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和人人:中国互联网公司IPO两个截然不同的范本

在美国呆久了,在谈到中国的互联网和创业公司的时候,深感信息不对称的严重。而这种不对称有时是令人万分沮丧的:比如,Jack Ma(马云),Robin Li(李彦宏)和Joe Chen(陈一舟)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老美(包括硅谷中的大部分人)对中国互联网标志性人物的基本认知。就连Pony Ma(马化腾)和周鸿祎,知道的人都不多。

而往下再走一步,就是大部分人对其实什么是优秀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认知都是错误的:比如,很多人都把陈一舟看作是中国互联网界的聪明人,觉得他能代表中国互联网的创业者。而说到他的人人网的时候,几乎所有人又都自作聪明地说:我知道,那就是中国的Facebook!

看到了吧,很大程度上,关于“中国互联网创业=copycat”的刻板印象就是这么来的。不是我们在创新方面真的一无所有,而是那些人习惯性地优先了解他们更容易了解的事。

这就说到了李学凌和他的欢聚时代(YY)。今年5月,我跟伯克利的一个中国创业的学生社团说,我能试图去说服YY的李学凌来伯克利给中国背景的有志于创业的学生们做个分享,其中的一个负责人反复问了我两遍:那个人叫什么?他的公司叫什么,什么?YY?

What the fuck。

所以当一个多月前听说YY已经向SEC提交上市申请,而现如今YY已经登陆纳斯达克的时候,我能够理解这件事本身有多么不易。以及YY这么一个完全内向型生长的亚洲公司,它的成长逻辑与故事有多难讲。

但李学凌和YY做到了。

某种程度上,我认为李学凌的YY和陈一舟的人人,是中国互联网公司面对美国资本市场和IPO问题的两个典型的范本。它们代表了两种完全不同的业务模式、行事逻辑和价值观:前者的故事太中国,太不好讲,唯有靠实际的成长性数据证明;后者的故事表面上太像美国故事,太容易讲清楚,所以尽可以先讲故事再编数据。前者关注产品、运营、成长性和真正的盈利能力,后者关注热门模式的拼凑和短期内拉升数据与收入的方法;前者产品驱动、用户驱动;后者资本驱动、套现驱动。

我想,从长时间来看,资本市场也一定会给予这两家公司与它们所做的事正相关的回报。

在YY上市的时候,它注册用户已超过4亿,月活跃人数7500万,同时在线用户超过1000万,而公司已盈利。在人人上市的时候,它的注册用户1亿,月活跃用户1000万左右,上一个季度仍在亏损。但人人上市后的市值是YY的10多倍,YY上市之后仍是一家不足10亿美元的公司。

这就是不一样的故事带来的不一样的结果。

听上去有些郁闷吧,但如果你看看人人现在的股价和市值缩水了80%以上,现在没头没脑扎入到已经过度竞争的游戏领域的时候,你就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挺公平的——一家没有核心竞争力,能随时转移业务重心,随时把自己旗下的业务拼盘进行大组合的公司,故事讲得好只能让它赶在上市窗口关闭前赶紧上船,创始人赶紧捞一票,却永远无法让这家公司真的变得不一样。

而对YY来说,问题则相反:它的故事太难讲,它的股价是一分钱一分货,如果没有成长性、用户规模和盈利能力,它根本无法说服任何投资者和分析师。接下来它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让增长继续,用数字把故事讲下去。如果你认为最终投资者和分析师最终看的仍然是数据而不是概念的话,这样它就会获得正向的回报。

庆幸的是,似乎YY的故事也开始被认可了。请注意昨天纳斯达克集团副主席Sandy Frucher在YY上市的仪式上对这家公司的形容——他称YY是一家革新的在线社交公司,为娱乐、教育、卡拉OK、电话视讯会议等领域提供了自行创建社交群组的大规模协作机会。并肯定了YY支持上百万人同时在线视讯沟通的核心技术。

将YY形容为一家让数千万用户自行创建群组进行大规模协作的革新社交平台,是我听到过的对YY核心价值最精确,也是最美国化的表达。不过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认可与评价是建立在产品、数据和增长性的基础上的,而不是某一个泡沫化的概念。

当然,YY必须面对移动平台成长性的问题。正如我们之前的文章所讲到的那样,如果这次不上市,它可能会从此错失上市的时机,就像迅雷那样。但既然抓住了时机上市,这应该成为它接下来在移动平台上获得成长与突破的一个起点——这是它的故事能继续讲下去,能被资本市场长期认可的前提。

不过我倒还是想重复我的一个观点:YY上市只是破了自己的冰,宁愿低价上市,也得抓住机会,为下一步储备弹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公司赴美上市基本面的好转。如果一家公司不能证明长期成长性的话,冰山仍然在眼前。

把难讲的故事逐渐讲好,把容易讲的故事最后讲砸——这就是YY和人人,中国互联网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面前两个截然不同的范本。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