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于信赖未成熟的自动驾驶技术,代价可能是你的生命

根据中央电视台本周三的报道,今年 1 月 20 日一辆特斯拉 Model S 电动车在河北邯郸发生车祸,导致 23 岁的车主高某死亡。目前警方和特斯拉官方都无法确认车祸发生时车辆是否开启了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辅助系统 Autopilot,但今年 7 月高某的父亲仍以“涉嫌误导用户”等罪名向北京朝阳法院起诉了特斯拉,索赔 1 万元。

根据央视公布的特斯拉的行车记录仪录像,当时特斯拉电动车正在高速公路的左侧第一车道上高速行驶,此时车辆视野中出现了一辆静止或者慢速行驶的清扫作业车,并清晰地闪烁着指示灯,在车祸发生之前同样在左一车道上行驶的另外一辆黑色汽车并道到了第二车道,但特斯拉并没有避让,而是径直撞上了清扫作业车。

从行车记录仪的录像可以看到,特斯拉车辆在进入高速公路的前 9 分钟里一直在左侧第一车道行驶,直到车祸发生,而且在清扫作业车近在咫尺的时候车主也没有选择避让。因此基本可以判断出车主在进入高速公路后便开启了特斯拉的 Autopilot 自动驾驶辅助功能,而且没有根据特斯拉的要求随时准备直接控制车辆。

调查这起车祸的交警认定,此次车祸中从后方撞上来的特斯拉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

在事故发生 6 个月后,死者高某的父亲选择以“1 万元”的象征性索赔将特斯拉中国子公司拓速乐汽车销售(北京)有限公司和经销公司路德思汽车销售服务(北京)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对此高某父亲的代理律师说起诉的目的不是在于获得赔偿,而是希望这起诉讼能够对社会起到一定提醒作用,即“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系统有缺陷,不要轻易尝试。”

在央视的报道发出后,特斯拉在一封邮件中告诉《纽约时报》,该公司无法确认车祸发生时车辆是否开启了 Autopilot 功能,因为车祸造成的破坏使数据无法上传到特斯拉的服务器。特斯拉拒绝透露该公司是在何时知道这起车祸的以及是否将车祸主动报告给了美国的安全监管机构。在今年 5 月 7 日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发生一起特斯拉 Autopilot 功能造成的致命车祸后,美国的交通监管机构就已经开始了对特斯拉在自动驾驶上的应用的调查。

目前这起佛罗里达州车祸的发生过程已经基本明晰,那就是车主在开启了 Autopilot 功能后便没有专心驾驶,而系统则混淆了明亮的天空背景和前方出现的白色卡车,导致车辆直接与卡车相撞。虽然特斯拉在几周后就知道了这起车祸,但它直到美国国家高速交通安全管理局公布车祸之后才选择向公众披露此事件,在此期间特斯拉创始人兼 CEO 伊隆·马斯克还抛售了价值 20 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

一辆特斯拉电动车于今年 5 月 7 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发生车祸,车祸发生时车主开启了 Autopilot 驾驶辅助系统。图/路透社

一辆特斯拉电动车于今年 5 月 7 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发生车祸,车祸发生时车主开启了 Autopilot 驾驶辅助系统。图/路透社

在央视报道这起车祸的前几天,特斯拉还对其 Autopilot 进行了一次升级,将原本只是辅助作用的雷达部分转变为了主要的控制传感器,此外新系统还会在出现潜在危险时提醒司机手动控制车辆并注意前方路况。

在今年 8 月份,特斯拉还在其中文官网上移除了“自动驾驶”的术语,起因是一辆在北京五环路上行驶的特斯拉电动车在开启 Autopilot 时发生了一起非致命的车祸。事故当事人是一名程序员,他在微博上调侃道:“美国程序员何苦为难中国程序员。”但他认为这并不代表特斯拉不用对事故负责,因为特斯拉在销售时过于夸大 Autopilot 的功能。

Tesla

车主公布的行车记录仪录像截图

《福布斯》本周发布了一篇题为《自动驾驶将会在几个月内到来,而不是几年》的文章,文章依据特斯拉升级 Autopilot 系统作出自动驾驶将会比我们想象的来得更快的结论。但实际上 Autopilot 的本次升级仅仅是增加了雷达天线的应用,而这个改变的原因是特斯拉刚刚与此前长期合作的以色列创业公司 MobileEye 解除了合同,该公司主要为特斯拉提供视觉传感系统,而不是雷达传感。

另外,在本周五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一份文件中,Mobileye 公司称伊隆·马斯克曾向该公司保证不会允许特斯拉车主在使用 Autopilot 时双手离开方向盘,然而最近发生的几起车祸都显示司机由于过于信赖 Autopilot 系统而没有专注驾驶。

另一方面,努力实现完全自动驾驶的 Google 却面临着重重挑战。今年 1 月,主导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汽车工程师 Anthony Levandowski 带着自己的一部分团队离开了 Google,创办了一个自动驾驶卡车公司 Otto,并在今年 8 月被 Uber 收购。另外从 Google 自动驾驶团队离开的还有机器人专家 Chris Urmson、机器视觉技术专家 Dave Ferguson 与朱家俊。

在这些顶尖的技术人员陆续离开后,Google 的自动驾驶项目的进展也开始变慢,甚至已经失去了行业领头羊的地位。因为 Uber 已经在今年 8 月份在匹兹堡的公开道路上让一部分乘客体验了它的自动驾驶专车,而一家新加坡公司也率先推出了一项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然而 Google 却没有任何相关的成绩出现,反倒是在自动驾驶技术上步步为营的后起者让我们看到了一丝希望。

不过总的来说,不管是 Google 这种充满理想主义的完全自动驾驶野心还是其他公司的渐进式尝试,自动驾驶技术都不会像《福布斯》所说的那样在几个月内实现。而在自动驾驶这件事情上,过于信赖未成熟的技术,代价可能是你的生命。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