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秩序的壁垒正在成为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出海的暗礁

一个星期内,小米和一加——两家近年崛起速度最快的现象级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先后在印度德里高等法院被判在印度境内禁售。此前,两家公司都明确表示了对印度市场的兴趣,且已取得不错的初战成果。 这是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现象。小米和一加,以及声名鹊起的华为旗下“荣耀”系列,有着近年中国智能手机厂商迅速崛起的典型特征:超越常规速度的高增长,快速聚集的粉丝效应,极度扁平的销售渠道,接近完美的性价比黄金平衡,国际范围的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而印度市场也具备一系列高度“可开采”特征:人口红利,功能型手机向智能手机的快速迁徙刚刚开始,第一拨智能手机“换机潮”正在席卷,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机市场的想象力,3G带宽逐渐普及,消费者普遍对价格敏感……所以,中国快速崛起的一代新智能手机玩家,没理由不杀进印度。如果仅站在公平市场竞争的原则上看,无论从市场契合度到以往的新兴市场运营经验看,印度市场都理应是中国智能手机新玩家们的。 不是这样么?9月初,小米在印度举行发布会,联合印度本土电商平台Flipkart发售红米系列手机,3个多月预定量超过了50万部;近期小米在印度的出货量已攀升至每周15万部,小米甚至乐观地准备在2015年初的某个时间点宣布在印度100万部的销售里程碑。12月初,一加联合亚马逊在新德里举行发布会,进入印度市场,当日官网预定量超过20万部。PingWest的一篇文章中做过预测:以印度智能手机目前的出货量推算,小米分走了至少5%的市场份额。同样以此推算,从预定量上看,一加能分走印度当地智能手机2-4%不等的市场份额。 于是,禁售的判决相继来了:12月初,先是小米被印度德里高等法院判决因爱立信起诉小米侵犯其专利而暂停在印度销售,12月16日,因高通奥援,采用高通SoC的小米设备得以在印度继续销售,不受禁令影响,直到爱立信诉小米案的下一个聆讯日——2015年2月5日。对待一加,德里高等法院接受了印度手机厂商Micromax的上诉请求,宣布禁止一加手机在印度从事市场营销、销售等任何工作。理由是一加手机违背了Micromax与Cyanogenmod(以下简称CM)独家签订的系统授权协议,私自出售搭载CM系统的一加手机,而此前CM一直是一加在全球范围的操作系统合作伙伴。 前后两个禁令,来自同一家印度地方高等法院。原因各有不同,单纯地揣测动机是一件无聊的事,但你还是可以找到这两个禁令背后相似的逻辑: 对小米来说,它杀入印度市场最直接的杀手锏是扁平销售渠道和“黄金性价比”的产品,红米1/1S在印度当地的售价低于市场上任何一款配置接近的智能手机;而爱立信诉小米侵权的核心恰恰是通讯技术标准关键专利——也即上游3G/4G通讯技术芯片解决方案的部分,该部分专利将直接影响每一部手机的成本,而成本势必影响定价;尽管小米目前在印度仍能销售采用高通芯片解决方案的设备,但更“便宜”的解决方案显然是MTK的方案,而这恰恰是这次被禁的关键部分。而最终小米如果不得不对爱立信支付动辄数十亿美元的专利费,这对小米整个在印度的战略甚至定价势必都会产生深远的影 响。 再看一加,在海外市场与CM定制的操作系统是一加的一大亮点,也深受各个国家和地区用户欢迎,但这次印度本土手机厂商Micromax诉一加违反排他性协议的要害就在CM操作系统上。尽管一加官方声明一加与CM的全球合作协议并未排除中国大陆之外的任何一个单一市场,但如果最终一加不得不在印度销售其它操作系统(比如Android原生操作系统或其它定制ROM)的话,很明显它将失去其在全球市场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优势。 所以事实很清楚了:无论是以专利侵权之名还是违反排他性合作协议之名,中国新兴智能手机玩家们在印度被触及的都是它们竞争力最核心的部分——印度本土监管者正在打这些中国玩家的七寸。 而事实上每一个玩家都有自己的七寸——在那个传统的被复杂的专利交叉授权协议过度保护的旧秩序主宰的市场,以及被各式靠“独家排他授权”过度包装和设置了重重法律陷阱的合作关系中,那些被排除在这些游戏规则和繁复关系之外的新玩家,在这方面的“七寸”尤其显眼。这些新玩家被爱立信、诺基亚甚至Micromax们找到“七寸”抓住不放拼命死打的原因,不是因为它们缺乏道德意识和商业伦理,而是因为它们太年轻、太无畏,太专注于产品、运营和扩张这些看起来更好玩更有野心的事,而对旧秩序中那些会时刻影响和干涉它们野心的层出不穷的招数,无所适从,更缺乏预警的意识和经验。 我们在一篇文章中说过,小米是智能手机这个领域少见的缺乏专利和知识产权军火库弹药武装的企业,一年之内迅速崛起的一加,也或多或少对这些专利保护和排他性协议保护背后的法律陷阱,缺乏足够的应对经验。尽管小米的一些人士私下里对我说过他们在过去两年内申请了数千项国际范围的专利和知识产权保护,也计划在专利交叉授权领域有所动作。但国际专利的申请与通过有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窗口,在这个窗口期内,小米与其它被专利保护得很少甚至过度保护的玩家展开的专利战,只能是肉搏战。 再看爱立信,它总是“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任何一个需要它出现的专利战战场。2012年下半年,在三星智能手机席卷美国的时候,爱立信突然在美国起诉三星侵犯其专利,要求法院全面在美国禁售三星智能设备,这一禁令曾局部生效,对三星在美拓展产生过严重影响,直至2014年初,爱立信才与三星签订新的交叉授权协议,而此时三星自身开始面临更多的结构性问题。美国市场对三星来说是最重要的海外市场之一,它在那里遭遇了爱立信的专利狙击,得益的是包括摩托罗拉和苹果在内的本土公司;这次,在小米最重要的海外市场之一——印度,爱立信再度以专利侵权之名出手了,得益的又该是它的哪个伙伴呢? 专利与排他授权对于新兴的玩家来说,是必须尽快掌握的军火和护城河;而对那些旧秩序的主宰者来说,就是阻遏新兴玩家快速崛起的大刀与长矛,是自己赖以生存的基石和最后的避难所。专利授权与排他协议背后无关商业道德,只关于商业利益以及攻与守的博弈。而某种程度上,当爱立信、Micromax和印度德里高级法院们对小米和一加们采取新的手段为其设置壁垒的时候,我们觉得小米和一加们的处境,与那些被美国、中国、印度和其它地方的监管机构极力围剿与限制的Uber、易到和滴滴快的们,并无不同。 小米和一加们不能无视这场漫长而令人绝望的专利战与知识产权战。但也许Google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和旧秩序的破坏者,它早年因为缺少移动通讯技术领域的专利,在欧洲和美国本土遭遇各种起诉与限制,直至收购了摩托罗拉获取了大量移动通讯专利。现在至少它能做到一点,就是面对各种类型和嘴脸的市场自由竞争壁垒建立者和保护者的时候,可以拿起武器,和它们斗。 对,在印度,拿起武器,和它们斗。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