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赚钱就不开放,腾讯移动游戏重走“喜欢你就复制你”老路

6

“移动社交游戏是微信商业化最大的突破点,在未来我们会和所有的合作伙伴在这个平台上有更多的合作”——这是今年5月,马化腾在GMIC 2013上对生态圈的示好

“腾讯今年要为第三方带来30亿元的分成……无论是微信、手机QQ,还是Qzone,以及手机管家等移动服务,将来都将会开放”——这是两个月后,刘炽平在腾讯开放大会上为开发者们画出的大饼

可你会发现,在腾讯在移动QQ和微信两个平台上推出“天天连萌”,正式试水商业化之后,就再也没有大声谈过任何有关“开放”的话题了。

只要看看iOS中国区的榜单,我们就不难理解腾讯突然“失忆”的原因——在收入榜上,有“天天爱消除”、“节奏大师”和“天天跑酷”这3款出自腾讯的游戏排在前10的位置,“天天跑酷”更是在上线之后,迅速将霸占收入榜榜首数月之久的“我叫MT Online”挤下了王座,也刚刚成为了中国第一个月收入突破1亿元的国产游戏。

正式推出4款游戏,有3款取得如此骄人的战绩(最近腾讯推出了第5款游戏“欢乐斗地主”,但因为其刚上线,所以还没有完备的数据,不计入本文分析范围),腾讯多平台、海量关系链和强渠道的能力可见一斑。它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腾讯对“开放”这件事马上就不那么上心了。

声称“开放”更多是在试水前为不确定的未来留有余地,而如今,既然如此轻松的就能把大笔的现金揣如怀中,自己也有足够的开发能力,腾讯何必要将钱分给别人呢?

当然,并不是说腾讯完全不留余地,只是说腾讯对第三方游戏开发者的态度越来越苛刻了。

几天前,我遇到一个国内知名游戏开发团队的创始人,他向我大吐苦水:“在我们某款游戏最火的时候,腾讯找我们谈过合作,但条件极为苛刻——分成比例不尽人意就算了,还在要求只能他们独家代理的条件下不支付签约金,也没有承诺用户数,这完全是不符合行规的,所以我没有答应与他们合作”。

毕竟只是双方在价码上存在分歧,但他真正愤怒的是:本着合作的态度,他向腾讯提供了不少数据,而现在,腾讯马上就要推出一款与他们极其相似的游戏,并且开始在他们游戏的玩家QQ群里以50Q币的奖励额度向玩家做推广调查。

过去让广大创业团队和开发者颇为忌惮和熟悉的一幕,又上演了。

我们有过对腾讯开放政策透明度的质疑但腾讯完全有决定是否开放的自由,无论什么样的条款,怎样的分成比例,只要做到公开透明就可以。可是一旦与第三方无法合作,腾讯就会迅速复制同类型的产品,并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来覆灭开发者,这等于回到了2010年3Q大战前的老路上。

不少毫无招架之力的游戏开发者只能选择苛刻的条款以求得生存——记得在腾讯代理页游时代初期,腾讯采用了与开发者9:1的分成比例,它造成的影响是,被腾讯压榨的CP们只好拼命榨干游戏玩家来保证收益,这使得页游行业迅速下滑。

虽然比较晚,但在近两年,腾讯做出了一些让步,这让不少创业者以为腾讯会就此松手,可如今看来,在移动互联网的游戏领域,一旦腾讯尝到甜头,它便故态复萌。就像10月初腾讯总裁刘炽平在斯坦福大学被问及腾讯在移动上的收入增长点是什么,刘炽平绕了一大圈,最后仍回到了游戏上来——足见即便举着开放的大旗,腾讯不能、也不愿意放弃自研游戏的现金牛。

与之相比,虽然LINE和Kakao Talk在开放政策上也受到了外界的质疑,但无论如何,它们都没去复制第三方开发者的产品。因为他们明白,生态圈的崩溃对自己的长久发展,是没有任何好处的。用一位创业者的话说:“原本可以赚10年钱的产业,如今只能赚3年的钱了”。

连最大的平台挣钱都挣的这么不体面,又怎么能指望普通的开发者和创业团队做得体面呢?

注:图题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