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银行倒逼了谁?

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李克强来到深圳视察。他一共视察了三个互联网科技有关的公司或组织,分别是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柴火创客空间和华为。在前海微众银行,李克强更是站在电脑前按下了回车键,将3.5万元人民币贷款放给了卡车司机徐军——这是这家互联网银行开业之后登记在册放出的第一笔贷款。

根据中国政府网的报道,前海微众是首家挂牌营业的互联网银行,既无营业网点,也无营业柜台,贷款申请者更无需财产担保,完全由网站后台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和大数据信用评级发放贷款——听起来相当的互联网。而同篇报道中的另一句话则更加引人注目,发人深省:

李克强对前海微众银行说,你们要在互联网金融领域闯出一条路子,给普惠金融、小贷公司、小微银行发展提供经验,要降低成本让小微客户切实受益,这也能倒逼传统金融加速改革

keqiang

整个社会充满了对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集一知半解的人,这些人当中绝大部分要托余额宝和微信红包的福。新的一年来到,互联网金融领域又来了一个新名词:互联网银行。互联网银行是什么?都有谁是互联网银行?互联网银行“倒逼”了谁?PingWest帮你一一解答。

互联网银行是什么?

根据公开的百科资料,互联网银行是指借助互联网等现代通讯技术,通过云计算、大数据等方式在线为用户提供存贷款、支付结算等标准金融服务的互联网金融服务机构,其主要特性为快捷、高效,同时兼有传统银行的安全。

互联网银行从所经营的业务上来看是属于银行,但从经营业务的方式上来看却是不折不扣的互联网公司。这也难怪,在前海微众银行的官网上一行标语如此写道:我们是银行?我们是互联网公司?我们是互联网银行!

互联网银行必须和另一个概念“网上银行”被严格区分开来。后者是传统银行业机构架设的网上交易界面,可以被理解为网络柜台,可以方便银行用户随时随地处理账户事宜——但其背后仍然是银行这一传统金融业当中主力机构在提供服务,只是这些以往发生在营业时间柜台前后的服务被互联网化了而已;而前者的业务上尽管和传统银行一致,但从根本理念上与银行不同。用放贷来举例:传统银行进行一切业务的基础是拥有存款,在存款的基础上根据贷款申请人财产抵押情况放贷,而互联网银行放贷的时候大多采用基于互联网化的征信系统,通过海量数据计算贷款申请人的偿还能力、还款压力、违约风险情况等,通过此前吸纳的资金放贷。

除此之外,绝大部分其他传统银行的服务,互联网银行都有,比如吸纳存款、金融理财产品、支付结算服务等。

都有谁是互联网银行?

综上所述,互联网银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被理解为“互联网公司做银行”,而在目前所有的互联网银行当中,马化腾陪同的李克强总理亲自视察的前海微众银行无疑已崭露头角。它由中国三大互联网巨头之一的腾讯牵头成立,占股30%。之后深圳两传统行业巨头百业源(医药大亨、太太口服液创始人朱保国控股机构)和立业集团(深圳一金融、矿业、生物医药和房地产等传统行业巨头,其创始人林立曾为深圳首富)各占20%。再之后,其余的7股东合计占股30%左右。前海微众银行董事长为平安集团前执行董事兼副总经理顾敏,中国进出口银行原副行长曹彤担任行长,平安银行原董事会秘书李南青担任监事长。

去年8月,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银监会正式披露,首批五家试点的民营银行中的三家获准筹建,也即获得了“互联网银行”营业的牌照,这三家分别为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温州民商银行以及天津金城银行。根据试点方案,每家银行必须至少有两个发起人,而阿里巴巴、腾讯两大互联网巨头位列参与试点方案的民营资本发起人名单中。

天津金城银行的主发起人为分别拥有华北创业小贷公司的华北集团,和拥有麦购小贷业务的麦购集团,两大股东的认股比例分别为20%和18%;而温州民商银行的主发起人分别为拥有正泰小贷的正泰集团,和拥有全国第二大小贷业务华峰小贷的华峰集团旗下子公司浙江华峰氨纶股份有限公司,两大股东认股比例分别为29%和20%。

IB

随后9月底,从阿里巴巴旗下拆分出来未在之后阿里巴巴纽交所上市中参与的金融业务蚂蚁金服也获得牌照,与复兴国际、万向集团合作筹建了浙江网商银行,其中蚂蚁金服占股30%,复星占股25%,万向占股18%。

蚂蚁金服目前掌管阿里巴巴所有的金融业务,旗下包括支付产品支付宝、互联网存款产品支付宝钱包、互联网理财产品余额宝、小贷业务蚂蚁小贷。获得了互联网银行牌照之后,浙江网商银行将为阿里巴巴将蚂蚁金服打造成一站式金融消费平台提供最为重要的帮助。

阿里巴巴是去年第二批获牌的两家公司,另外一家是上海著名民营企业均瑶集团。PingWest了解到,均瑶本计划和同在上海的复星合组华瑞银行,但随即复星退出,加入阿里巴巴和万向的组合。随即,均瑶联合美特斯邦威等上海十余家民营企业成立了上海华瑞银行

除了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两家互联网巨头和上述各家传统金融或非金融行业巨头之外,苏宁也已经在前年9月申请发起民营银行“苏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但直到2014年底,银监会仍未向苏宁授予牌照。也即,目前国内的民营互联网银行,只有之前进入到试点方案的5家。

互联网银行倒逼了谁?

PingWest曾详细描述过传统金融机构和整个系统的情况:利益捆绑严重、互联网能力落伍、金融服务流程混杂、体验糟糕、对中小商户授权标准苛刻、银行与客户之间条款不对等国家行政监管制度的背书,和过去人们对于金融服务的水平和标准的不苛求,造就了一个行动迟缓,内部浑浊不堪的传统金融体系,造就了一个又一个市值百亿甚至千亿美元的银行和券商机构——互联网银行倒逼的,正是它们。

这是专属于国内的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用中国和美国做个比较:在美国,PayPal做到了前向支付产品当中高达80%的市场份额,Stripe也切到了支付网关这个二级市场很大一块蛋糕,但我们从来没听说过PayPal、Stripe之类的互联网创业公司“蚕食”、“倒逼”美国传统金融行业的说法。而将视野投向中国,为掌握了线上支付80%市场的支付宝经常出现在传统金融行业的负面新闻当中,其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中国传统金融行业对于基本IT化的满足,和对于互联网化的毫不动心——最好的例子就是堂堂世界第一银行工商银行至今没有为Mac OS X操作系统推出适配的浏览器插件,以及众多银行服务后端现在仍然是上个世纪80、90年代用C语言编写的,没有丝毫改进。

而现在,这种根本性质上的落后已经从线上波及到线下,而线下可能拥有数十倍于线上的市场盘子。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唯一的卡组织中国银联大力推广NFC线下支付,推出了自家标准,却在现行监管能量较大的体制下也没有取得可见进展的原因。传统金融系统做出的互联网化改善,说白了就是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们,以及现在的互联网银行们倒逼的,虽然包括招行等多名传统金融行业内的高级从业人士曾经公开表示,认为互联网金融有能力影响到银行的生存,但我们至今仍未看到传统金融体系有什么主动的改变。就像在PingWest的《降解银行》一文中所提到的,“你不能指望一个还需要把长长的一叠流水清单打印出来、再花半个月时间才能让人申请下一张信用卡的机构,能和数据、算法之间发生多少化学反应。”

kl

然而时间进入了2015年,对于进入了互联网银行时代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来说,政策环境无疑是优秀的。PingWest从了解情况的业界人士处获悉,中国政策不允许国有大型企业成为跨行业巨头,这意味着运营商公司不能跨行业做移动支付了——这为民营互联网公司涉足线下支付和金融行业创造了得天独厚的环境。

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代表的前向支付产品正在疯狂地蚕食银联的市场,采用可谓野蛮和没有节操的方式笼络线下支付合作伙伴,比如补贴POS、免手续费、分高额利润等。蚂蚁金服一位市场人士向PingWest透露,支付宝现在已经支持物美、全家、711、罗森、海底捞、必胜客等多家知名线下餐饮商铺,仅双十二就有超过两万家商铺加入了支付宝线下支付的促销活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们疯狂的布局线下,有一个即将肉眼可见的结果,就是消费者们将开始把支付宝和微信的ID认作自己的新“钱包”、新“银行卡”,而这也是浙江网商银行、前海微众银行这样的互联网银行希望看到的结果。

因此,我们不知道李克强总理所言的“倒逼传统金融加速改革”会不会在互联网银行将其空间蚕食殆尽之前发生——但不管它发生不发生,互联网银行和传统银行孰胜孰败,哪怕彼此共存,对于普通的消费者来说都会是好事。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