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环,我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摘下了它

最近看到一组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发布的有关智能手环的最新数据。报告显示2014年智能腕带的出货量可能将会超过800万只,明年将增长两倍至2300万只,而到了2017年,这一数字还将扩大到4500万。在此暂且不谈预测的准确程度与市场的判断依据,就这类佩戴在手腕上的智能设备而言,虽然在资本市场的运作足够夺人眼球,但也许还是无法“俘获”用户长时间佩戴它的生活习惯。

Jawbone Up2是我体验使用过的第一款智能手环,但戴了两个多月,我还是“迫不及待”的摘下了它。如果说外观设计的足够花哨是吸引我购买的十足动力,那并不太实用的功能和没有养成的习惯便是我毫不犹豫摘下它的理由。

hudahdasd

最开始,出于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我曾无时无刻的佩戴着它。查看每日消耗的卡路里、行走的步数和晚间的睡眠质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同步从一日两次变成了一次,再到后来的每周一次……我开始对它和这些数据产生了使用上的“审美疲劳”。

结合不久前对Fitbit Forcebong等其他国内外同类产品的上手体验,我发现无论外观、质感、价格存在着多么大的差别,但在功能上,这些手环实则大同小异,例如针对卡路里的消耗和睡眠质量的监测,更有甚者在产品中加入了对每日热量摄入的计算标准。每一款手环反馈给我的只是一组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数据,而且它们似乎还不怎么可信。这些数据并没有影响到的日常起居、生活规划。

除此之外,佩戴手环的场景也会随着对新鲜事物的逐渐熟悉变得模糊。即便有很多产品目前宣称配备了防水能力和监测睡眠质量的功能,但戴着它无论是洗澡还是睡觉,我都会感觉很不舒适,有时我甚至需要权衡在收集数据与放松舒适之间做出选择,无比尴尬。

我曾问麦开网创始人李晓亮,鉴于Lemon智能秤Cuptime智能水杯这两款产品在健康领域的拓展和在众筹平台上的成绩,麦开难道就没有做智能手环的打算么?李晓亮的回答是,就目前国内消费者对健康的认知和对锻炼的态度来说,还不是做健康类智能手环的最佳时间。在国外,良好的运动环境和保持健康的意识迫使人们更需要一款能展现消耗数据的硬件产品。出于欧美用户群对数据、图表的强烈重视,智能手环更有实际意义。但在国内,情况却截然不同。

随着近期频繁传出苹果智能手表的消息和有报道称将在iOS 8中内置可以监测健康的Healthbook应用,我并不否认苹果加入竞争后能够刺激智能手表、手环市场的能力,但那可能会成为引爆“手腕”市场的最后机会。一旦人们意识到华而不实的“炫”淹没了智能手环的一切,那它同样会摔得很惨。

订阅更多文章