在提硬件能不能免费的问题,能免费,关键看你卖的是什么,我现在卖空调,未来我可能卖的就是空气,或者是舒适环境的服务。

刘宗孺:中心是肯定有的,但是它不一定是唯一的中心。我们认为家里面应该是多中心的概念,多中心的意思指的是,可能每一个传感器都可以作为一个小脑去发一些指令。甚至空调自身带的传感器,它自身的联网功能也可以做一些判断,是不是应该调温度了等等,这是我想讲的多中心的概念。但最终大脑肯定是离不开云端的,就是数据的挖掘和学习之后,这个在本地再强的硬件也完不成这个事情,如果要变得真正聪明最后一定是在云端。


做硬件“最辛酸的事情”

骆轶航:在互联互通这个事情上建立一个开放的标准,让软件与硬件连接,让硬件与硬件的连接,让人与硬件连接,各位觉得目前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Phillip:这个我先讲,因为我们天天碰到。Ayla 的愿景便是希望大家都可以互联互通。先抛砖引玉,从芯片开始就有很多障碍,芯片有博通、高通,国内还有几家。从最底层开始,再到不同的 app,都存在障碍和问题。

刘宗孺:物联网市场太大了。如果从移动互联网再到 IOT 这个时代,没有提前布局的话,下一步就会没落。我觉得在 3 至 5 年内,各大平台一定会去用它自己的能力尝试做这个行业的领头羊,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在两年或者一两年之内,至少有一个大的联盟能够成立,就是巨头之间的一些联盟,跨行业的联盟,之后从联盟再上升到一个标准。就像嘀嘀和快的一样,最后大家都想通了,不断竞争下去这个事情是做不成的。

毛华:其实像国家标准之类的,大家都有在找,不过说实话的确挺难的。物联网生态本身非常大,你可以理解几乎每个行业都能把它包含进来。这个太大了,必然会很复杂,刚才 Phillip 讲的,光从芯片这一层已经很复杂了。但我们必须去做,我们面对这些问题怎么去解决,QQ 物联做得也挺辛苦,要把各个协议都包含进来,让大家互联互通,中间要中转。这些问题摆在前面,还有大家都知道 BAT 这种关系,既有竞争又有融合,看看怎么推动这个事。各家巨头都会做自己的一套东西,也许三年五年之后大家可以坐下来谈,但在这几年里不太可能谈。因为才刚起步,先要自己探索一下,再坐下来谈。

那昕:刚才Phillip从芯片层面说的,各家已经很难了。从我的感受来说,国家和国家之间也不太可能。其实因为有了国家和国家之间不太可能的联通,所以反倒是说给我们提供了机遇,或者是机会。

在国内的行业和整个大生态里面,一是从政府的角度;二是从业者的角度,刚才说的联盟或统一标准非常有必要。大家在国内生态里先做到互联互通,而且暂时不会受到国外巨头的挑战,Google 等短时间之内进不来。

还有一个挑战是安全性。现在所谓国家安全都已经变成了所有人的数据,所有人数据整合在一起就会影响到国家安全。从这个角度来说,安全性也是每个厂商、每个平台从现在开始就要考虑的事情,我们怎么解决消费者的顾虑,怎么解决厂商的顾虑,最终解决的是整个行业和政府、国家顾虑的问题。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