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法官刚对苹果公司下达了一个可笑的判决

去年 12 月,美国加州圣博南迪诺(San Bernardino)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凶手 Syed Farook 和妻子 Tashfeen Malik 持枪杀死了 14 人,重伤 22 人,引爆炸弹未遂。

被警察射杀的凶手 Farook 留下了一支被密码锁屏的 iPhone 5c。FBI 从去年开始一直想要破解这支手机,试图在其中找到更多和本次、甚至未来的恐怖袭击有关的证据。

美国时间本周二(2 月 16 日),一名美国联邦助理法官 Sheri Pym 对苹果公司下达了裁决,要求苹果必须配合 FBI 的调查——但配合的方式只能称得上贻笑大方。

Farook 此前在他的手机上开启了输错 10 次密码即自动抹除手机数据的功能,这成了 FBI 破解手机最关键的,也最头疼的地方。

众所周知,苹果从 iOS 8 开始为设备的锁屏密码进行加密,没有能力在远程或本地关闭 Farook 的 iPhone 5c 上锁屏功能,更没有直接破解这个锁屏密码的技术。至少,苹果公司从未被人发现过有这种技术,自己也从未公开承认过有过这种技术。

因此,法官并没有要求苹果协助或者主动破解这个密码,而是要求苹果公司关闭目标手机上输错 10 次密码自动抹除数据的功能。

apple-ruling-stupid

根据《华盛顿邮报》,法官要求苹果通过技术手段关闭这个功能,从而给 FBI 暴力破解密码创造机会——意思是要求其编写一个后门程序,为 FBI 破解密码扫清障碍。

iPhone 的密码通常由四位数字组成,但用户也可以选择使用全键盘输入多位字符的密码。设备升级到 iOS 9 后则可以使用六位数字。

可能会令 FBI 遗憾的是:

  1. 专业人士表示:苹果也没有在远程或本地关掉“输错 10 次密码抹除数据”这一选项的技术……
  2. 想要有效率地暴力破解一个密码,FBI 需要使用超级计算机,以及手机在用户创建锁屏密码时在手机芯片内生成的一个 hardware key。这样的话 FBI 可能只需要不到 1 天的时间就能用超算破解这个密码;然而苹果方面表示,自己并没有在云端保管这个 hardware key——也即意味着,就算苹果找到关闭“输错 10 次密码摸出数据”选项的方法,FBI 有效率地破解这个密码的可能性仍然几乎为 0 ……

更新:

在判决下达后不久,苹果公司很快发出了一封 CEO 蒂姆·库克署名的《致消费者公开信》。在信中,库克明确了将反对这一判决,并希望消费者明白和理解他们的决定。

customer-letter-cook

美国政府前所未有地要求苹果配合调查,而这会威胁到消费者信息安全。我们反对这一要求,因为它具有的深远意义,远比当下的罪案调查更复杂。

此事亟需公众讨论,我们希望全国的消费者和人们明白,我们正在面临着什么。

库克还表示,圣博南迪诺恐怖袭击事件的发生令人惊叹和感到惋惜,苹果公司也一直配合 FBI 的调查,将自己所保管的有关悉数作为证据提交给了调查方。但公司不可能,更无能为力提供自己并不保管(也即存在于 Farook 手机上)的证据。

在西方国家普遍受到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极端恐怖主义严重威胁的大背景下,过去崇尚自由的欧美民众,偶尔会产生为了安全而舍弃一部分信息隐私的理念,但这种理念一直不占主流。本次库克严词驳斥政府调取数据的指令和法院的判决,如此快速、直白和公开的反应,对于这家全球知名的科技公司来说并不多见。

Google 现任 CEO 桑达尔·皮柴罕见地在 Twitter 上公开对蒂姆·库克的公开信表示支持

tweetdtorm-pichai-cook

他用五条推文组成的“推文风暴”(Tweetstorm)指出,科技公司致力于打造安全的产品,保护用户的数据和隐私。与此同时,科技公司也会遵照合理合法的政府请求去提交数据配合调查;然而,配合调查,与强迫科技公司去“黑”掉用户的设备,在设备和系统中开“后门”,从而非法地提取出数据作为证据,是完全不同的事。

此事仍在不断发酵中。此前,微软、Facebook 和 Twitter 等科技公司公开表示支持苹果公司在隐私保护和数据加密上的态度。Twitter CEO 杰克·多西发推表示和库克“站在一起”,并“感谢他对苹果公司的领导”。Facebook 在一篇公开信里指出,公司一直活跃地和那些会导致系统安全性降低的政府请求抗争。在北京时间昨天召开的移动世界大会(MWC)上,Facebook 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表示:“我们对苹果表示同情。我们相信数据加密,并相信它是一个很重要的工具。”

目前,公开支持苹果的著名科技公司包括 Google、微软、Facebook、Twitter、WhatsApp 等。就连防病毒软件 McAfee 最早的开发者约翰·麦卡菲也用特别的方式表达了对苹果的支持:他表示自愿帮 FBI 黑掉这部手机,避免苹果陷入需要自行开发后门以破解数据的尴尬。


更新:根据彭博社报道,苹果计划在上诉时援引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根据知情人士供述的情况,苹果将坚持把涉案的 iOS 软件和代码视作一套独特的创意工作成果,表达了一个或一组观点——说白了,就是把代码比作言论。而言论自由在美国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护。

报道这样解释苹果公司的主张:当用户在 iPhone 上下载和加载软件的时候,设备会自动检测软件中的加密签名,这个签名等于软件告诉 iPhone 自己是安全的。一些提倡隐私权利的人士指出,这一设定允许苹果援引第一修正案中对于言论自由进行保护的条款。理由在于,FBI 强制要求苹果在所谓的后门程序中添加一个加密签名,违抗了苹果公司的自由意志。

报道指出,苹果将在上诉中会将此条款作为 secondary argument 提出。该公司上诉的 primary argument 是 FBI 过分使用了美国于 1789年通过的一项历史悠久法案,也即 All Writs Act。在本案中,该法案赋予了调查机构在需要获得证据时,从嫌疑犯的服务者或证物的制造商处获取信息的权利。

根据苹果公司律师的一封信件,圣伯南迪诺案件的 iPhone 并非个案,司法部正在其他至少 7-9 个案件中要求苹果解锁作为证物的 iPhone  手机。

题图:iMore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