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在硅谷解释小米国际化策略:等准备好了才进美国市场

今天的旧金山会议不少,隔着一条街,当苹果在芳草地中心介绍新一代iPad时,小米公司创始人雷军在Moscone会议中心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小米和街对面正开发布会的苹果有什么不一样?

IMG_1436

(图/PingWest)

主持人是来自All Things D的编辑Kara Swisher,显然在以她为代表的“硅谷人”心里,小米在中国就是另一个苹果。她的问题设置很有趣,先问小米和苹果有什么不同,之后穿插为什么请Hugo Barra加入小米(Hugo Barra也是这场对话的嘉宾之一)、小米如何国际化以及小米做电视的思路,甚至用略带调侃的语气问雷军在中国被称为“雷布斯”的事情,最后她问雷军,你觉得小米和哪个公司更像一点?

雷军的回答是:“我们做的事情和亚马逊更像,都是做软件平台,所有产品在网上销售”。

他首先跟在场的“硅谷听众”解释小米和苹果的区别——至少从PingWest和现场听众的交流来看,对中国市场不甚了解的硅谷创业者还真的不知道小米和苹果有什么不一样。雷军用中文解释iPhone的定价(5499人民币起)决定了小米和苹果是不同的用户,“小米最贵的产品售价1999元人民币,是iPhone三分之一的价格”,在回答国内的差异化竞争时说:“华为和联想是通过运营商渠道销售,而小米则是直销模式”。

才加入小米不久的前Android高管Hugo Barra也坐在台上,他被视作小米拓展国际业务的标志。当Kara Swisher问到小米为什么请Hugo Barra加入以及国际化策略是什么时,雷军说,“在硅谷做软件强调迭代、更新,小米是用这个逻辑来做硬件,我相信小米的模式在全世界各地都会有机会,在考虑进入一个新市场的时候会考虑小米的特点——网络直销,因此要寻找电子商务最发达的地区;依赖口碑传播,因此会高度依赖社交网络”。

Kara Swisher调侃说美国有亚马逊和Twitter,不就是小米最好的选择吗?雷军回应道,“美国一定是我们特别想进的市场,但是一定会准备好了再来”。至于怎么样是准备好了,他没有做详细的解释。

面对小米国际化最困难的问题是什么时,雷军和Hugo Barra的回答一样——团队融合,“三星是做了一个完全一样的产品来面向全球的用户,而小米会针对各地的用户需求做产品”,雷军说。

Hugo Barra则说,他最担心的问题是进入不同市场的时机。

雷军强调小米在今年年初已经在台湾做了试验,从他在硅谷公开场合谨慎的言辞可以看出,对美国这块被苹果、三星牢牢占领的市场,小米还没准备好。但显然Hugo Barra的加入已经开始产生效应,人们对这个硅谷明星加入小米的好奇也会反映在小米的产品上。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