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小米对掐,什么仇什么怨?

前天《中国企业家》采访小米联合创始人、副总裁王川,并爆出了一篇从标题到内容都比较惊世骇俗的文章,引起了较大的轰动:

雷军小弟王川开炮:乐视必定完蛋!

在文章中王川声讨乐视在互联网电视领域什么都做,跟不同产业链的对手“田忌赛马”,“产业不合作”。这样的声讨着实让人有点看不太明白,毕竟小米和乐视目前仍然是合作伙伴。前几天小米Note发布会上雷军刚刚郑重承诺,“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王川此言一出,是不打算跟乐视合作了吗?

在小米看来,影视内容制作方、视频网站和电视终端,是互联网电视业务最重要的三个层面。小米做电视的思路更加“开放”,它可以用高估值融资得来的钱,大手笔进行投资。小米投过内容制作,也投过内容发行和播放,整个链条上自营的只有电视和盒子终端。

所以,王川应该是想要表达这样一个观点:小米的“开放”比乐视的“封闭”强多了。

乐视方面做出的回应倒是让不少看客忍俊不禁。在回应文末的藏头诗中,乐视直指王川作为小米电视业务负责人,从乐视学垂直整合,结果学来个四不像,最终“自取其辱”。

小儒偷师乐府中
米多电视却不行
王师问罪其何故
川流江水俱无名
自知志大才疏浅
取师垂直整合经
其实不懂亦装懂
辱没雷门留笑柄

乐视还表示,“不能携手,亦可相忘江湖”,大有准备撕破脸的架势——这再次成为了乐视准备掐掉提供给小米内容的暗示。

大公司间的恩怨情仇暂且不谈,还是先回到互联网电视业务的讨论上来。乐视引以为傲的“垂直整合”又是怎样一回事呢?其实很简单:从视频内容的产生到发行,到呈现在用户的眼前,无论是通过电脑网页视频网站,还是互联网电视,乐视在当中的每一个环节中都有深度参与。和小米砸钱让别人干不一样,乐视是真刀真枪的自己干。

人们需要影视内容,所以乐视有了乐视影业。从2012年创立以来,乐视影业共参与出品和发行30部影片,当中包括多款好莱坞大作和重量级国产影片,比如《敢死队》第二部和第三部、《归来》、《小时代》等。乐视是互联网行业的一支“内容大手”,整个乐视内容方面拥有超过十万集电视剧和5000多部电影的版权,并且和美国六大电影发行商拥有比较密切的合作关系,乐视影业只是乐视内容的一个方面。

有了影视内容,需要有播放终端,所以乐视也有自己的视频网站和手机应用。由于自有内容比较充裕,乐视网和手机视频播放应用都比较受欢迎。在家庭视频内容播放终端上,乐视也已先后推出过机顶盒、乐视盒子和乐视TV等多个产品,确保自己在用户的客厅里有足够有竞争力的播放平台和环境。

可以看出,乐视和小米在互联网电视行业的布局方法之间的区别已经十分明显了。前者曾经采用自营内容生产、播控、播放平台和终端的方式,将产业链条的重要环节控制在自己的旗下,是一个比较“重”的存在;而后者通过大量资本注入产业链条,“轻”装上阵。

你会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小米电视的敌人竟然和小米手机的敌人一模一样——乐视,其实就是互联网电视行业里的那个三星。乐视布局、运作其最核心的视频业务的方式,和“三星模式”如出一辙。这样,小米为什么要和乐视对掐的逻辑也变得十分清楚了,其实乐视和小米、三星和小米的对掐之间,掐的不是两家公司,而是两种模式。

三星的终端产品是智能手机,但整个三星电子的制造技术和供应链整合能力在生产过程当中扮演着重要的地位。三星自己包圆了手机所需要的处理器、通信模块、显示面板、闪存等重要元器件,为移动终端部门提供着强有力的支持。再看乐视呢?用户购买互联网电视的最主要需求是享受内容,而乐视控股旗下的内容生产、发行业务和播放服务都是为了服务用户的这个需求。乐视自有内容的生产能力、发行能力和播放能力,其实就是乐视TV内容层面的的“处理器”、“闪存”和“显示面板”,为乐视TV提供者强有力的支持。

显然,乐视认为小米电视正在抄袭乐视的垂直整合模式,而且抄的不怎么样,才让王川恼羞成怒。在乐视看来,小米的一切行业布局都是抄袭乐视,比如投资视频网站是对乐视做视频网站的抄袭,入股世纪互联和投资金山与则是对乐视做乐视云的抄袭。

但是实际上,小米并不是自营产业链、垂直整合业务模式的拥趸。乐视完全搞错了情况。

小米5年就快速增长到450亿美元估值,“轻”资产重合作的模式成为了最核心的战略。在小米的全部主要业务上,都高度依赖合作伙伴:小米手机所需的元器件几乎全部由合作伙伴提供,只有操作系统和设计是小米自行研发;小米投资了数十家生态链企业,为小米的产品组合当中不断增加新的成员;小米电视类产品更是如此,只做了自己的电视和盒子硬件产品,在内容和播放方面完全依赖内容和播控合作方,曾经斥数十亿元人民币巨资投资电视剧内容巨头华策影视、视频网站和内容平台爱奇艺、优酷土豆和迅雷等。

本质上,小米并不参与这些内容生产者、视频网站的经营,而是通过投资来锁定自己的电视终端作为内容的稳定输出口。

然而,小米的内容策略成为了乐视调侃小米电视不叫座的最主要理由——乐视认为,小米电视、盒子平台上内容虽然多,但绝大部分并不“属于”小米,不如自有内容充裕的乐视TV受消费者青睐。此前小米缺少自有版权内容,互联网电视的牌照合作方被广电总局警告整顿,统治客厅的战略受到阻碍。

除此之外,受制于工程难度和有限的发售,第一代小米电视的销量并不理想。然而2014年6月发售的小米电视2有所改观,开始对乐视超级电视形成实质威胁,这也是乐视如果激烈回应小米的原因所在。况且:

现在刚刚完成融资风生水起的小米,远比随便一个消息就能涨停、跌停或政策性停牌的A股妖孽乐视要稳定得多。

三星的盛世危机已然来临,PingWest品玩曾多次阐释过这个现象,过于沉重的垂直整合模式正是罪魁祸首。三星软件方面薄弱,供应链优势无法被转移到软件和互联网生态上,在面对小米这样互联网生态更强,产品档次质量进入同一段位的竞争对手时,显得极为脆弱。这样,三星的手机销量开始下滑,而销量的下滑将对背后的供应链产生反向冲击,再次加剧三星的危机。

乐视和三星的情况不同,但逻辑相似,未来也有可能被沉重的垂直整合模式拖住脚步。乐视过去在IPTV的链条各环节能力强大,使其领先于国内其他互联网视频公司。但随着乐视在A股创业板上市,后来在政治、法规方面的风险越来越大,公司股价频繁受到利好或利空消息的影响,显得极不稳定。你经常可以看到乐视日常性质的跌停,或者贾跃亭偶尔露面引发涨停,除此之外去年7月起乐视已经经历过4次政策性停牌。在乐视过往财报上,内容制作、版权购买、视频广告收入等营收等方面充满疑点,这意味着乐视引以为傲的垂直整合模式也暗藏危机。

关于乐视业务、资本运作的的种种疑点,你也可以查阅《乐视为什么总停牌?》一文。

乐视还使用了“开放的闭环”来回应王川的“封闭”论。先不讨论“开放的闭环”究竟是啥意思——就算乐视开放,也并不意味着合作伙伴就真的敢于和乐视进行足够深度的合作。从过去的业务行为上来看,背靠大树好乘凉成为了乐视的红利,使其可以在国内的内容生产发行和播放领域占有重要地位,同时还可以代理相当大一部分国外进口影视资源。而随着局势变化,乐视的伞能否挡得住未来的风雨,现在实在不好说。

用“牵一发而动全身”来形容乐视再合适不过,这家公司好像总是在拓展新业务,而且好像只有新业务能提振行业对乐视信心。除了布局互联网电视业务的各个链条之外,乐视最近的造车计划也成为了关注焦点,和贾跃亭的偶尔露面、表态一起组成了乐视股价上涨的唯一希望。对了,乐视下周还打算发布手机操作系统,进军智能手机行业。

乐视这种模式,会不会照像小米王川说的那样“迟早完蛋”,我们还不敢妄下定论,万一有难以置信的超级力量兜住乐视也说不定。不过,小米电视承袭了小米轻资产重合作的模式,当下已经对乐视带来了竞争压力倒是真的。如果无怨无仇,乐视和小米,掐什么?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