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信:阿里巴巴正在苹果合作引入Apple Pay,帮助解决监管和运营问题

阿里巴巴的市值已经逼近3000亿美元。与此同时,这家公司也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来应对下一阶段的增长。

刚刚过去的“双11”购物节已经成了阿里巴巴这些变化的集中表现。除了继续关注当日的总成交额之外,阿里巴巴开始强调移动端的交易额和占比,开始关注跨境电商和国际化,这是以往“双11”中都没有被突出的新内容。同时,它背后的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刚刚脱离了筹建阶段,与阿里巴巴集团划清了利益关系和范围,开始独立运营——就像我们此前所评论的那样,当淘宝和天猫等电商平台已经成为了一门成熟的生意,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和互联网金融业务已经成了阿里巴巴真正的未来。而且我们还注意到,它正在“去阿里化”,试图摆脱对阿里电商平台的依赖,建立起独立的互联网金融版图。

或者可以这么说:蚂蚁金融、移动、国际化,是阿里巴巴现阶段和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关键词。

53032ce98fd0c92a663c94606f95a315

阿里巴巴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不久前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也谈到了这几件事。具体到业务层面,蔡崇信谈到,阿里巴巴正在做的事情有:支付宝正与苹果讨论合作,计划把Apple Pay引入中国;阿里巴巴正在与LINE和Kakao等移动IM应用讨论合作的可能性,一起“制衡”微信;在美国市场的扩张上,阿里巴巴将会采取收购和业务扩展同时进行的策略。

一起来看看蔡崇信是怎么说的:

与苹果合作:联手引入Apple Pay,支付宝团队参与

2周前,在华尔街日报的WSJ D.Conference大会上,一张马云和库克的合照曾经引起轰动。更轰动的是,两人都表示了对合作这件事的看好——他们正在积极地讨论阿里巴巴和苹果合作的可能性。果然,蔡崇信对《华尔街日报》证实,阿里巴巴和苹果确实正在讨论合作,而切入点是苹果新的支付服务Apple Pay,还披露了不少合作细节内容。

蔡崇信说,合作的很多事情两方面还在谈判,已经有很多工作正在实施当中了。一种最有可能的合作方式是,支付宝提供账号和后台的服务接入Apple Pay,当用户使用Apple Pay时,可以直接调用他的支付宝账户。这与Apple Pay目前在美国与一些支付平台合作伙伴的合作方式相同。

而在中国,Apple Pay和支付宝的合作有着不同的意义。蔡崇信说,阿里巴巴和苹果的合作能够帮助Apple Pay在中国落地提供两方面的支持:1)在监管层面,如果人们想要在国内使用Apple Pay,必须要受到监管限制。而支付宝拥有相关的牌照,可以帮助到Apple Pay的运营;2)运营方面,如果想要在前端使用Apple Pay,后端调用支付宝的系统,两个系统必须完成对接。另外,比如在每天结束时,支付宝都需要筹集通过Apple Pay进入到支付宝账户的储备款,整个现金流必须非常平滑,这其中也需要很多技术上的工作。而作为实施主体,彭蕾和支付宝的团队也都参与到了讨论和实施当中。

另外,《华尔街日报》还问到了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集团的关系。蔡崇信引述IPO前最新拟定的框架协议称,目前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集团之间的利益分成有两个选择,一种是固定地分享三分之一的利润,另一种是直接回购三分之一的股份。蔡崇信也承认,很多投资者认为第二种更好,因为涉及到股权的持有,而利润分成只是一纸合约,但他更强调,后一种持股的方式很可能受到监管而不能实现。要知道,马云曾经在“双11”公开表示过,蚂蚁金服集团可是想要在A股上市的。

蔡崇信又一次表示,蚂蚁金服集团没有上市的时间表。这话2012年彭蕾也说过。

阿里巴巴正在跟LINE和Kakao等公司讨论合作的可能性,共同与微信竞争

显然,阿里巴巴发现来往已经无法承担起与微信正面对抗的重任了。虽然来往的声势逐渐衰弱,阿里巴巴也并没有放弃移动IM,它开始在独立IM公司中寻找盟友和合作关系。

蔡崇信说,移动IM仍然是阿里巴巴很关心的领域:因为在移动互联网中,用户的来源是碎片化的,而移动IM是一个移动流量的集中点。

他透露,很多独立的IM公司在进入中国的时候都会与阿里巴巴讨论合作事项。显然它们进入中国时不会接触腾讯,因为跟微信是直接竞争对手关系。而双方经常会坐到一起,开个头脑风暴讨论会什么的——在这些公司中,也包括LINE和Kakao这样的明星移动IM公司。蔡崇信还说,阿里巴巴的BD团队正在积极地寻找可能的合作伙伴。

阿里巴巴在美国:投资本土公司,短期专注跨境电商,长期要为美国本土消费者服务

除了跨境电商之外,阿里巴巴一直是中国公司国际化扩张中的重要玩家。而蔡崇信也是阿里巴巴在美国进行投资并购的主要人物。在他的主导下,阿里巴巴在美国投资了诸如ShopRunner、Lyft、Kabam和Tango等各个领域的公司。

而谈到在美国市场的业务扩张时,蔡崇信说这分为两个方面:在投资方面,阿里巴巴的战略是向美国的本土公司投资,持有小部分股份,而这些公司是本土企业家运营的。阿里巴巴之所以支持企业家是因为,他们想要进入美国市场,支持增长,以及理解美国人是怎么创新的;在生意方面,核心的一点是,不管阿里巴巴是否要在美国市场开展针对美国消费者的服务,这都是他们长期的兴趣所在。而在当下,阿里巴巴的关注点还是聚焦于跨境贸易,比如帮助美国小商家和卖家,甚至一部分大商家(比如“双11”中的costco),给他们接触到3亿中国消费者的机会。

而且,阿里巴巴并不会为投资和并购设定预算——理由很简单,他们所在的行业正在快速变化,科技创新时时刻刻都在发生,显然它们在预算方面需要更大的灵活性。

最后,蔡崇信还落脚到了阿里巴巴的增长问题上。他说,“我想我们的定位非常好,因为电商在中国的渗透度仍然很低。我们把我们的目标市场看作是中国所有的消费市场,这是一个3.4万亿规模的经济。现在电商在中国消费市场中只有9%的渗透率,所以仅仅是从渗透率来看,阿里巴巴还有很多增长空间。阿里巴巴平台上目前有3亿活跃顾客,但这只是中国一半的互联网人口,四分之一的总人口。我们很幸运地搭上了宏观经济的顺风车,剩下的只需要我们执行就好了。”

 

(《华尔街日报》采访蔡崇信全文请见:Q&A: Alibaba Senior Executive On Apple, M&A and U.S. Plans

题图来自Cnet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