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融资留给乐视,把悲伤留给供应商:一场乐视生态大厦门前的“讨债行动”始末

乐视可以好好过年了,可乐视供应商仍然年关难过。

“乐视已经涨停,请大家好好过年。”

在宣布获得融创中国驰援的160亿元融资,乐视网股票复牌,并在次日迎来涨停板后,一大批乐视员工和不是乐视员工胜似乐视员工的自媒体账号兴奋地在朋友圈发布状态以表庆贺。但幸福属于乐视,把悲伤继续留给了在乐视生态大厦门前继续讨债要钱的供应商。

就在乐视网股票涨停当天,双方还在乐视生态大厦门前上演了一场“全武行”。

 

大打出手

17日下午,PingWest品玩从供应链人士方面得知,乐视生态大厦保安与催款的乐视手机售后维修商——泓福瑞的员工发生激烈冲突。

冲突在我们赶到乐视生态大厦之前结束,但双方仍在现场紧张对峙。在冲突视频中,乐视保安和泓福瑞员工共约50人,其中约10人缠作一团,场面一度失控,最终以泓福瑞员工高喊“乐视打人”而迅速平息。

PingWest品玩在现场了解到,泓福瑞方面有两名男性员工受伤,一名有身孕的女性员工乱中跌倒并遭轻度踩踏。几位催款员工和负责人告诉我们,这场旨在给乐视移动压力的“静站活动”,从17日上午11时开始,至下午3时许,因乐视保安试图抢夺工人的拍摄器材而爆发语言龃龉和肢体冲突。“之前一些媒体在现场拍摄都被他们满花园追着打,删掉图像之后才放他们走。这次他们以为带摄像机的人还是记者,所以想阻止我们拍摄。”泓福瑞被打员工称,闻讯赶来的警方带走了双方动手的人,在要求双方“克制情绪,不要用暴力”之后,泓福瑞员工和打人的乐视保安均被释放。

IMG_2552

冲突过后,泓福瑞催款员工与乐视保安在楼前对峙。(PingWest品玩拍摄)

对峙和谈判持续到当天下午6点方告结束。泓福瑞方面对PingWest品玩表示:与前几次交涉不同,这次双方并未达成任何共识,更未签订任何新的还款计划(事实上,根据PingWest品玩的了解,双方于18日举行的后续谈判依然无果而终)。

“我们这已经是第五次上门催款。前四次都有签订协议,写明什么时候还款多少元,这次完全没有。”多位泓福瑞员工告诉PingWest品玩,“但其实就算是签了协议,开了票,也从未按约定期限付清。”

PingWest品玩也于18日联系乐视移动的工作人员询问此事,对方答复称:“欠款问题大部分已解决,小部分正在积极解决中。”

看起来,168亿元的狂欢还未落幕,尴尬的后遗症就出现了:在这起投资中,乐视移动并未拿到融创中国的钱,但公告“融创向乐视移动派驻一名监事”令人们相信,要么双方还有一份“抽屉协议”,保证乐视移动也到了投资,要么就是贾跃亭通过转让股权套现,投给了汽车、移动和体育等急需用钱的业务。所以,供应商以最快速度上门催款,而乐视移动并未如约还款。

 

18个月的噩梦

供应商泓福瑞的遭遇,是乐视移动诸多不走运的供应商的命运缩影。

作为乐视移动的独家售后维修公司,天津泓福瑞成立于2010年8月,厂址设在北京亦庄工业园区,最初客户是小米。从2015年乐视发布手机之后,泓福瑞开始接来自乐视移动的服务订单,并成为乐视移动的独家服务商。“我们的产能有限,只能在乐视和小米之间二选一,”泓福瑞管理人员告诉PingWest品玩,“2015年来自小米的订单在萎缩,乐视的订单在增多,所以我们选了乐视。”

一开始,每天来自乐视移动的维修订单只有300-500台,但后来处理能力就稳定在1000-1200台,到2016年底,泓福瑞陆续处理了来自乐视移动超过30万的维修订单。但乐视移动在付款方面并不爽快,原本月结的单子,最长拖过3个月,但泓福瑞没有太在意,认为“只要能正常运转,晚点结也没关系”。

2016年上半年是泓福瑞接单最忙碌的时节,此时维修工厂接到乐视移动“扩大产能”的要求。“乐视移动方面告诉我们,放心甩开手干,钱不是问题。我们就相信了,然后开始扩大产能。”泓福瑞的管理人员告诉PingWest品玩,“我们在2016年中将原有的1200平米厂房增加到3600平米,还进行了装修,每天都在招人,最高峰时有200名员工。”

成立近6年的泓福瑞完全没想到,噩梦就此开始,刚被乐视移动要求“扩大产能”,乐视移动大范围和长时间的拖款也同时开始了。

一边是泓福瑞扩建和增员,另一边上乐视移动暗度陈仓。从2016年6月开始,来自乐视移动的订单照常,结款却迟迟未到。但由于乐视移动有3个月未结的“前科”,所以泓福瑞也太没放在心上。“我们要支付每个月正常运营、租金和物业管理费都困难,钱是老板垫付的,”泓福瑞的管理人员告诉PingWest品玩,“但到了12月,老板也没钱了。”

PingWest品玩在《晨飞雁:乐视移动的新牺牲品?》一文中已提及:乐视移动在2016年9月开始,将售后维修服务逐渐转包给新的维修工厂“晨飞雁”。这是在泓福瑞遭遇严重欠款的情况下,乐视移动的暗度之计。“当时我们并不担心乐视移动把一部分订单给晨飞雁做。”泓福瑞的管理人员告诉PingWest品玩,“有比较才看得出我们的服务质量。”

到11月乐视爆发“资金链危机”和“供应链危机”时,乐视移动已经拖欠了泓福瑞5个月的款项,导致泓福瑞10月起员工工资停发,物业费和新建厂房的租金无法如期缴纳,大门也被物业封闭。经过数次交涉,乐视移动于12月支付了部分欠款,被封的厂方大门打开后,乐视方面将相关维修的机器全部运走。

“运走了机器,就意味着双方的合作彻底破裂。”泓福瑞的工作人员说。但乐视欠的钱该不付照样不付。

与乐视移动合作的晨飞雁也没走运。在11月开始的欠债风波中,晨飞雁不仅遇到欠款问题,也因“待料”问题(行业术语,即因上游供应商不给乐视供货,维修工厂也无法给返厂手机更换零部件的现象)而一度积压数千台手机无法维修——不过乐视移动很快还上了欠晨飞雁的款项。

“一个是存量市场,一个是增量市场,待遇还是不一样的。”一位供应链行业人士感慨道。

 

到底欠了多少钱?

手机售后维修涉及保险问题,故乐视移动与泓福瑞之间并非单向欠债,而是三角债。

双方争议的焦点是“保内服务费”。所谓保内服务费,是指有明确协议的、厂商承诺一年内给用户无偿维修服务,成本由厂家承担。鸿福瑞与乐视之间的150万元欠款就是这一部分。简单说,乐视出钱,给出厂的每一台新机购买保险,一旦手机在保修期内损坏,需要返厂至泓福瑞修理,由保险公司方赔付。简单关系如下:

yonghu-01

乐视移动2015年11月之前的保修服务关系简图

 

“与其它品牌手机相比,乐视手机因为有‘视觉无边框’设计,导致碎屏率非常高。”泓福瑞的技术人员告诉PingWest品玩,“因为碎屏率太高,保险公司不干了。”到2015年11月,“碎屏险”解决方案迟迟无法出炉,导致全国服务网点从2016年6月开始,不再以原有碎屏险方案接收和维修乐视手机——而正是在此前后,乐视移动要求泓福瑞扩大产能,容纳了全国服务网点不再接受的“碎屏险”+“保内险”手机。

“因为乐视移动告诉我们,保险公司不再赔付的保险金,乐视来承担。”泓福瑞的工作人员称,“作为独家合作商,我们接下了本不该承担的工作量。”这个链条的关系如下图:

yonghu-02

乐视移动目前保修服务关系简图

 

简单说:在被保险公司中断赔付、被全国服务网点拒绝以“保内维修”模式维修乐视手机之后,乐视将风险全部转移至泓福瑞,且从头至尾,都没有支付它所承诺的保险金,亦即泓福瑞方面所说的“保内服务费”。在泓福瑞面前,乐视移动一直保持强硬姿态。到目前为止,双方协商同意并签字认可的未支付保内服务费用为150万元。

还有一些尚未确认的“碎屏险”,乐视也表示不会赖账。“但目前已经承认的150万元都一拖再拖,剩下部分还要涉及复杂的对账,具体是多少钱,谁都说不清楚。”泓福瑞方面的管理人员表示,“我们只希望现在能尽快要到这150万元,好给给员工发薪回家过年。”至于“屏保险”,涉及乐视售后管理,产品质量和保险公司有扯不清的关系,扯到服务商的利益,要解决更是遥遥无期。

乐视拿到融创中国的168亿元战略投资之后,作为债权方,泓福瑞觉得,“也不是彻底没有解决的希望”。那么乐视移动完全还清欠款会怎样?“那我们也要一切从零开始了。”泓福瑞的管理人员一脸无奈,长期以来,他们都是乐视独家手机维修厂商,顺带做一些数码产品的维修,但量并不大。对于这些已经承认但未还上的款项,除了上门催债,还可以起诉。“他们最希望我们起诉。但起诉、受理、辩论、判决……整个流程下来,起码半年,那个时候就算我们赢了,公司也被拖死了,工人工资也没得发。”泓福瑞的管理人员向PingWest品玩愤怒地表示,“我们不会上当。”

一边鼓励供应商扩大生产,一边停止付款,一边寻找替代供应商,这可能是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售后服务绝无仅有的奇观。而乐视移动一而再、再而三地拖欠款,甚至签了协议,到期仍旧不还的“新常态”,也让这一切最终变得无法收拾。

“拿到钱,我们也对恢复生产不抱希望,伤透心了。”一位泓福瑞的员工告诉PingWest品玩,原有的200多名员工,目前剩余30多名,悉数参加了17日的第五次催款行动。一旦拿到最后两个月工资,他和多数员工准备寻找新的工作机会。当天中午,他在阴冷的风中只吃了一份盒饭,下午在与保安人员的撕扯中,擦伤了手背和额头。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