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份硅谷祖师爷的简历,和它 15 年的转型历程

苹果每年的新品发布能轻易捕获全世界的眼光;

Google 磕磕绊绊的新技术探索依旧挑逗着我们对于未来的想象;

微软一如既往承包着这颗蓝色星球上最主流的计算设备;

而 Facebook 的社交网络则力图破除物理空间上的阻隔,把天涯变咫尺,它还计划用高空中持续飞行的无人机将互联网引入偏僻的第三世界;

特斯拉关于新能源、Space X 对遥远外太空的实验则一次次让人欣喜若狂……

然而,我们却越来越少把目光投向这个听起来稍有些古旧的品牌——惠普。它曾被称作是硅谷精神的开创者,也被视作硅谷创业浪潮的引导者。它也曾与现在最炙手可热的明星科技公司那样风光一时无两,激励一代又一代的硅谷创业者,惠普创始人所著《惠普之道》同样被奉为经典。

而你可能不会想到,1939 年由斯坦福大学毕业生威廉 · 休利特(William Hewlett)与戴夫 · 帕卡德(Dave Packard)成立的惠普已经 77 岁了,彼时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成立不久,硅谷也才刚刚显露出雏形。

惠普车库,位于 Palo Alto。乔布斯年轻时曾在惠普实习。

你也可能不会知道,惠普也有一段时下流行的车库创业故事,两位创始人在那里揭开了一个老牌科技公司的发展序幕。它的第一笔生意来自于为迪斯尼电影《幻想曲 Fantasia》制作 8 台声频振荡器。隔着数十年的时间跨度,很少人会知道声频振荡器到底为何物,对于这款产品在当时的技术含量也几乎毫无感知。即便放在当时,”与电影《幻想曲》所引发的轰动相比,惠普的成功一样鲜有人关注,没有登上《财富》或是《福布斯》杂志的封面。没有进入各类所谓的排行榜,更没有大批的粉丝在社交网络上争相传颂。”

|时代临界点上的不同选择

2015 年 11 月,惠普正式拆分为惠普企业(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中文名称是“慧与公司”)和惠普公司 (HP Inc.) 两家年营收 500 亿美金左右的上市公司。前者专注于云计算等企业解决方案,由原惠普公司 CEO 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 执掌;后者的主营业务是打印机和 PC 个人电脑,原惠普的 PC 与打印业务副总裁 Dion Weisler 担任新惠普 CEO。

GPC2016 Dion Weisler NEW HP CEO PingWest

新惠普 CEO Dion Weisler

此次拆分也为惠普数年摇摆不定的政策和走马灯似的 CEO 轮换画上了一个句点,也标志着新的开端。实际上,这并非是惠普第一次分拆。

1999 年 6 月,卡莉·菲奥莉娜 (Carly Fiorina)出任惠普 CEO。她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分拆惠普。或者换一种表述方式,惠普董事会聘任她的原因正是看中了她在大公司分拆、并购方面的经验。尤其是 1995 年分拆 AT&T 和朗讯的资历给她日后剥离惠普最古老的测量仪器业务,成立安捷伦公司并打包上市奠定了基础。

日后,安捷伦公司又经历了数轮分拆,陆续售出医疗事业部、半导体事业部,同时也投资了部分生命分析方面的公司。2014 年,安捷伦继续分拆出主营电子测量的是德科技,化学与生命分析产品和技术则继续保留在安捷伦。相较于摇摆不定的惠普,安捷伦数次拆分并购的目的却明晰很多——更加聚焦,甩掉不赚钱业务,在细分市场做大做强。

对于拆分后的惠普,外界常把 2001 年看作是它命运的转折点。当时的 CEO 卡莉·菲奥莉娜 (Carly Fiorina) 250 亿美金收购康柏电脑公司,企图通过两大品牌在个人电脑市场联合,击败当时 PC 行业的老大哥戴尔。

然而,这次收购并没能延续惠普的辉煌,反倒耗费了它此后十余年的时间去修整和消化,尽管在被联想超越前,惠普曾做了数年 PC 行业头牌。但是对于一个夕阳产业来说,按资排辈并没有太大意义,就如同帝国的末代掌权者在深宫围帐里慨叹江山如此多娇。而几乎同样的时间点上,IBM 选择了剥离 PC 业务出售给联想。

|一次漫长的转身

诸多互联网企业的并购之迅速看得人眼花缭乱,前一天还在战场上刺刀见红奋力搏杀,一夜过后就成了一家人。入戏太深的年轻人们多少会有点凌乱,以致情怀泛滥不能自已。

相形之下,老一代科技公司的收购、并购却是漫长而又艰难,往往要耗费掉数年的时间。戴尔选择私有化退市,并 670 亿美金鲸吞 EMC;联想用一系列的收购并购,终于在 PC 彻底沦为夕阳产业之际登上了世界之巅。而如果把惠普收购康柏电脑作为起点,惠普这一转身就是十多年,中间更是换了数任 CEO,彼此的战略也多有反复:

卡莉·菲奥莉娜收购康柏电脑,合并个人电脑和打印机业务;

马克·赫德则又将两个业务拆分,并向移动端进军,押错了平台也被迅速终结;

李艾科计划将个人电脑业务拆分寻求出售,准备牺牲硬件部分,将惠普打造成一个软件公司,110 亿美金的冤大头价格收购云计算公司 Autonomy,而这最终导致了李艾科的离职,惠普本身在云计算业务上也收效甚微,亚马逊、Google、微软、阿里巴巴是这个领域我们所熟知的企业;

现任惠普企业公司 CEO 梅格·惠特曼则又推翻了李艾科的战略,回归网络和 IT 设备,惠特曼也最终主导了惠普此次的拆分。

更大的变化在于,惠普自草创时传承至今的技术范儿随着随着一次次的拆分而被分解。业务整合之后,惠普以一个更聚焦的形象开始了新的生命——PC 和打印机。这也标志着惠普十多年的转型进入了新阶段。

2010 年之后,这个中美高层领导人参与引入的硅谷老牌在国内的发展也变得波折。从 Google Trends 检索来看,惠普在全球热度自 2008 年以来一直是联想的数倍甚至更高,在中国情况反转。有竞争白热化行业骤变这样的外部原因,当然更多是内部原因。

“这个由邓小平与基辛格牵线搭桥奠定合作基础的企业,是第一家中美合资的高科技企业。从 1982 年 HP 在中国建立第一个技术服务办事处、成为全球第一个在中国提供专业IT服务的厂商开始,HP 始终致力于将最佳的技术服务带给中国用户,并不断拓展服务的深度和广度。”

更轻更薄更强几乎是消费电子进化的普遍准绳,PC 也不例外。拆分后的惠普用一款全球最薄的笔记本电脑 Spectre 13 (幽灵笔记本)宣告了自己的实力。这款产品也获得多家科技媒体的好评,PingWest 品玩亦有详细的体验文章发布。

作为变革的一部分,已经是打印机领域毋庸置疑的老大哥的惠普用 16 款 A3 打印机宣告了它在打印机市场的新动作。其中 3 款采用了 Pagewide 页宽技术,这也是惠普首次把它独有的页宽阵列打印技术应用到 A3 尺寸之上。9 月 12 日,惠普高调宣布以 10.5 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三星打印机业务,同时将 6500 余项相关专利和 1300 名工程师收入麾下,从横向上继续扩张。新推出的 A3 页宽打印机就采用了三星引擎技术。纵向上,它在今年早些时候推出了 JetFution 3D 打印机,与市场上现有的选手正向竞争。

在全面调转向航向前,惠普并非没有尝试过在热闹的移动市场分一杯羹。2010 年 5 月,时任 CEO 马克·赫德 12 亿美元收购 Palm,算是惠普移动战略的一个开端。可惜股东并未就此达成一致意见。这一战略随着赫德因离奇离任无疾而终。而在 Android 风头正劲的时候投身到另一个没有生态基础的移动平台上,这本身也并非是一个好选择。最终,惠普又转手把 web OS 出售给了 LG。

最近的一次尝试则是 Windows 10 Mobile 设备,HP Elite X3。它在年初 2 月底的巴塞罗那 MWC 上就有亮相。官方公布的最新消息显示,这款产品将会在日本和新西兰首发,发售时间是十月份。暂时并没有关于中国区发售的消息。

Windows Phone 的境况想必不需要着墨太多了,连阿里的 Yun OS 都要跳出来踩它一脚,说自己已经是世界上第三大移动操作系统了。不过惠普高层也承认,“这不是一台面向所有人的设备,而是一台面向职场人士的产品。”

HP GPC PingWest Photo By Hao Ying

|被打散的乐高积木

2016 年 9 月 13 日,拆分之后的惠普举办了首次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主题定为了 Keep Reinventing。它标志着惠普漫长的转身终于尘埃落定,始自菲奥娜丽对惠普的第一次拆分,惠普也终于变得干练专注。它曾把自己变成了乐高积木,搭建起了富丽堂皇的乐高城堡,也组装成了炫酷的蝙蝠侠战车,而今,它又变成了原始的乐高积木。

这是新陈代谢的规律使然,自然界如此,科技行业亦是如此。但就像硅谷传承始终的 T 恤+牛仔裤 Dress Code 一样,它也在传承着创新精神。或者换一句话,从零到一创立一项事业的决心和生生不息的车库文化。这个代谢过程中,我们能看到施乐、康柏的身影,也能看到苹果、惠普的身影。这是一个循环有序的过程,也是硅谷之所以成为硅谷的原因。

只是在一众让人兴奋不已的新技术新突破中,我们看到的多是些年轻的面孔。人工智能是 Google、苹果、微软和众多初创团队折腾的事情,太空探索则又是电商巨头贝索斯和硅谷狂人马斯克的梦想。

我们曾专门在《是谁在为十年后而战?》一文中探讨过 Google X、Facebook 404、亚马逊 Lab126 还有微软的 87 号楼,即便是新兴的互联网公司也都建立了自己的未来实验室,比如 Uber 建立了机器人实验室。这些看似不着边际的疯狂项目,承载着科技公司对于未来的想象和勇敢探索,这是先驱们对于未来的赌注。这也是惠普曾拥有并为之自豪的。现在的科技巨头中,一个信手拈来的例子是微软的人工智能助理小娜和小冰。在走出实验室接受众人调戏之前,她们在实验室里酝酿已久,其技术基石更是可以追溯到十数年前。

只是对于惠普实验室,外界却少有耳闻。实际上,硅谷元老惠普早在 1966 年就设立了实验室,由两位创始人威廉·休利特与戴维·帕卡德成立,“他们希望建立一个以未来为目标的实验与研发中心,这个实验室不用费心在每日例行的商业考量。”除此之外,虽然有零零散散的信息碎片散落在互联网的犄角旮旯里,但其中有价值者寥寥。

在接受 PingWest 品玩采访时,惠普 CEO Dion Weisler 表示,惠普实验室同样根据项目归属进行了重组,在具体的实验层面,市面上常见的技术探索惠普其实也有涉及。而他重点阐述的则是惠普在年初发布的 3D 打印机背后的“体素”概念:

设想一下,体素的颜色、透明度、延展性、传感监测等多种物理特性,未来可以应用在医疗、建筑等多个领域。

从 Dion 透露的信息中不难看出,惠普实验室的项目依旧是围绕着现在的业务重心展开,PC 和 PC 相关的 VR、游戏,以及 3D 打印技术。77 年的发展之后,惠普似乎又回到了和它草创时近似境况中,专注于某项或者某几项特定而明确的技术趋势。

和草创之时一样,一切同样是未知的状态,对于还在沿用惠普这个名字的新机构来讲,一切似乎也才刚刚开始。对于分拆和再分拆出去的安捷伦、是德科技以及被出售的业务部门来说,它们的技术早已成为我们现在生活中所习以为常的各种社会生活服务的基础。

这是硅谷和硅谷精神的魅力,也是硅谷进化的轨迹。

2016 年 9 月 13 日,拆分之后的惠普举办了首次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主题定为了 Keep Reinventing。

2016 年 9 月 13 日,拆分之后的惠普举办了首次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主题定为了 Keep Reinventing。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