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是最好的创业之地,但也别忽视这些地方:纽约、特拉维夫和柏林

1

如果你在旧金山,会为这里鱼龙混杂的人口感到吃惊,这里有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除了早期的移民,还有不少创业者是为了创业而搬到旧金山来。就像Evernote CEO Phil Libin说这里是最好的创业之地。在大多数人眼中,这里是科技的发源地,如今科技公司几乎正好按照硬件、互联网、软件的顺序从旧金山湾南边依次推向北部的旧金山市区,加上风投一条街、知名的孵化器、斯坦福大学、旧金山市政府对共享的办公空间政策优惠,构成这里完整的生态系统。

那么世界上其他的地方呢?其实仔细看看最近几个月融资的公司,你会发现位于旧金山的创业公司并不占主流,反而总是会看到这三个城市出现——纽约、特拉维夫和柏林

之前纽约市市长Michael Bloomberg在斯坦福大学2013年毕业典礼上不遗余力的用“社交生活丰富”给纽约做广告——“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将去往纽约,不光是因为纽约浓厚的科技氛围,而且在纽约的周五晚上有更多选择,不是待在必胜客,与一个叫Siri的女孩约会。”

科技氛围其实可以从这里有多少科技公司来看,例如Foursqure、Tumblr等知名公司,加上之前Yahoo! 在纽约收购的一系列创业公司。布隆伯格描述它科技氛围浓厚也不算言过其实。加上纽约也有类似TechStar这样的知名孵化器,意在联系创业者、投资人、大学等社交网络的Betaworks等等,他们发挥着和YC类似的作用,无论是TechCrunch Disrupt还是Wired Business、500 Startups Demo Day,都一定会在旧金山举办一场,在纽约也办一场。最近我们报道过的SunriseEduClipper都来自纽约。

在问答网站Quora上,关于纽约和硅谷的比较问题从2011年就被提了不少,除了布隆伯格提到的纽约的丰富生活,也可以从用户、投资人、招聘、行业活动和生活环境等方面做比较。硅谷无疑是Geek聚集的地方,如果你的产品用户面向Geek,那么硅谷是你的用户最多的地方;如果你的产品更倾向于媒体、广告、金融,纽约肯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另一方面,硅谷地标之一风投一条街——Sand Hill Road里的大多数公司都在纽约有分公司;在招聘人才方面,如果你的公司需要设计师、特别是商务、销售等方面,纽约的人才众多;再看行业活动,在知名活动网站Meetup里,纽约的注册会员在2011年就超过了22000人,说明纽约的氛围并不弱,不同的只不过是硅谷的科技氛围是几十年来积累的,它就是一个以科技为核心的地区,而在纽约,科技只是众多行业中的一个。

特拉维夫的创业环境是这三个城市中我想着重谈一谈的。我们先来看看个别的例子:地图应用Waze来自以色列,在被Google收购时,它在特拉维夫还保留着一个实验室,创始人正打算从特拉维夫搬到硅谷来;我们报道过的创业公司HomeDine,来自特拉维夫;为数字媒体做内容推荐的创业公司My6Sense,来自特拉维夫;创业公司YEVVO的创始人Ben Rubin,来自特拉维夫,他还曾经是非营利孵化器Junction做Mentor。他向我简单介绍了特拉维夫的创业环境:

大公司:在特拉维夫,有像IDC(Intel Development Center)、Apple、Google 大公司存在,也有本土的提供软件和通讯服务的Amdocs。除此之外,还有知名的孵化器Junction, Ben Rubin告诉我这是以色列最知名的孵化器,非营利,主要的流程是每年会做三期孵化项目,每期为3个月,招收6-10个创业公司,对创业者唯一的要求是必须保证在三个月内专注做自己的项目,并且毕业后要时常回来给接下来的创业公司做“导师”。不同的是,Ben Rubin告诉我在以色列创业,目前看到的面向消费者的产品还是比较少,多数公司更关注硬件和企业级产品。他说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公司做面向消费者的产品时就会搬到美国来。在投资人方面,Ben Rubin告诉我特拉维夫有20-30个知名的天使投资人,风险投资相对较少,也更关注电子消费品和企业级产品。

柏林。如前文所说,硅谷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创业者,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群体——欧洲。来自法国的创业者Pierre Startun对我说,我们虽然最近看到不少来自柏林的公司融资的消息,但是在欧洲相对来说创业生态体系较为完善的是伦敦。最知名的co-working space之一就是Google在伦敦的办公室的一层完全免费开放给创业者使用,Google只用二层以上的位置。不过相比来说,柏林的房租低于伦敦,所以创业者租办公室的成本会比较低;相应的人均收入也比较低,有种说法是在伦敦的实习生的收入是柏林实习生的两倍还多;在人才方面,柏林的创业者在图形设计、UI和UX设计方面更为突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