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社交梦碎

又一次,Google的社交网络梦想溃败。在Orkut、Google Wave、Google Buzz之后,这个“Google失败的社交产品”清单上添上了Google+的名字。

7个月前,PingWest品玩就曾观察到:“Google正在抛弃Google+”。核心人事动荡,曾经被Google+吞并的产品线正在加速逃离这个泥潭。先是2014年4月25日负责从头打造Google+产品的高级副总裁Vic Gundotra突然宣布离职,然后是各种不利于Google+的传言流出。虽然当时佩奇依然表示“将会继续努力为Google+用户提供优秀的体验”,但外界都知道Google+已经失宠了。

经历了一系列过渡之后,处理Google+的方案出台。Google+正式开始拆分:Bradley Horowitz将代替David Besbris掌管Photos和Stream两大产品,Besbris是在去年4月接替Vic Gundotra负责Google+的。此前Sundar Pichai接受采访时也明确表示:Hangouts将作为IM独立发展。

两年前,Google+霸气十足,以“聚合者”的姿态对待其它Google服务,图片云Picassa、聊天工具Google Talk都被吞噬成为它组件的一部分,并发展为不错的功能:Photos漂亮的高分辨率大图、优秀的图片编辑、好用的自动备份、充满灵性的自动特效和Stories;能够轻易驾驭文字、图片以及多人视频的hangouts。而现在这些优质的组件将会独立发展,剩下一个Google+Stream社交时间流作为遗产等待进一步处理。

部分观点认为,Google+作为社交网络部分的失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帮助Google建立了横跨诸产品共通的帐号体系和身份信息。为了强制推广,佩奇做了很多强硬和“艰难的”决定。好在这一步总算忍过去了,那么Google+作为社交网络本身已经不重要了。

这种观点至少忽略了部分事实。在Google+上线的2011年,佩奇曾多次高调宣扬过Google的社交野心,并把Google+视作挑战Facebook的利器。而它失败的症结也在于此。

尽管在硬核用户眼中,同为实名社交网络的Google+比Facebook优秀多了:更时尚的设计,以圈子为核心的范围可控的内容分享机制非常高大上。然而圈子的逻辑有些混乱,给用户带来困扰,使用率低。而且这种级别的功能点创新根本无法动摇Facebook。因为用户大量的社交关系沉淀在Facebook上。Google+一直无法回答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第二个社交网络?

正如品玩七个月前所写的那样,紧盯Facebook的策略造成了一个更严重的后果。归根结底,Google+最大的尴尬就是:在它眼中只盯着Facebook把自己做成了另一款“沉重”的实名社交网络的3年时间里,它和Facebook一起变老了。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社交领域新品不断涌现,更“轻盈”的新锐产品正在飞快地席卷用户:图片社交(Instagram)、移动IM (WhatsApp、WeChat、Line)、阅后即焚(Snapchat)、匿名社交(Secret、Whisper),以及加速涌现的各种“脑洞大开”的细分社交新品们……

同时期内,原本根骨不错的Google系IM Google Talk没能搭上移动IM发展的快车道,反而成了社交泥潭的一部分……IM才是移动应用之王!Facebook很早就在努力推广Facebook Messager。Google最近才明白过了要把Hangouts作为独立应用发展。

回望Google推出Google+的2011年。当时是传统PC社交网络发展的巅峰时期,Facebook次年就要以千亿美元上市。佩奇选择了社交作为自己的第一号政绩工程,似乎显得可以理解。然而成功的决策者需要看到未来的趋势……抱着过时的经验来做决定只能踩空:峰值入市,无法挑战市场先行者,对未来失焦,错过新浪潮。不管佩奇曾做出多少高瞻远瞩的决定,至少在社交上,Google并未展示什么远见。

错过移动IM浪潮的Facebook收购了Instagram,190亿美元天价砸下Whatsapp,买出了一个未来。Google曾和Facebook竞逐Whatsapp,这可能是Google切入社交和移动IM领域的最后一次好机会。可惜佩奇没有扎克伯克的气魄。

现如今Google+已败,Hangouts重新来过。Google社交和移动IM梦想,已然雨打风吹去。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