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获胜,是硅谷和美国媒体自食恶果吗?

硅谷和它的意见领袖们发现,自己缔造了互联网,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尽管他们自认为自己的支持力量已经足够强大,却还是没能把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再次以总统身份送进白宫。砸了他们脚的那块石头,正是叱咤社交网络获得了大量支持,成功当选的唐纳德·川普。

创投机构 Y Combinator 的主席萨姆·奥特曼 (Sam  Altman) 曾经以为自己内心足够强大,以至于可以接受曾经的商业伙伴和好友彼得·蒂尔——一位和自己一样公开出柜的男同性恋——支持对 LGBT 群体极不友好,曾反对 LGBT 婚姻合法化的川普,还给他捐款 125 万美元。但在大选结果出炉之后,萨姆崩溃了:

sam-altman

谁能叫醒我?

我从未像现在一样,在一个满是人的房间里感觉如此孤独

Slack 创始人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 (Stewart Butterfield) :

我们把最贵的酒都喝了

Sherpa Capital 的创始人,风险投资人谢文·皮什瓦 (Shervin Pishevar)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科技从业者没有拼尽全力,结果现在迎来了一场噩梦。

制图:Fusion

Zynga 创始人马克·平克斯发了一条十分愤怒的推文:

我们现在的感觉,是不是跟当年希特勒上台时的德国人一样?

他随后删除了这条推文。很明显将川普比作希特勒,不符合硅谷从业者一直以来坚持的政治正确,但在那一瞬间,愤怒占据了他的头脑。

在奥巴马的八年任期之内,美国科技行业蓬勃发展。社交网络成为了水和空气之后的新必需品,智能手机则作为访问社交网络及其它几乎一切互联网服务的首选设备,进入了每个人的口袋。在这八年里,苹果、Google、Facebook和微软,从某种程度上代替了美孚、通用电气和沃尔玛,它们的股价和新产品发布成为了产业界最重视的指标和事件,它们的表现影响着美国经济的整体走势。毫无疑问,科技在美国成为了汽车和房地产之后新的经济驱动力。

奥巴马本人对科技行业的重视,对社交网络的依赖,也让科技行业感觉良好。人们看到在这八年里奥巴马政府有许多高官卸任后前往西海岸的科技公司就职。奥巴马对于硅谷也毫不陌生,他时常召集科技公司大佬一起开会商讨科技政策,还从把那些来自最顶尖公司的领袖人物吸收到自己的政府里,设置了”美国政府首席技术官“这一职位和办公室。

obamas-dinner-with-americas-tech-leaders--whos-who-in-the-iconic-image

但川普就不一样了。川普同样依赖社交网络和他的支持者们沟通,但他自身人格当中性别歧视、种族歧视、恐穆、白人至上主义和民粹主义的部分,却让大部分笃信自由,包容和尊重多元文化的硅谷领袖退避三舍。除了彼得·蒂尔之外,硅谷再找不到一个响亮的,支持川普的名字。

但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无论领袖还是普通从业者,硅谷人民都必须要开始学着接受全国人民选出的结果。

在金州公园附近的 Cole Valley,昨晚人们发现带着“MAGA”字样帽子的白人男性骚扰当地 LGBT 群体聚集的酒吧,不断与其他人挑起争斗。“我抓住了他的领子,很想要给他一拳,但在我打烂他下巴之前他的女朋友把我拉住了。这一晚糟透了。”一位当地居民在 Facebook 上写道。

Cw0GgQiUsAAAEiw

你恐怕很难想象,这件事情发生在 LGBT 平权运动的中心城市,曾经对任何肤色和人种,任何信仰和任何性取向都一直开放包容的旧金山。

和旧金山市一桥之隔的奥克兰市,至少 50 名示威者参与的抗议游行演变成了暴力打砸事件,示威者焚烧垃圾桶,阻挡道路,多人遭到警察逮捕。

1597911630x354

昨天之前,他们是科技公司的工程师、街角超市的收银员和斯坦福的学生,但在昨晚,他们成为了最讨厌的自己。

那些有地位和能力的人,开始探索别的出路。谢文·皮什瓦在 Twitter 上宣布发起并资助一个新的政治主张:加州退美 (#calexit) 。“我们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加州是世界第六大经济体,美国的经济驱动核心,联邦预算的大金主。(加州退美)是我能想到的最爱国的事情。

和硅谷意见领袖同样感觉自己从未与自己的受众之间信息和态度如此割裂的,是美国主流媒体——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为首的全国性纸媒、以 CNN 为首的有线电视台,甚至赫芬顿邮报等在线综合型严肃媒体。

这些媒体在开票前采用的各种民调结果,以及自己的预测模型,都显示希拉里有绝对的胜算能赢下大选,但结果却让他们的编辑委员会感到意外。这些主流媒体发现,自己设置的议题,比如性别平等、移民政策、网络安全、生育政策,甚至从政经验,被很大一部分选民所忽视了——因为自己的传播能力从来没有问题,也在大选报道中充分展示了川普在这些议题上有多么民粹、落后和缺乏常识。但人们最终做出的选择,还是川普。

我的同事黑猫,专门就主流媒体在本次大选中议程设置能力在川普面前全然失效撰写了一篇分析文章。里面指出:

媒体人产生了莫名的心理优势和内容自信,距离“沉默的大多数”越来越远。

一份报告显示,在全美 35 个最大城市中,有 31 个最终支持了希拉里;而有 62% 的乡村选区支持了川普。本次大选的分裂,恐怕不在于历史上的两党票仓地区之间,而在于整个国家的乡村和城市之间。

在选民选票上,2016 美国总统大选合法选民共有 2.3 亿人,其中 25.6% 投给了希拉里,25.5% 投给了川普,2% 投给了自由党、绿党和美共;选民投票率约 53.1%;剩下 46.9% 的合法选民没有投票。

华尔街日报:民粹主义者驱动川普大逆转

华尔街日报在川普获胜后的头条标题:民粹主义者驱动川普大逆转

53.1% 不是美国总统大选选民投票率 (Voter Turnout) 的最低纪录,但在最近 100 年来仍处于较低水平。假设按照民选结果,希拉里仍有望和川普就选举系统公正性争议个两三天。遗憾的是,决定最终结果的是选举人选票(谁先在 538 张选举人选票中获得 270  张),而非民众投票。可能当两个选举人决定走上这条以互相抹黑为主旋律,公开场合表态中撕逼大比例多过于抒发政见的道路上时,就注定了选民们只能两害取其轻的终局。

距离美国主流媒体越来越远的恐怕并非“沉默的大多数”,而是美国选举人团制度。也即曾被川普在 2012 年以及宣布竞选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多次质疑为“被操控”的,那个选了他做总统的制度。

在这场大选中,获胜的是川普的支持者,那些被打上“民粹主义者”、“锈带”、“受教育程度低的白人男性”、“红脖子乡巴佬”的选民,而非不再沉默的大多数——他们是帮凶而已。

0161109180139

数据为证,近半选民仍在沉默着,而他们将接受沉默的代价。与此同时,主流媒体也将为它们没能成功左右民意,预测大选结果而沮丧。它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通过编辑委员会宣布支持希拉里,但结果显示它们错了,在川普支持者的眼里它们的公信力只会比博彩网站还要低。

一则 Twitter 上的评论点出了真相:

20161109180901

媒体把川普当玩笑没当真。川普的支持者把他当真没当玩笑。

当然,媒体早应该开始反思了:

0161109181126

CNN 现在可能这么想:也许我们不该给川普当24小时宣传机器,应该多花心思报道真正的新闻。

谁说不是呢?从开始到两天前,川普一直都被主流新闻媒体当作娱乐人物来报道。他的言论,“驱逐非法移民速度之快让你头晕目眩”、“(竞争对手迈克尔·布隆伯格),你这小子,打你丫的”、“我这人最大的长处就是有钱”、“纽约冻坏了!我们需要全球变暖”……是如此的荒谬和令人汗颜,以至于在他刚刚宣布参选的时候,主流媒体派出的悉数都是娱乐记者,包括并不限于全国报纸、有线电视和 BuzzFeed、赫芬顿邮报这样的在线新媒体。

直到川普成功接受共和党党代会提名,各路民调显示他的民意一路走高,甚至在不少民主党票仓超过了蓝营对手,主流媒体才意识到——这人没开玩笑,他真的有可能成为美国的下一任总统。但很遗憾,主流媒体仍然难以克服自己在面对川普时精英主义作祟而产生的那种从心底里的鄙视。川普的政策主张依旧没有得到足够的报道,最引人注目的新闻素材反而是当年在《飞黄腾达》里宣称“可以随便抓住女性生殖器”的录音。

直到过了很久,主流媒体才意识到,自己成为了川普在带有前述那些标签选民面前充分展示个人魅力的传声筒。他们太执念于报道川普的“趣闻”了,到后来才慢慢发现给了川普不该有的、过多的曝光,已经完全吸引了选民的注意力。

当媒体开始意识到这个事实过后,想要扳回来,结果却矫枉过正。短短半个月内,多家主流报纸和电视台编委会纷纷发表社论宣布支持希拉里,并开始严肃地评论川普的荒谬之处,但不幸的是,用力过猛了 ——《纽约时报》在10月24日的时候,花了整整两个版刊登川普在就选期间推特上骂过的脏话、放过的狠话、还有奚落嘲讽各种人和事的言论大合集。这样的结果,反而招来了选民们的反感。人们开始相信川普的话——媒体已经被希拉里控制。

一次大选,让主流媒体的公信力,降低到甚至不如纯粹由用户喜好算法驱动的社交网络。和硅谷科技公司的大佬们一起,主流媒体头一次尝到了话语权的转移。“为什么人们不再相信我们?”——今天的硅谷大佬和主流媒体,感到格外的彷徨和沮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