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条款还能这么玩呢?Uber用奇葩条款对冲收购风险

开发自动驾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更不是做一张 PPT 就能解决的。只有从资金、技术和规模上强大的公司,比如福特、克莱斯勒等这样的车企和 Google、特斯拉这样的互联网/科技公司,才有实力开发完整的自动驾驶系统并将其投入商业化。

毫无悬念,开发自动驾驶对于这些公司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投资。相对应的,投资天生也具有风险。比如:投入大笔资金最后没能按照原定时间表开发成功,晚了市场;开发出来了,市场不接受,销量差收不回投资;市场竞争无比激烈,一家公司培养出的工程师被另一家挖走了,同样是风险。

在其他公司自行研发或者寻求对口伙伴合作的时候,对于自动驾驶,Uber 打算走人才收购的办法。不仅如此,Uber 还玩了一出妙招,用奇葩的收购条款收购了一家自动驾驶技术创业公司,对冲了花钱收购技术的风险。

这家公司就是 Otto,它的四名创始人均来自原 Google 自动驾驶团队,其中几人还有苹果、特斯拉的任职经历。这四人自行出资大约 600 万美元成立了 Otto,其中一半的钱来自联合创始人安东尼·勒万多斯基,没有一刀来自风投的钱,股权结构除了联合创始人、少数员工持股和期权池之外无比清爽干净。外界报道 Uber 为了收购 Otto 将会支付 6.8 亿美元的等价期权。

不少其他自动驾驶公司开始按照这个价格对比自己的估值。从表面上来看,Otto 的创始人们立刻就获得了约一百倍的投资回报。但实际并不然。

其实,根据两家公司之间的安排, Uber 可能向支付 Otto 团队支付公司至多 1% 的期权。而能否拿到这 1% 的全额,则要看 Otto 团队在 Uber 旗下的长期绩效,也即自动驾驶的商业化成果如何,可能的指标比如成功上路的自动驾驶车辆数量等等。

也就是说,Uber 并没有直接向 Otto 的拥有者们支付 6.8 亿美元。在一般的收购发生时,大部分收购者按照惯例或为表诚意直接向收购对象支付一部分金额或股票 upfront,而 Uber 甚至连这笔钱/股票都没给,确实划算。

otto-founders

Otto 的联合创始人

当然,这四名联合创始人的确也不缺钱。毕竟前面也提到了,这家公司完全是他们自行出资的。可以确定的是,Uber 收购 Otto 完全是为了人才。

为什么这么说?勒万多斯基 2016 年一月才从 Google 离职,Otto 是二月才正式成立的,而八月 Uber 就收购了该公司;前不久的十月底,Otto 才出了第一条新闻:改装了一台沃尔沃卡车,让它有了自动驾驶功能,然后让它在美国上路穿越了 120 英里,运送了 51744 罐百威啤酒。

Otto 的员工,半年招了这么多人,无论从人力资源增长速度还是原型打磨的速度上看,都算是增长奇迹了。

Otto 的员工,半年招了这么多人,无论从人力资源增长速度还是原型打磨的速度上看,都算是增长奇迹了。

回到这笔有趣的收购。第二个奇葩的条款则规定:Otto 可以继续独立运营这个自动驾驶卡车业务……赚到的钱二八分,80% 算作 Otto 的收入,剩下 20% 作为奖金发给四名联合创始人。

这个条款简直太有诱惑力了。Otto 的业务营收属于公司收入,尽管公司由四人持有,但无论未来是否吸收外部融资,赚到的钱都不能随便分配。而这个条款对于四人就是一个非常优厚的现金激励,让他们更愿意为 Uber 卖命。

Acqui-hire 这个词,由收购 (acquire) 和招聘 (hire) 组合而成,意即人才收购,用于描述那些以吸收人才为目标的收购行为。在科技等很多行业中,人才收购是非常常见的收购原因:Facebook 为了山姆·列辛收购 Drop.io ;Google 为了 PayPal 黑帮成员马克斯·列夫琴而收购 Slide ;Salesforce 为了科技老兵布雷特·泰勒收购 Quip ;CNN 前不久收购了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 Beam,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它的创始人,著名的 YouTube 明星凯西·尼斯塔。

Uber 对 Otto 的收购就是一次典型的人才收购,而且它还在收购条款上玩了一次“创新”,激励了收购对象人员,还对冲了收购的风险,一举两得。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很有意思的收购。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