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点以为《从0到1》是潘石屹写的

当以坚持「从 0 到 1」投资哲学的 Peter Thiel,开始接受中国科技创新行业更熟悉的「从 1 到 N」话语体系,并尝试抽丝剥茧找到其存在的逻辑和价值的时候,他获得的掌声竟然还不如同台的潘石屹多。也难怪,和被封为创业与投资圣经的同名书籍《从 0 到 1》相比,还是非科技、非创新行业代表人物潘石屹更接地气一些——他的外表淳厚老实,经常提及体制的话术比 Peter Thiel 对中国人抱有的「确定的悲观」更富有亲和力,形象和所取得的成功深得在座的中国青年观众认可。

和潘石屹对房地产行业的看法一样,Peter Thiel 依然不认为科技行业,特别是中国地科技行业有泡沫的存在。在这个观点上,他和上周跟他一起来深圳参加活动的同僚(投资人/创业教父)Sam Altman 并不一致。后者从深圳回到硅谷之后发了两条推,大意如下:

在我看来,中国绝对有泡沫,可是好像没人当回事儿。

s-a-tweet

或许 Peter Thiel 也倾向于不把「中国到底有没有泡沫」当回事,这和他来中国的主要目的(卖书+推销理念),以及邀请他来进行演讲、参加圆桌讨论的活动主办方的目的一致。

事实上,不止 Peter Thiel,台上的其他嘉宾——一名现任风险资本掌管者、一名前任风投家和现任成功创业者、一名大型科技公司国际业务总裁、一名支持和鼓吹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教授——都受益或即将受益于泡沫论的否定观点。就连同台的房地产巨子潘石屹,也曾是这种观点的坚定拥护者,只不过是在另一个行业。

嘉宾中来自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的龙宇女士指出,千禧年全年美股共发生了 406 次 IPO,当年 IPO 融资总额高达 1000 亿美元,那才是真正的泡沫,而去年融资只有千禧年的一半。但随后,龙宇也表示,「就算有泡沫,趁现在赶紧喝,还有参加 Party 的机会。」

很显然,最后这句话才是她对于泡沫论的最真实观点,它直白而露骨地展现了风险资本对于追逐泡沫获利的向往——一种极其正确和高效的向往。

然而,逐利,对于身兼斯坦福创业课导师的 Peter Thiel 来说,可能已然屈居于对创新根基维护的大局观之后。

peter-thiel-panel

但这并不妨碍 Peter Thiel 和台上的所有嘉宾互动,耐心地回答他们的问题,像在过去来中国的每一个和任何一个场合里一样,努力尝试着解答一个个来自同台嘉宾或台下观众「主啊,给我测个字呗」一般的问题。

为了各自开心——或者用更流行和简单地词语来概括——双赢,Peter Thiel 不再费力不讨好地一遍遍重复书中对于从 0 到 1 的解释。他愿意讨论流行于华夏大地的「从 1 到 N」,甚至为「从 1 到 N」找到了其存在即合理的解释。

创业公司从 0 到 1 往往经历多种方面的创新,包括创新的商业模式,领先世界的技术实力等。与此同时,从 1 到 N 就是将现有的技术、模式或产品复制、最大化。毫无疑问,把两种东西(指「从 0 到 1」和「从 1 到 N」)组合到一起,力量是无比强大的。中国没在过去的 40 年里把从 1 到 N 做到了极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比世界上其他国家都好。对于这个国家,从 1 到 N 就是一种能够成功的模式。

这使得那些熟悉 Peter Thiel 思想和哲学的真实拥趸以及记者感到了错愕,然而会场上抱着同传设备的大多数观众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他们静静地听,对于 Peter Thiel 的每一段回答的结尾给出了稀稀落落的掌声作为回应。这段回答结束后,我身边的几位看起来还在读大学的男生商量着圆桌结束到前排去找潘石屹合影。

尽管主办方并没有安排话筒,潘石屹仍然依靠他惯常使用的话术巩固了本场圆桌讨论第一男主角的位置。过去一年看了一百多个互联网创业项目的他有话要说:

我们要尊重从 0 到 1 的人,他们是社会中最最富有智慧和勇敢的人。至于从 1 到 N,那些 Copy 的人,我们应该理解和原谅。因为(此处为擦边言论消音),他们既没有勇敢又没有智力。最可怕的是这样的人还要打着创新的旗号去 Copy!这是十分可怕的!我觉得,我们要形成一个社会氛围去鼓励这些从 0 到 1 的企业。

如果不是会场上随处可见的《从 0 到 1》海报配上了 Peter Thiel 的画像,我差点以为这书是潘石屹写的。

 

题图:中信出版社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