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住了盒子,但丢了人

leave

乐视网近日再度停盘,缘自“互联网电视”的监管机构广电总局对华数传媒、央视CNTV、百视通 、南方传媒、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湖南广电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7家互联网电视牌照方的约谈。在这次约谈中,广电总局通报了牌照方在版权和内容上的整改进展,进一步要求牌照方禁止与“严重违规”的互联网企业进行播控平台合作。上述版权方的“电视盒子”产品不得提供视频网站专区,而视频网站亦不得自行推广“电视盒子”平台,只能向播控平台提供内容。其中,乐视TV的UI和小米电视与盒子的MIUI再度被监管机构点名批评违规违法。

该消息对正在积极“整改”和入股地方卫星电视频道的乐视网不啻为更严重的打击,也进一步收紧了互联网公司“盒子”业务扩张的可能性。让乐视一年股价多次翻倍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超级电视”概念,成了这家公司最大的噩梦。

但就在乐视网停牌等待发布“重大公告”的同时,中央电视台前体育频道主持人刘建宏本周宣布正式加入乐视网旗下的乐视体育,担任首席内容官,负责直播节目、赛事衍生节目及其他自制节目的运营。乐视体育每周有300小时的体育赛事直播,而董路、黄健翔和苏东等知名的昔日电视体育节目主播都在上述节目中担任解说,黄健翔还将推出一档彩票类节目,作为乐视体育平台上“赛事衍生节目”的代表。

如是形成了一个“有意思”的反差:一面是广电总局对乐视从互联网领域进入电视内容播控的高度戒备和严厉打击,另一面是昔日知名的王牌电视栏目主持人纷纷跳槽乐视、爱奇艺和搜狐视频,从事互联网视频内容的自制与自播。而像刘建宏这样在传统广电体系下游刃有余的老手,不可能对乐视网的现状及其与广电监管机构的潜在冲突一无所知。可见即便如此,广电总局能控制牌照方的内容流出与电视盒子的内容来源,但无法阻挡其昔日同一阵营的“王牌”们按照市场的自由流动加入风险与刺激并存的互联网电视业。

这似乎是两个“不可逆”的潮流:其一,广电机构对互联网公司涉足电视内容的集成与播控的监管与限制渐趋严厉,几无可能有略微松绑的倾向——这从广电机构除了7家“电视业务”出身的国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方之外不再颁发新的牌照上就可见一斑;其二,优秀的广电人才加入互联网公司从事视频创作和经营已成大势所趋,而且从未发生过人才向广电“回流”的案例;这次的刘建宏,加上此前的黄健翔、马东和董路等人都是如此。

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一旦涉及与电视厂商内置内容、机顶盒内容播控、电视内容版权和新闻内容制播等模块,广电机构就成了这些互联网公司事实上的监管机构。尽管合法运营的互联网公司都接受监管,而必要的监管也的确能保证内容本身的合法性与版权的正当性,保护版权所有者的利益,但互联网视频公司与广电管理部门的暗中较量与冲突,始终无可避免。在版权和播控平台上,互联网视频公司处于劣势和防守地位;但在人才竞争上,互联网视频公司处于攻势和高点——除非今后广电机构靠一纸行政命令,严格规定所有电视从业者不得跳槽互联网公司,违者将处以重罚,否则这种单向的人才流动只会愈演愈烈。

电视人才向互联网视频网站的大规模流动背后除了灵活的利益机制带来的诱惑之外,更重要的是“观众在哪里”的问题。而且从整体上看,视频内容在互联网上的衍生和变化速度远快于广电通道,这为“复制”其模式和监管都带来了挑战。以乐视体育为例,拿下了英超的直播权,首场四轮的直播播放量突破2500万。而其背后围绕体育赛事的体育游戏、电商、彩票和周边旅游产品,则可以借助互联网公司的支付、订阅和终端下载等便利优势,获得更多的用户和受益。对广电机构来说,独家的视频内容背后只可能是版权收益和广告收益;而对互联网公司来说,独家视频内容背后有版权、有广告,但更多的可能是付费游戏、增值服务、电商、旅游甚至粉丝经济……而这些的背后,都是“人”在发挥决定作用。

如果你看到了互联网公司正在不可逆地吞噬传统的电视优秀人才,你就知道那些越收越紧的“盒子”里究竟还能藏着多少有价值的“干货”。保住了盒子,但丢了人——如果你觉得它划算,那就划算吧。

题图漫画来自网络,原名”people don’t know their true power”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