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一周科技语文:新闻还是应该早起看,太阳一出,就开始了感动常在的一天

所以新闻还是应该早起看,等到太阳一出,有价值的报道就都被删干净了,开始感动常在的一天,越到晚上越是色情擦边球和八卦新闻。

来自Twitter用户久候

这一周多以来,我见到了太多这样的画面,如果你也在关注天津,你一定也见到了:

shan

这些被删除的文章都和天津有关,有的在探讨为什么中国的消防员容易牺牲,有些在讲述一开始不被提起的“编外消防员”,有的在呈现现场状况,我看过其中的一些,觉得探讨有理有据,至少有些特写是值得关注的悲伤的故事。

但是,不知为何,这些文章或者被举报然后删除,或者是发布者主动删除。还来不及让更多的人关注,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因为传播速度飞快,这些被删除的文章一开始还会戏剧性地出现这个平台上没有,另一一个平台上还有的情况;即使是被删除,社交网络上也轻易地留下了“文章因违规已被删除”、“页面地址有误”这些蛛丝马迹,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虽然最后的主旋律都变成了“感动常在”,但我觉得还是跟过去有所不同。

 

谁有机会见到滴滴快的创始人,麻烦帮我告诉他,“天安门本来就打不到车”

来自PingWest品玩作者lianzi

滴滴快的参加了在硅谷的技术讨论会,讲述了一个和Uber差不多的创业故事:

那时候,我们的创始人在天安门准备离开,却发现打不到车。但是其实,他相信一定有很多车都在附近,只是出租司机无法准确地知道有个人在这里需要用车。于是,他就想到要创立这样一个叫车应用来调和出租车的供需不平衡。

跟Uber那个被质疑的故事一样,这种多年以后的回忆往往很难再被追究真假。但是这次,芝麻掉到针鼻儿里——碰巧儿了,lianzi同学小时候是个长期混迹天安门一带的孩子,她清楚地知道:天安门在长安街上,那里不准出租司机停车,更不允许出租车空驶。

所以滴滴快的歪打正着地开创了几百亿美元的生意?这简直是两颗芝麻同时穿过针鼻儿,然后掉在地里生根发芽。

¯\_(ツ)_/¯

 

女子将计步器绑狗腿遛狗,朋友圈晒步数日超2万步

来自扬子晚报

dog

读标题你就明白是什么事了。

我得出了三个结论:1.人比狗懒;2.狗运动量真大;3.哈哈哈哈,这位女士太有趣了。

 

我们为什么嫉妒中国人的智能手机?

来自华尔街日报记者Geoffrey Fowler和Joanna Stern

这两位从5个方面阐述了为什么中国人在挖掘智能手机用法上已经超越美国了:

1.手机上的聊天软件成了可以使用各种服务的“操作系统”;

2.手机实际上还是钱包;

3.不用等就能买新手机,这里主要是说中国的手机便宜,合约期短,大家可以随意地换手机,他们一定没有经历过中国的饥饿营销;

4.操作系统更新快,而且越来越好;

5.手机上可以合法地看影视剧。

这篇文章很像1周前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陈梅陵的观点,实际上他们还引用了陈梅陵的文章,在后者看来,“微信代表了Facebook,甚至移动互联网商业化的未来走向”。

一定程度上来说,是亚洲发明了移动互联网。

早在去年,Google董事长施密特就这么说过。

 

段子:

朋友圈这种碎片化的个人记录,中间的空白都是靠观众的想像去填补的,而想像是可以被引导的。自从可以分組之后,很多人就在朋友圈里过上了三四种不同的人生。 ——豆瓣.

微信需要一个“对话置底”功能,拯救我们这些不好意思直接退群但每次看到群里上百条未读提示就心烦的人。 ——Twitter. Shaoyu

想明白了,孩子是社交产品!不是人。必须要一个了。 ——豆瓣. 张行三

当.dog 域名开放注册了以后,我们发现fuck.dog这个域名指向了王思聪的微博。可是,为什么不指向天猫呢?另外,什么时候有.cat的域名啊? ——Twitter. 零零发

微信群少一个金蝉脱壳功能,就是像我这种想退群又拉不下脸的人,点一下“金蝉脱壳”按钮,我就退群了,但别人不知道,因为群里还有一个我,是个假人,只在群成员名单里出现,平时不说话,能被爱特,被爱特的时候会自动回一句“这事儿你得问我老婆”,另外有红包的时候会抢,抢完说一句谢谢老板。——Twitter. 月小红不高兴

windows

Kiss my ass. ——Twitter. 天上普丝

我妈在厨房洗碗,她说水龙头有点漏水,我拿起扳手,三下五除二就把水龙头拧紧了。我妈高兴地说:“麻省理工还是厉害”  。我的娘啊,你真以为我是蓝翔技校毕业的啊!我顿时觉得我把MIT的逼格拉低了。 ——Twitter. Tina

为什么,大脑放空,双眼无神地盯着电脑屏幕,不时往嘴里填塞食物的感觉,是这么的,美好呢? ——豆瓣. 王大根

小时候有年在美国土生土长的远房表弟来国内找我玩,我在路边抓到一只蝉,就问他:“whats this in English?”他观察了好久,用惊恐的眼神说:“mosquito”。直到过了很多年,当我知道了mosquito是蚊子的时候,我才明白当年他眼中的恐惧。#真事儿# ——豆瓣. 童叟无欺熊爷爷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