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视点:软件吃掉世界 by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

在硅谷,一位顶级的VC对于企业家来说绝不仅仅意味着又一个资金的来源,他们自己经常也是产业风向标。这是因为这些人往往经手的项目无数,而且在业界摸爬滚打多年,自己多半就曾经是成功的企业家。

如果我们回顾2012年中呼风唤雨的各大VC,那网景创始人,Andreessen Horowitz公司的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的影响力绝对在前5之内。和偏爱硬件的Paul Graham,专门投听起来天方夜谭项目的Peter Thiel一样,Marc Andreessen也有一套严格的自创理论。他宣称他“只投以软件为核心的公司”,注意,是只投基于软件的公司。这想必与他自己是程序员出身、即可印记难以磨灭有些关系,但更深刻的原因则是他观察到这样一股趋势:信息革命现在已经完全从我们传统意义上讲的“IT界”或者仅仅是“互联网”铺展开了,他认为软件讲逐渐成为世界上所有行业的运行基础 ——而我们将在不同的层面上都观察到这一现象。不管是传统的IT行业,还是信息技术外围的数字媒体行业,抑或是那些从前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和软件有关系的角落。

 

软件与硬件:索尼的没落

索尼大概是忽视软件而摔得最惨的一个电子业巨头了。它一度是一家可以和苹果比肩的公司,其热卖的电子设备一度占据了我们几乎所有的碎片时间。它创造了 Walkman 随身听、PlayStation 游戏机,和特丽珑彩电,而时至今日,它却不得不面对 29 亿美元的全年亏损。索尼连续几年的排名下滑,2011 年更是遭遇了股价腰斩。对此,硅谷的投资人们都认为,索尼从未成为一家真正的软件公司。虽然很多人现在都讲“硬件复兴”,但现在的硬件和以往的已经有所不同。当今,电子产品其实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硬件,而是复杂的软件和特殊的硬件融合而成的产物。因此,那些只会做硬件的公司就会在现在遇到很多的困难,那些最成功的公司将把优秀的软件镶嵌在独特的硬件上,达到浑然一体的效果。

 

软件与数字媒体:不管是传媒巨头还是唱片公司都被重新整合

由于传媒行业流动的介质和IT领域一样,都是基于信息,因此在软件工业发端之后传媒是较早被波及到的广阔领域之一。 1986年,当苹果公司收购图像集团并把它更名为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时,动画之王迪斯尼正如日中天。而现在它则必须通过收购皮克斯来保持自己在动画电影领域的领先地位。皮克斯与其说是一家艺术工作室,不如说是一家软件公司。

不仅如此,传媒产业的另外一个巨大分支——音乐——也在近年来逐渐被软件公司所垄断。唱片公司在本世纪遭到的第一次重创来自20岁的Sean Parker创办的Napster。虽然唱片公司最终在法庭上获得了胜利,但是不可否认自那以后愿意去买CD的人已经急剧减少。多年以后,已经功成名就的Sean Parker又选择了和Spotify一起去完成他从前未竟的事业。如今Spotify, Pandora 和苹果的iTunes商店一起垄断了音乐产业,而越来越多的传统唱片公司只能依靠向那些软件公司提供内容才能生存。

 

软件与所有行业:新工业时代的内核

可以想象的是,硅谷类型的软件公司将会逐渐的主宰所有的产业,包括很多从前完全是实体经济,和电脑想不出有什么关系的领域。在这方面,我们之前也报道过许多类似的公司。简要的举几个例子:

  • 能源:石油天然气公司是超级计算、数据可视化和分析领域的早期创新者,这些创新对今天的油气勘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软件模型对于地貌地形的模拟将极大降低石油公司的钻探成本。
  • 农业:软件分析与遥感技术(remote sensing)和地理信息系统(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结合,用卫星对土壤进行的分析,并计算不同类型的农田上适合种植怎样的作物,等等。
  • 国防:现代化的作战士兵会随身携带一套软件,用以提供情报、通信、后勤和武器指导。由软件控制的无人机可以对敌人展开空袭,从而不会令驾驶员面临危险。情报部门也在利用软件采集海量数据,发现和追踪潜在的恐怖分子。
  • 政府:政府是直接对人们的生活影响最大的一个行业,因此也可以用技术手段去做社会企业,这很多时候就代表直接去和政府部门进行合作,用技术来改善他们的运行机制和提高工作效率。在当今时代政府已经成为了一个平台服务商,它开放各种供数据和接口给第三方开发者,无数的公司可以通过“政府”这一平台向人们提供服务。政府级产品其实在很多各方面已经在逐渐向企业级产品靠拢,而政府也在成为一个公共的非盈利的应用程序商店。
  • 交通:将电脑的智能系统引入传统交通工具,充分利用在软件平台上建立的信息优势。这方面的代表是Google的无人驾驶汽车。无人驾驶车虽然听起来和Google的核心业务没什么太大关系,但事实上却是一个极其符合逻辑的决策,因为Google已经在地图领域积累了海量的信息,而当它把这些信息镶嵌在汽车这个“硬件”上的时候它的智能性将会超过所有现成的汽车。

 

无论具体的行业怎么变化,这些公司的核心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他们知道怎么开发软件,也知道软件的经济模式,技术总是他们战略中的核心内容。相比于前两种大家大概都有所耳闻的发展,这最后一步其实尤其值得我们的重视。因为它处在传统学科和计算机的交界处,灵活的结合两方面的知识将会衍生出很多的创业机会。我采访过许多家位于这个区间的创业公司,他们的团队都呈现出一种惊人的类似 – 即大体上一分为二,由某个细分行业的具体专家,不管是律师、石油工程师还是教师,和软件工程师共同组成。

 

或许在未来,世界上的大多数机构 – 大学也好、银行也好、医院也好,都会以一种类似于今天的 Google 或者 Facebook 的模式来运行:看中产品研发,看中技术。不管这个变革的过程中还会出现多少波折,但是百川终归海,大方向也许是不可逆转的。用Marc Andreessen的原话说: “传统机构自己可能不太高兴这些发展,这是一定的。因为软件越发达就代表落后的劳动力和雇员即将被淘汰。但是就和机器防治取代手工纺织、工厂取代黑奴劳动一样、恐龙最终还是要被鸟取代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