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Joy后记(一):手游市场已疯狂

2

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也许用这句话来形容现在的手游产业并不准确。正逢热闹之时的手游当然不会灭亡——然而当我站在黄浦江上那艘游轮里,看着一个个手游公司、团队、甚至个人开发者满面红光、侃侃而谈,当360、91、联通甚至新浪微博应用平台在那里左右逢源、兴奋不已,当DeNA、热酷等手游新贵们已经做好准备摆出大佬的姿态指点江山、与会众人却依旧在台下自说自话时,我的脑海里闪过的就是这句话。

它就好像是一个未经发掘的新世界,闪着金光,吸引人们一拥而至,这个世界的秩序还未建立,所以生机勃勃——然而,一些不可控因素的过早出现,让这个本来就不稳固的世界从生机走向疯狂。

很多人都说,ChinaJoy今年愈发冷清了。是的,与高端峰会的人气寥寥相对比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把荷尔蒙和口水带到了一场接一场的手游夜场活动:联通在游轮上举行的百万卡牌大集结、触控的比基尼之夜、木瓜移动的德州扑克派对、360的颁奖盛典……灯红酒绿未歇,声色犬马齐上,所有人的兴奋点都在爆炸,像一个个暴涨的气球,百度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华谊拟以6.72亿元入股广州银汉的故事,比酒精更猛烈地刺激着每一个人,让他们都沉醉于下一个暴富的神话。

这些故事在ChinaJoy期间的一再流传发酵,更像是一桶烈油泼在了火上。触控的CEO陈昊芝已经可以一边回忆两年前自己买票的故事,一边作为顶级赞助商发言;而游戏工委和多家机构共同发布的报告也给了人们数据上的勇气和希望:看,上半年中国手游市场销售收入与去年相比,增速达到了100.8%——虽然它的总体收入才25.3亿元,远低于端游和页游。

不可否认的是,手游市场确实在以远超当年端游和页游的发展速度在飙涨,市场占有率从2012年上半年的5.1%增加到今年上半年的7.5%,用户规模达到1.71亿人,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19.3%,已经超过端游市场。

但是,从绝对数值和产业形态来说,即使不与端游页游相比,而与比较成熟的手游市场相比,中国手游产业仍处于早期,根据陈昊芝的说法,英国游戏开发商King凭借一款移动游戏Candy Crush,就能在全球获得3000万美元的月收入,而触控科技自研+代理的总收入也才到1200万美元。

但形形色色的人已经都开始跨界做手游。就以我在活动上遇到的人来说,原来做社交电商的人,已经抛开原来的产品摩拳擦掌地要进入;原来做SP的人,已经大笔资金砸入、从盛大完美挖来人组成了团队;甚至原来做儿童出版的业务的人,他们的手游已经在内测。

——也就是说,领跑的刚尝到甜头,混战与厮杀就已经开始。

造成这一片混乱的原因,很重要的一个就是,资本不合时宜的狂热早入,就像是揠苗助长一样,催生了这一片乱象:当游戏股板块成为A股市场中绝对的黑马,更多的公司开始收购或者入股手游公司,想要以“手游概念”来包装,进而刺激股价。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统计过,在手机游戏概念股中,有近一半的股票市盈率超过100倍,其中,中青宝与掌趣科技的市盈率分别高达333.3倍与217.9倍,而近6000万元入股手游《燃烧的蔬菜》制作方上海索乐的旋极信息,市盈率更是达到了惊人的591.6倍。而今年上半年,包括掌趣科技、博瑞传播、大唐电信、浙报传媒、华谊兄弟在内的上市公司拟投入到游戏并购市场的资金已高达百亿元。

在这大部分的资本运作,并非都是因为重视手游的价值,而有不少是冲着市场追捧手游概念而来,这也意味着,一旦市场的热捧退去,这些被“不幸”收购的团队,好一点的无非成为鸡肋,差一点的,或者可能被弃如敝履。

就连一直以来手游市场上最积极的鼓吹者陈昊芝都已经表示,泡沫会在明年上半年出现,而他的好搭档吴刚也撰文称,手游价值被透支不是什么好事。看来狂热的手游,也许真的需要一剂退烧针,让它避免团购刚起千团大战时,被资本推动得丧失理性的悲剧,至少,不要让连蓝港CEO王峰都感到惶恐的“市场进入无序化的前夜”那么早到来。

 继续阅读下一篇:ChinaJoy后记(二):手游疯狂背后的无奈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