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谈WhatsApp(二):中国大陆市场就算了,但是没拿下台湾和日本,很可惜

PingWest在前一篇文章中报道了WhatsApp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在接受PingWest采访时,讲诉了自己从当初面试Facebook被拒,到创立WhatsApp被Facebook 190亿美元收购的“复仇”故事,以及在这笔收购被披露后他和WhatsApp都发生了什么。

除了这个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故事外,Brian Acton还有一个为人熟知的事情——他在WhatsApp的办公室里,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No Ads, No Games, No Gimmicks”,这个原则一直被沿用至今。这帮助WhatsApp保持简洁的产品风格并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扩张。PingWest将在本篇文章里带来这个190亿美元故事背后更精彩的一面——WhatsApp是怎样控制他们的产品,以及他们在进行全球扩展时的成与败经验。

11

(图片来自StartX)

产品原则:实用性第一,控制成本

Brian贴在会议室里的那张纸条,“No Ads, No Games, No Gimmicks”(没有广告、没有游戏、没有花招),并不是一句口号。发展至今,LINE和微信各种平台化尝试,都要玩出花儿来了,但是WhatsApp还是那个简简单单的老样子。

Brian说,Utility(实用性)就是他们主要的原则, 连接世界各地的人、让他们可以更好地沟通,就是他们的愿景。所以,一年半以前,当他在纸上写下这几句话时,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决定坚持走这条路。“我们就要做简单直接有用的产品。”

他回忆说,在2010年的时候,用户数和活跃度是他们关注的两个指标。“两个都在增长才是健康的。如果我们增加功能,活跃度会提高,如果我们增加平台或者语言,用户数会增加。但是,关键是平衡两者。”

到现在,WhatsApp也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最开始,他们是靠收费使用来获得收入,这个微信与LINE花样繁多的盈利模式比起来,简直可以说是“简单粗暴”。但是即使这样,WhatsApp也仅仅靠着5000万美元的C轮投资,一直撑过了好几年。“我们把增长分成两个方面,一个是用户数,一个是营收。”Brian说。

“在用户增长方面,我们主要看地区和文化,看是什么阻止了当地的用户不用我们的服务,是不是人们不想换电话号码?还是别的原因?而且我们会从世界不同地方招人,来提供语言支持;而在收入上,我们主要的做法是成本控制,这样不需要很多收入就可以维持收支平衡。”

 平台化:慢慢来,宁缺毋滥

“为什么不去添加更多功能?我们要的就是简单有用,所以我们添加功能的原则就是,看它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不是有用的。爷爷奶奶会用这个功能吗?年轻人会用这个功能吗?如果不是广大人群可以使用,我们就不会去加它。”Brian说。

所以,对于WhatsApp来说,他们迟迟没有开放API,也迟迟没有进行从工具到平台的转型。

他强调,WhatsApp并不是完全禁止API,而只是不把它当作优先选项。“我们希望保护用户的对话。有很多人说想要API,但是我们知道API可能带来垃圾信息,所以对于把第三方带到我们的生态里来,我们很小心。”

无论是Brian,还是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Jan Koum,都不希望看到用户因为不停收到“低价夏威夷之旅”之类的信息而卸载掉自己的应用。“我们可能以后会有,但是现在打造好的消费体验是主要的。这其实很难,因为要知道,你在非洲和美国的做法是不一样的。”

但是他们的竞争对手都不这么想。微信不同,LINE也不同,从贴纸到游戏,他们提供很多的服务,但是Brian对一些做法,比如明星官方账号,明显地不以为然,但是对于语音讯息,他却大方透露到,WhatsApp会在今年推出这个功能

“LINE上的Snoop robot(指一个叫做Snoop Dogg的Rap歌星官方账号),这就是一个小玩意儿(Gimmicks)。谁想要一个这样的明星机器人账号呢?你前30秒也许觉得有趣,但是很快就厌倦了。驱动我们的是实用性。如果有功能符合我们的有用和实用性原则,我们会加入它。比如语音, 语音被证明是很有用 ,我们今年将会加入这个功能;但是约炮服务,找到附近可以约炮的人?那不是最有用的 。”

与LINE和微信的全球竞争:不那么亚洲是我们的优势

IM应用显然已经在全球成为竞争最激烈的领域之一。面对来势汹汹的微信和LINE,Brian认为自己在全球化方面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不那么亚洲”。

“我们就是把自己建立在实用性原则上。亚洲有很大感情上的差异,比如说你看LINE,有很多‘可爱’的元素在里面,有贴纸什么的,使用的时候,你就感觉很亚洲。我们更全球化,在整个世界范围内都更实用,这让我们在很多地方很成功,比如中东和拉丁美洲。”

不过,他也承认,这种做法让他们在亚洲市场造成了一点损失,但是,“香港和新加坡都是我们最成功的地方,所以其实我们的做法在亚洲也是有帮助的。我们对自己有不同的定位。”

Brian否认了PingWest提出的三者“直接竞争”的说法,而是认为每个产品都有不同的计划战略。“LINE和KaKao与WeChat(微信)都有不同的营收尝试,有的服务是很好的,但是有的时候也有一些奇怪的、不常见的服务。长远下来,我希望我们的策略是成功的,让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可以和别的人沟通。”

有趣的是,Brian对中国市场的态度非常微妙。一方面,他承认WhatsApp在中国不占据主导地位,但是他又表示,“这是否是一个错误,还有待争论(open to debate)。” 相比起中国大陆,在台湾和日本的折戟反而更让他失望。他直言不讳地说,“在台湾和日本,如果更努力的话,我们本来可以更成功。”

不过,他还是向PingWest表示,“即使我们在中国不是主导地位,但是我们仍然支持产品的中文翻译,日本也是。我们会继续这么做。让世界上每一个地方的人都可以使用我们。”

印度和台湾:本地化的成功与失败案例

Brian最后还和PingWest分析了WhatsApp在印度和台湾的不同案例。

尽管此前WhatsApp一直要付费使用,但是他们在印度却是免费的,主要是因为,在线支付方式在印度是不可用。“在印度,在线支付不被人们接受和理解,那里的人刚学着使用这种方式;人们也没有信用卡,更多的现金交易。人们想付钱买用我们的产品,但是没有办法付。如果在这样一个地方还要收费,那就是双输。人们会放弃使用。”

而谈到让他遗憾的台湾,Brian认为WhatsApp在台湾的失利,苹果要负一定的责任。问题同样出自支付。

最开始的时候,台湾最流行的IM应用是WhatsApp,但是现在,LINE已经后来居上,成为主要的通讯工具。Brian回忆起当初在台湾遇到的问题时说,“最开始我们有一个PayWall,你要付钱才能在iPhone上使用,这就给了LINE一个机会,因为他们总是免费。现在我们改变了在台湾的商业模式,进行免费了,但是已经失去了机会。我认为苹果应该对那个付一些责任,因为当初我们在一些国家和地区不能进行支付,苹果不允许我们这么做,不然我们就会在韩国和台湾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了。”

相关阅读: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谈WhatsApp(一):Facebook 190亿美元收购背后的故事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