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丑闻裹挟的Uber,也许不得不靠牺牲创始人走出低谷了

今天,估值已经达到 700 亿美元的打车软件公司 Uber 将迎来又一次公司组织重大调整。这一次,是 Uber 下坡路的结束,还是乱局的再次升级,目前还很难判断。

《纽约时报》援引三名知情者爆料称,一次 Uber 董事会特别会议正在洛杉矶召开。会议的发起人是 Uber 董事会请来调查该公司道德丑闻和公司文化问题的特别调查官,前美国司法部长小埃里克·霍尔德 (Eric Holder Jr.)。报道称霍尔德将在本次会议上宣布长达数月的调查结果。

会议的一项核心讨论内容,是对公司高管埃米尔·迈克尔 (Emil Michael)、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 (Travis Kalanick) 的处理结果:霍尔德将会建议 Uber 开除埃米尔·迈克尔;卡拉尼克则将在会议上提议以“休假”为名离开公司三个月。

迈克尔是一位美国企业家,前政客,曾担任美国国防部长特别助理。在 Uber,迈克尔的头衔是业务资深副总裁 (SVP of Business),负责 Uber 全线具体业务的管理工作。尽管不是公司创始成员,迈克尔却和卡拉尼克有着多年的交情,是后者在 Uber 的最重要亲信。

当媒体开始尝试揭发 Uber 内部严重的公司文化问题时,迈克尔可能是他们打开的第一个缺口。

埃米尔·迈克尔

埃米尔·迈克尔

2014 年,科技媒体 Pando Daily 的创始人萨拉·蕾西 (Sarah Lacy) 公开撰稿并在社交网络上抨击 Uber,而迈克尔在一次晚餐上当着卡拉尼克和一众纽约媒体的面,表示愿意出资 100 万美元成立一个团队,专门去调查和污蔑蕾西。派记者出席了那次晚餐的在线媒体 Buzzfeed 后来揭发了此事,迈克尔被迫出面道歉。但他并未被公司开除,也没有受到其他任何形式的惩罚。

自此,Uber 成为了媒体监督的座上宾,该公司使用的灰色甚至违法的运营方式,被媒体抓住不放。去年,Uber 在没有取得加州车管局许可的前提下于旧金山强行上线一批数十辆自动驾驶汽车,结果被好事者拍下了这些汽车闯红灯和鲁莽驾驶的画面,导致该公司只得把自动驾驶测试项目撤出了加州。

一些从公司内部泄露出的截图显示,Uber 开发了一个名为“上帝视角”的工具,能够对每一辆 Uber 汽车进行详细的追踪,本应该被匿名处理的乘客详细信息,包括名称、性别、手机型号等,在这个工具里则是完全明文显示的。一名 BuzzFeed 记者使用 Uber 自行叫车前往 Uber 办公室采访,下车时却发现 Uber 纽约总经理已经在楼门口等候,还告诉她,“我刚才在追踪你。”

Boston-launch-God-View1

但 Uber 的问题远不止运营违法违规,它糟糕的公司文化问题也备受“关照”。

2014 年,Uber 高管到韩国出差,和当地运营团队联谊。卡拉尼克和迈克尔带队前往一家带有色情性质的歌厅娱乐,并接受女性陪酒人员的服务。一名当时在场的 Uber 女性员工后来向人力资源部门举报,迈克尔则多次教唆该员工不要“乱讲话”。

2017 年,Uber 的违规运营和公司文化问题开始向火山一样爆发。过去六个月的时间里,Uber 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在“上帝视角”基础上开发出来,Uber 已经使用多年的反钓鱼执法工具“灰球”在今年 3 月被曝光出来。具体来说,Uber 会在钓鱼执法问题严重的城市派运营团队去电子商品店,记录廉价智能手机的编号;会在社交网站上查找当地政府官员的姓名和电话,记录到系统里;还会在当地警察和交管部门旁边设置一个虚拟的“地理围栏”。被“灰球”记录在册后,政府官员叫不到车,或者只能叫到“鬼车”(没有真车,却会显示在 Uber 应用的地图里)。Uber 以城市为单位的运营团队,曾在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多个国家使用过“灰球”。

也是在今年,Alphabet 旗下的 Waymo 公司(原 Google 无人驾驶汽车团队)将 Uber 告上法庭,起诉其收购的初创公司 Otto 创始人,前 Google 员工安东尼·勒万多斯基 (Anthony Levandowski) 窃取商业技术机密。勒万多斯基前不久被 Uber 解除了雇佣合同,关于这起商业间谍时间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上周二,Uber 突然以违反操守原则为名开除了 20 多名员工,Uber 亚洲业务总裁埃里克·亚历山大 (Eric Alexander) 的名字赫然在列。2014 年,一名印度女性乘坐 Uber 时被司机强奸,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亚历山大怀疑这起事件由 Uber 在印度的竞争对手 Ola 所炮制,于是他开始通过各种手段证明这个想法——就像自己的老板和多年老友迈克尔曾经设想过的那样。这一存在严重道德风险的行为直接导致了他被解雇。

一名已经离职的 Uber 前工程师苏珊·福勒,在自己的博客上曝光了 Uber 内部令人难以接受的“混蛋文化”。在她的描述中,Uber 技术经理在女性员工面前“开黄腔”,而人力资源部门不但无动于衷,反而以威胁的口吻表示,如果她举报,该经理年底可能会报复性地给她打差评,公司也不会拦着。福勒撰写的技术书籍曾被 O’Reilly(欧美最大计算机书籍出版商之一)出版,业务水平出色的她仍然避免不了被经理歧视。

苏珊·福勒的举报事件,成为了外界开始讨伐 Uber 公司道德问题的导火索。随后,卡拉尼克宣布聘请霍尔顿、他的合伙人塔米·艾尔巴兰一起组建调查委员会。卡拉尼克的忘年交,Uber 董事会成员兼《赫芬顿邮报》创始人埃利安娜·赫芬顿也加入了委员会,但和调查相比,她更多负责的是对卡拉尼克的管理才能进行辅导。

然而再多的辅导可能也无法起到效果了,卡拉尼克的精神现在面临着常人难以承受的压力。几周前,卡拉尼克的双亲遭遇游艇事故,母亲过世,父亲重伤,这段时间卡拉尼克一直在洛杉矶料理家事。休假三个月的想法,也是他在这段时间形成的。

Uber 董事会将在这次特别会议上就卡拉尼克和迈克尔的未来命运进行投票。

特拉维斯·卡拉尼克

特拉维斯·卡拉尼克

此前,坊间一度传闻 Uber 董事会正在考虑找一位新的 CEO 替换卡拉尼克。其实,和大多数规模较大的知名科技公司一样,Uber 的股份采用的是 A/B 股架构,董事会 9 人中 7 人拥有超级投票权,包括卡拉尼克、他的联合创始人和好朋友盖瑞特·坎普 (Garrett Camp)、著名硅谷风险投资人比尔·格雷 (Bill Gurley) 等。也就是说,如果卡拉尼克的盟友和他行动一致,他便能够继续保持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无论休不休假。

不过,至少卡拉尼克不能再继续保护他的亲信迈克尔了。此前 Uber 的董事们就曾经建议迈克尔辞职或休假,都遭到了他的拒绝。这次卡拉尼克若还想保住在董事会的威望,或许只能“断臂”以求自保。

 

整编自《纽约时报》及 PingWest品玩报道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