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谈WhatsApp(一):Facebook 190亿美元收购背后的故事

如果你关注了被Facebook用190亿美元收购的WhatsApp团队,你应该还记得两个小细节:一个是“复仇的故事”,被Facebook和Twitter相继拒绝的工程师,和朋友一起创立了WhatsApp,在5年后,这家公司被Facebook以天价收购;另外一个则是有个人在WhatsApp的办公室里,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No Ads, No Games, No Gimmicks”,这个原则一直被沿用至今。

如果说前者让WhatsApp得以真正开始转型做通讯类应用,后者则让其保持简洁的产品风格并迅速在全球范围内扩张。这两个故事的主人,都是WhatsApp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一直保持低调的他,今天接受了面向斯坦福校友的非营利性孵化器StartX的邀请,进行了他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公开演讲”,并在会后接受了PingWest等媒体的采访。

12

(图片来自StartX)

逆袭的故事?

Brian在雅虎待了11年半。到2007年底的时候,他完成了一大项目,决定离开雅虎并休息一下。于是他和当时同为雅虎员工的Jan Koum(WhatsApp的另外一名联合创始人)一起退出了雅虎。他去了南极和阿根廷旅行,并在纽约住了一段时间。但是,“在第一年以后,我发现我想做事,于是我又回到了旧金山湾区,决定找份工作。”

正是那时候,他和Twitter与Facebook都谈了下,然后分别被两家公司拒绝。回想起过去,Brian说,幸运的是,当时没有什么负面情绪。即使是在当时,他也并不觉得被拒绝了就很糟糕,而只是认识到自己不是那个岗位合适的人选。于是,当WhatsApp转型做消息应用时,他带上了所有的积蓄入伙,并且在里面免费工作了很多年。在被Facebook收购时,这些“往事”并没有造成任何阻碍,他和Facebook的人沟通很好,他说,“他们理解社交产品、沟通产品,也会总是隐私和安全,老实说,和这些人一起工作很兴奋。”

尽管称自己16岁就会编程,但是Brian并不是硅谷最喜欢的“年轻有为”式人物。当他加入WhatsApp时,已经38岁,而且刚离婚,可以说生活一团糟,但是现在,他已经是一个亿万富翁,并且刚刚升级做父亲。尽管休假的一年成为他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但是他并不建议人们效仿。他对台下的斯坦福学生说:“如果你重新开始想做点事,从你现在的生活里离开一到两个月其实就够了,充充电。一年的时间,没有必要。”

尽管创业公司起飞后创始人反目的情况并不少见,但是190亿美元的收购并没有影响Brian和Jan Koum的友情。他们自从1997年就认识,并且一直是老朋友。Brian对Jan的定义是,“他是我可以依靠的人。”

“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去犹他,早晨九点的飞机。之前我叫了一辆出租,但是临出发了司机还没到,于是我拿起电话,Jan是第一个我找的人。我说,你能不能在30分钟内送我们到机场,于是他冲出门、跳上车,把我们准时送达。我知道他是我可以依靠的人。”

WhatsApp最困难的事情:在美国本土发展

谈到WhatsApp发展过程中最艰难的阶段,可能很多人都想象不到,是在他们扩张到美国时。尽管是一个美国本土团队,但是他们最开始的目标市场是欧洲。

“我们是基于电话号码的服务。在欧洲,跨国界的短信非常贵,但是很多人的同学朋友都在不同的国家,所以当我们的服务推出时,欧洲的人非常激动,他们很快就注册,发展也非常快。然后我们才到美国推出。”

但是美国州与州之间,并不存在短信加价的问题,而且短信往往是包含在套餐里,所以最开始,人们看不到使用WhatsApp的必要性。这也影响了他们早期在美国本土招人的难度。但事情还是在慢慢好转。

“在美国增长对我们是一个挑战。我们在墨西哥很好,所以也带动了一些美国的使用,加拿大也在缓慢增长。但我们希望美国用户是因为喜欢这个产品而使用它,而非仅仅是因为看到什么广告、或者歌手明星在讨论这个产品而用它。”

 准亿万富翁的心情:现在都有一点麻木了

在Facebook宣布这桩收购时,福布斯曾经预测Brian的身价至少达到了30亿美元。但是,几个月后,出现在人们视野里的Brian,依然是短袖短裤加棒球帽,谈起产品,他滔滔不绝,但是谈起个人财富,他的反应很平淡,他说,现在都已经有点“麻木”了。

根据Brian的说法,现在这桩交易还没结束,结束之后,“我会很如释重负。” 因为从宣布交易到真正完成的这段时间里,很多律师不停地围着他。“我们有96小时在会议室里,和律师一起不停歇地讨论。很疯狂。所以当结束的时候,我就麻木了。我知道这会改变我的生活,但是都好像没有那么重要了。”

他们最终还是回归到工作上来。 现在WhatsApp团队仍然保持着很小的规模,只有60人,其中一半是工程师,但是在演讲中,Brian一再强调,“我们现在在招人。”

在观众的追问下,Brian也回忆了和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的接触。他说,最初是Jan在硅谷帕罗奥多的圣安东尼路和扎克伯格见的面。但是在二月初的时候,扎克伯克开始变得很认真。“他(扎克伯格)放了一个数字在我们面前,我们都说,天啊!要真的考虑这个事情了。”

而对于扎克伯格本人,Brian的评价也很高。“我们一起吃了晚餐,那是很棒的经历。扎克伯格是很有能力的人、自我驱动、很有洞见。他在很多事情上都进行了创新,还参与到移民法的改革中来——他做了那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睡觉!”

这么高的估值,真的没问题吗?

190亿美元的“天价”显然还是震撼了不少人,诸如蒂芙尼和梅西百货这样的公司甚至价值都低于仅有50个人的WhatsApp。对此,Brian认为,“有很多方面来平衡估值。我相信一旦公司获得高估值,那就是他们值得。”他说。

Brian认为,WhatsApp将会为Facebook带来另一个十亿用户,不管这是直接还是间接的价值,这都是价值。而且比起收购,Facebook这次其实更像是投资,而不是简单地全盘买下。“我很期待我们可以一起探索更多机会。”

不过,他也补充道,估值都是暂时的。“雅虎就是这样,我看着它从100多亿掉到10多亿美元。估值不是长期目标。”他说,“在雅虎,我见到了很多收购,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但是现在在另外一方,我希望我的经验能够帮助这成为一桩成功的收购。扎克伯克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我们也希望能够回报他。”

对于WhatsApp来说,被收购其实不是唯一选择,上市也曾是他们的方向之一。但是,Brian却觉得,幸好他们没走到上市这一步。“要IPO,你要和华尔街银行家审计员们打交道。要知道,收购是6个月的工作,上市你至少需要18个月,我都不知道我个人有没有这么多精力。我们更愿意换时间来打造自己的产品。”

好投资人的标准:只要你们保持用户活跃度与增长,其他的我们来操心

最初收购的震荡过后,现在人们最关注的开始是WhatsApp将如何和Facebook进行整合。Facebook本身旗下就有Facebook Messenger这款IM应用,会不会与WhatsApp产生竞争呢?Brian说,首先,两者有根本上的不同,Messenger是基于Facebook的社交图谱建立,而WhatsApp是基于电话号码。而且,他们两者的关系,在他们最开始和扎克伯格谈判时,就说的很清楚,将是“独立,但是平等”的地位。

Brian说,二者会独立分开运营,并在功能上会各自探索。但是如果以后有什么非常成功,那么两个平台都会进行支持。“最近Facebook Messenger也开始提供一些照片和视频功能,这些都是我们有的。”Brian说。内部这么做似乎过得去,但是他们对于外部的模仿显然非常恼火。Jan Koum前几天在Twitter上对苹果新推出的iMessage功能进行了嘲讽,而Brian虽然更温和,但是也不住抱怨,“见鬼,iMessage也开始添加功能。很多东西人们都是互相抄袭。”

而对于美国人最关心的隐私问题。Brian观点非常坚定,“我们不会把数据发给Facebook。实际上,除了电话号码以外,我们也没有什么数据。所以人们没有什么必要担心这个。我们只有30个工程师,没有时间侵入人们的消息,而且这种做法也不在我们的DNA里面。”

至于商业模式,看起来Facebook给了他们相当大的信心。Brian说,Facebook的态度基本就是——只要你们保持用户活跃度与增长,其他的我们来操心。

“那正是我们想要的。”

相关阅读: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谈WhatsApp(二):中国大陆市场就算了,但是没拿下台湾和日本,很可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