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撞见鬼:虚拟现实,能玩了吗?

虚拟现实设备还不足以让普通用户买来用或者买来玩,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现有的产品,这个观点我直到现在都还没变。

19.pic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虚拟现实设备的兴趣,反倒是越来越希望多了解一些现有的技术以及市面上产品所能达到的效果,于是我参加了蚁视科技邀请的一次小型虚拟现实设备体验活动。这个活动并不只是针对蚁视的VR头盔和机饕,而是准备了几款类似或者定位相同的设备,供大家横向体验,来感受一下现在市场上已经存在的虚拟现实设备有什么差别,能到达什么样的效果。

活动地点就在北京768文创园中蚁视科技的办公室,我到的时候人不算多,据说好多人都在忙蚁视头盔发货的事情去了。蚁视的创始人覃政看见我打了个招呼就赶紧继续去准备体验活动要的设备了。而他们的CTO告诉我,最近蚁视头盔的产能已经稳定了,Kickstarter上购买的用户已经进行发货,而通过官网购买的用户也在逐步进行发货。现在机饕和头盔两款产品都已经稳定,他们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蚁视相机上了-一款拍摄全景和3D视频的头戴式相机,将是为蚁视头盔和机饕提供内容的一个很好补充。

DSCF4144

体验活动在办公区内的一个实验室里,旁边还放着之前发布会的那套隐身设备。一张桌子上摆满了不同的虚拟现实设备,有暴风魔镜、机饕这样的配合手机使用的头戴设备,也有Oculus DK2这样配合其他设备使用的虚拟现实头盔。

对于配合手机使用的头戴设备,在之前PingWest的文章《我这周试用了三款不同的头戴式3D眼镜,发现它们没什么大差别》有过观点,虽然厂商会把镜片技术、设计工艺等方面当做宣传的重点,但实际上由于依托于手机,所以用户很难感知到差别。戴上第一个感受一下过山车,觉得有些身临其境,当带上第三个的时候,心里大概只有“哦”的感觉了吧。由于原理大多数都一样,所以支持的内容也是通用的,但就算这样依然没有什么能吸引人的应用在里面。

头盔方面,蚁视准备了自家的头盔、Oculus DK2以及索尼的头戴显示设备T1。稍微要提一下,索尼的T1严格意义上来讲是一个头戴式显示器,可以支持2D和3D显示,但是却不能算是虚拟现实设备,因为它本身并不具有传感器,无法识别佩戴者头部的动作。

首先试用的是蚁视头盔,在之前的活动上,蚁视大多数都是连接PC展示应用,这次特意先连接了PS4,为了展示自己可以支持多个平台。所试用的游戏是一款名叫DT的Demo,如果你是一名PS4的玩家,那么绝对不会对这款游戏陌生。仅仅是一个Demo,但却给无数玩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原因很简单:恐怖。即使是在电视上玩这款游戏,也可以深刻的感觉到游戏的声音和画面带来的恐怖气氛。游戏中没有固定的敌人,也没有提示,玩家就在一个屋子中探索,但是随时会出来吓人的场景。我的几个胆子很大的男性朋友完了这款游戏之后无一例外称“要被吓死了”。可想而知用虚拟现实设备玩它是什么后果。

游戏使用蚁视自带的手柄就可以操作前后左右的行进,视角则是随着玩家的转头或者转身而改变。覃政率先演示的时候就出现了有意思的一幕:当他边讲解边行进的时候突然闪现了一个鬼,随之而来的是覃政的一声大叫然后迅速摘下了头盔,然后满脸通红的故作镇定。

据他介绍,蚁视会不断的更新固件,来让头盔适配更多的游戏。而现在连接PS4还有一些体验上的问题,最大的一个是刷新率,由于PS4本身并没有根据虚拟现实设备做出适配,所以需要设备自己进行运算处理,这样就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延迟。不过这种“转头遇到鬼”的感官体验还是很震撼的。

之后演示了游戏“孤岛危机”-一款以画面著称的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游戏通过手柄来进行行走和设计,通过转头来控制视点。不过这时候问题就出现了:几乎大多数人都玩过FPS,通常我的们视点和准星是通过鼠标来控制的,这是一个触发点,当视角转动的时候准星也在随之转动,如果换成现实来讲,实际上我们手持的武器和头部的位置是相对固定的,这明显不符合人体的习惯。放在鼠标操作无所谓,但是换成了头盔,相当于要用眼睛去进行瞄准,开始的时候会很不习惯(任何人看到对面来了敌人第一反应都是“抬枪”而不是“眼神杀死你”吧?)。另外针对这个游戏,在头盔中看到的分辨率并不高,判断敌人位置稍微有些困难,换成老一些的游戏也许会好很多。

不过当换到蚁视为头盔开发的游戏demo,虽然画面看起来很差,但是能够视线和枪分离操作,体验上就流畅、舒服多了。

之后是Oculus DK2,由于只支持自己平台开发的应用(原因在于采用了刷新率更高但是有畸变的镜片,所以需要进行畸变修正),所以只是使用了部分体验应用。与蚁视相比,Oculus DK2感觉上更加身临其境,主要是因为镜片的设计让视觉上的黑边更少,但是视觉边缘的模糊感会有些明显,也正是这个原因,无法使用Oculus来观看电影。另外Oculus为了照顾视觉感受减少黑边,会让眼部比较贴近镜头,这样对于戴眼镜的用户就需要更换镜头,并且提供一个近视范围,对于近视的用户来说,尤其是左右眼差别比较大的用户来说,视觉差可能会让你有些晕眩。

DSCF4148

无论是这两款哪个头盔,都还有一个技术上的问题:当头部转动的时候,画面的转动失焦很明显,当停止转动的时候画面则出现一个对焦过程。虽然在现实中,当转动头部的时候也会出现失焦的情况,但是人眼聚焦的速度几乎可以忽略。覃政介绍,这还是由于刷新率和处理速度造成的,现阶段的技术还无法达到那么拟真的效果。开发者们要不断通过算法和优化来让体验更加符合人体的感受。

vr-text-1

最后试用另外一台设备:索尼T1。因为他算不上是虚拟现实设备,所以也只是测试了当做头戴显示设备。跟蚁视头盔和Oculus不同,T1并不是那种所谓“沉浸式”的显示效果,戴上它感觉像是坐在影院黄金位置靠后一些,眼前是一块电影屏幕。因为是这个系列的第一代产品,所以分辨率并不是很高,而且戴上会有一些沉,不过单纯的作为显示器使用的话,T1的感受无疑是最好的,也是最寂寞的。

这一趟体验,基本上试用全了市面上比较常见的虚拟现实头盔和手机头盔,要是让我总结,论起新奇酷,虚拟现实是个还不错的事情,但是就如开头所提到的那样,不仅仅是内容上的支持,就连技术都还存在着一些问题,拿他当做一个炫酷的设备来体验还不错,自己买来使用的话,我建议还是把钱花在更有实感的地方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