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过了这些事,扎克伯格不竞选美国总统已经说不过去了……

2015 年 11 月 30 日,马克·扎克伯格的女儿麦克斯出生。次日,这位 Facebook 的创始人兼 CEO 宣布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震惊了全世界:他将捐出自己所持有的 99% 公司股份。这笔股份在当时的价值超过 450 亿美元……

mark-zuckerberg1

真正热衷于慈善的富翁,投身这项事业大多出于“财富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考虑。比如世界第一大富翁比尔·盖茨:大慈善家,今年 61 岁了,不出意外的话已经进入了人生的“下半场”……也决定要捐出几乎全部的的财富,剩下几个亿美元养老。

可小扎才 32 岁啊!作为 Facebook 老大,成功的企业家,创业者的偶像,这么年轻就已经坐拥如此大的一笔财富,就算真的乐善好施到极致,也不至于几乎全捐掉——比他富有的比尔盖茨,也才捐出了 95% 而已,小扎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然而,这只是开始,随着小扎越来越多的“异常”举动,人们开始逐渐发现了他背后的一盘大棋。他到底想做什么?你接着往下看就知道了。

发行无投票权新股确保对公司控制权

Facebook 早在上市前就做好了 A-B 股结构,发行两种不同类型的股票,用“无表决权股票”保障一般股东的财务权益,但对公司具有控制力的“表决权股票”严格保留给创始人、行动一致的股东或管理层。

但就在去年,为了资助慈善事业,小扎又在董事会发起了新的 C 类股计划,C 类股票不具有投票权,在新的股权结构下,公司 A 类股和 B 类股股东的每一股股票,将可以换成两股 C 类股。届时,股东持有的股票数将变成原先的 3 倍……发一次没事,发两次是不是当股东傻?股东对小扎忍无可忍,董事会组织了一个特别委员会,找了三个大股东专门调查这件事。另有一些小股东发起了抗议,甚至把董事会告上了法庭。

关键信息就由此泄露。一份法庭公开的文件显示:在一次与委员会的谈判中,小扎希望委员会能允许他花两年时间在政府担任职务,同时继续保持对 Facebook 的控制……

在法庭公开的文件没有提到小扎到底想要怎样“从政”,但该委员会还是通过了小扎的新股计划。也就是说,小扎可能透过台面下的渠道向他们透露了具体细节——但无论如何,至少委员会得到了足够的证据,能够证明了小扎计划的合理性。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小扎马上又玩儿了一个大招。

立志新年走遍美国每一个州

关注小扎的读者可能知道,他有一个给自己设定年度目标的惯例,大部分时候是每年一个,偶尔每年两个,从 2009 年开始执行:

2009:每天上班都打领带

2010:学会普通话

2011:只吃自己杀死的动物

2012:每天写代码

2013:每天认识一位 Facebook 员工之外的新朋友

2014:每天写一张内容丰富生动的感谢纸条

2015:每两周读一本新书

2016:打造一个家用人工智能系统;一年跑步 365 英里

而今年,他在自己的 Facebook 账号上写道

……我们处在历史的转折点。多少年来,科技和全球化将我们连接的更加紧密,提高了我们的效率,带来了很多好处,却也让很多人的生活更加艰难。我从未体会到如此强烈的割裂感。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改变游戏规则的方式,让所有人都能从中获益……

于是,小扎设定了 2017 年的年度目标:在年底之前走遍美国 50 个州,和当地的人交谈,倾听他们的想法。

前几天,他刚刚从在 2016 年总统大选中显示为“深红色”(普遍支持共和党)的德州回来,和 Waco 市辖区内的城市和乡村居民对话。他做了些什么呢?和当地的社区领袖吃午餐,和年轻妈妈们讨论小孩教育问题,和牧师们讨论教会问题,甚至还参加了德州的特色活动“牛仔竞技大会”……

zuck-stump

zuck-pres-1

这种行程,如果你关注过2016美国大选,应该非常熟悉……

看到这里,你应该隐约感觉到小扎想要做什么了。这还不算完,最近,小扎邀请了一位重量级人物加入自己的慈善基金会。

拉拢奥巴马竞选经理

事实上,小扎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公关员工和顾问团队。之前有媒体报道,光在 Facebook 里就有一个 12 人的团队,专职维护小扎的个人账号,包括撰写帖文和演讲稿件,以及删帖——没错,删除扎克伯格账号发布的内容下方不利的评论。

就在前不久,小扎拉拢了美国政治圈的资深人士、入选过美国政治顾问协会名人堂的大卫·普洛夫 (David Plouffe),加入自己的慈善基金会担任顾问。

普洛夫曾担任奥巴马 2008 年竞选经理,后来一度离开了华盛顿,又在 2011 年回到奥巴马身边担任总统助理和资深政治顾问。2013 年,普洛夫再度离开了华盛顿,并于次年加入了风头正盛的科技创业公司 Uber,担任政策和策略高级副总裁。

dplouffe

大卫·普洛夫和奥巴马

普洛夫是奥巴马 2008 年成功当选的竞选经理,是 2012 年连任阶段陪在奥巴马身边的策略家,更是一位经验老道的却又格外忠诚的“老油条”。2013 年曾经有一位议员抨击奥巴马的政策,普洛夫利用这位议员年轻时曾经偷过车,并烧掉自己的房子诈取保险赔偿金的经历,立刻在 Twitter 上回击,称其为“偷车大盗”和“可疑的诈骗犯”——对政治圈子里的人和事熟稔到什么程度,可见一斑。

zuck-pres-4

普洛夫名声在外,不担任白宫职位的时候经常进行付费演讲,后来加入了 Uber 担任高级副总裁,但毫无疑问,他最拿手的还是竞选。

所以,小扎这一系列出人意料举动背后的答案都呼之欲出了。这位全球最重要社交网络的打造者、千亿美元市值公司的创始人、曾经最年轻的亿万富豪,也许已经准备开启他的下一个传奇:

竞选美国总统

没准在四年后,我们真有机会看到普洛夫成为 “Zuckerberg 2020”的竞选经理。

现在回过头来看,小扎的每一个举动确实偶读意味深长。也许捐出绝大部分股份成立慈善基金、立志走遍美国每一个州、甚至确保公司控制权和拉拢政治人物,都有小扎自己的考虑,但是,这些都从客观上为他未来可能的总统竞选之路做好了铺垫。

为什么这么说呢?

美国总统有一个必须划清政商分野的惯例,总统在任职期间切断之前所有的“财路”。虽然美国没有法律明文规定必须照做,但在过去大部分美国总统都遵循了这样的惯例。(当然也有不这样做的,比如前天刚宣誓就职的川普,不光没划清商业王国和公职之间的界限,甚至邀请自己的女婿在白宫中任职,因而备受批评。)

这样来看的话,小扎在捐出 99% 的股份后,已经悄然满足了当选总统“割断个人商业利益”的条件。但是A-B-C股权的设置方式,却让他仍然可以在从政之后牢牢把握Facebook的控制权。

其次,想要竞选美国总统,走遍全国倾听民意十分重要。巧的是,小扎已经在路上了……

而且,他在账号上发的这些参观和与当地居民对话的照片,以及他在帖文中“老乡” (folks) 的称呼,实在是像极了在候选人竞选旅行时的样子。Twitter 上就有记者表示,小扎的这些行为,简直跟政治人物 stumping 没什么两样。

Stump 是什么?其实在在 19 世纪的美国,参加总统竞选的候选人到各地“串联”,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在当地找块空地演讲……有时候是树桩上,有时候找个矮房子的房顶也行——久而久之,这种竞选演讲就有了自己专属的政治术语,叫做“stump speech” (树桩演讲);到处巡游以拉票为目的进行这种演讲,则叫做 “stumping”。

不光是总统,美国几乎所有政客,在竞选时都必须亲自去到各地区演讲拉票、和人民以及当地官员互动。比方说竞选市长或市议员,候选人必须至少把所在市的所有选区都走完;如果竞选州长或该州在议会的议员,则必须把整个州转遍;当然,如果竞选总统,不说走遍美国的每一个州,走遍绝大多数也是必须的。

其实,就算不竞选总统,小扎也有十二分的必要走出科技发达的硅谷,走出深蓝色(支持民主党)的加州,去更多地方走一走,跟更多人聊一聊。在去年的大选过程中,Facebook 好几次成为争议的焦点,先是有媒体爆出 Facebook 人为调节信息流的参数,减少保守倾向的、亲共和党内容的出现频率;到了胶着阶段,Facebook 又成为了假新闻的集散中心,被主流媒体指责左右民意、蛊惑民心。这让小扎经历了很严重的矛盾。作为 Facebook 的总负责人,他肯定明白:如果不经常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和外界接触的话,难免陷入回音壁效应,越来越难听到不一样的声音。

小扎也在帖文里说,之前已经去过了 20 州,还有 30 个需要去。

想参加 2020 年竞选的其他候选人注意:对手已经领先好大一段了……

至于为什么小扎要吸纳普洛夫的加盟?说实话,对于小扎来说,如果他真要竞选,没有比普洛夫更适合他的竞选经理了。在总统竞选中,竞选经理 (Campaign Manager) 对于竞选人和竞选团队尤为重要。竞选团队就像是一个终极的创业公司,任何外部条件的改变和内部发生的事故,随时可以在一个小时内让整个竞选报销。而竞选经理就是这家创业公司的“终极 CEO”,需要对团队内外发生的大小事过问和知情。普洛夫扎实的政治背景和在 Uber 任职的经历,都可以让他成为小扎积累政治资源的助力。

另外一个有趣的小细节是,小扎对宗教态度的改变

自从他创立 Facebook 以来,从来没填写过自己的账户上“信仰”那一栏,也一直以无神论者自居。

但他最近对宗教的态度变得有点微妙……

去年圣诞节,他在 Facebook 上祝粉丝圣诞节和光明节(犹太教)快乐。粉丝问他“你不是不信教吗?”,结果他打破了过去从不回答此类问题的惯例,表示自己“在犹太教家庭中成长,后来一度怀疑宗教,但现在认为宗教十分重要。”

zuck-pres-2

其实从 2015 年开始,小扎就在有意无意地展示对宗教信仰的友好。2015 年他和信佛的妻子拜访西安的大雁塔,还曾念过一句祈福的经文。去年,小扎又前往梵蒂冈“面圣”教皇方济各,还给他看了自家生产的太阳能飞机……

zuck-pres-3

为什么小扎要放弃无神论?其实,想要当上总统,就算不信教,也要表现出对宗教,特别是基督教足够的尊重——因为美国是一个基督教(新教和基督教其他教派)占主流的国家,成为总统的最后一步是要把手按在圣经上宣誓的……

至少在宗教上小扎现在应该已经毫无压力了——毕竟连天主教(基督教教派之一)的最高领袖都已经面见过了……

所以,看起来,现在扎克伯格已经:

1/ 捐出 99%股份,和个人商业利益划清界限

2/ 通过股权结构变更,保证自己在从政(两年)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控制Facebook

3/ 制定了竞选巡回旅行计划

4/ 找到了竞选经理

5/ 开始和各大宗教保持友好接触

看起来万事俱备,只差到 2020 年宣布参选了!

至于扎克伯格从未担任过公职?川普给他树立了一个不错的榜样,毕竟 1)二人都是相当成功的企业家,至少川普自认为是;2)二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都很多……

小扎,看好你哦!

zucker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